1 第一章 独孤落漪的初生

万物初始,自天魔俩族并列存在后,世间就陷入了无休止的战乱,生灵涂炭,双方实力相当,久久僵持不下,死伤惨重,俩族首领定下约定,五万年后于清水河畔交战,一决胜负。

  魔族首领名为独孤战,是生于天地间的一只雄鹰,修炼成魔,收服山间众妖,让他们都成为魔,居于炼山内。只见独孤战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仿佛经历了岁月的洗磨,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一尊至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炼山高达千米,山顶直插云霄。传说在云的尽头,有一棵树,千年一开花,万年一结果,那果实名为魅果,食入之人,可获得天地混沌时的最初元气,让人功力大增,可无论是修炼之人,亦或是神,或是魔,寻找魅果的都数不胜数,却从未听到有得到魅果并活着出来的人,也许,云的尽头早已尸横遍野了吧,再无人赶上山寻找。

  独孤战的妻子名为云昕,是战收服众妖时,偶然遇见的一个蛇妖,二人一见钟情,战将其娶为妻子,带入族中,恩爱有加,不久,便生下魔族的第一个皇子,取名为独孤靖宇。魔族人儿生的极好,说到这独孤靖宇,他有着高挑秀雅的身材,身着天蓝色的上好冰丝绸,上面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倒是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总是手持象牙的折扇,一副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更是一位风流少年的佻达。

  独孤战对他给予厚望,千年过去,独孤靖宇虽背负魔族使命,但整日沉迷于酒色,不务正事。战惶恐,天魔俩族的约定时时提醒着战,他要魔族终有一日统一世间,他深知双方都在续集兵力,可如今的这个皇子,让战的眉头不禁紧缩。

  “魔君,魔君。”远处传来了族中人的呼唤,他急忙跑到战的身边。

  “何事?”

  “夫人,夫人生了。”

  战笑了,这是他千年以来的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笑容,殊不知在房中等待他的竟是一个噩耗,夫人因为难产,去世了。全屋寂静,只剩这孩子的哭声,那哭声响彻整个山间,一时之间,悲喜交加,战接过襁褓中的婴儿,她在笑,她在冲着战笑,是这般的天真无暇,直入人的心坎。

  战轻抚着她的脸颊,挥挥手让人带着公主退出了房中,战走到了云昕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宛如还在昨天一样,可紧闭的双眼、冰凉的四肢让人不得不承认事实。是的,他哭了,悄无声息的哭了,泪水划过脸庞,那个征战四方,一统魔族的男人哭了,昔日的神气终将在云昕这里,化为了她一人独享的温柔。他陪了她很久,忆着过去的一桩桩一件件,终究,还是按照魔族的礼制,将其火葬,消失于天地之间。

  战缓缓地走入公主的房中,她在熟睡,脸上却还挂着出生时的笑容,战将其抱入怀中,心想这孩子是有多爱笑,但愿你的笑容不会被天生背负的使命所驱散。

  “魔君,您还未给小公主起名呢。”身边的人看着公主,宠溺的笑了起来。

  “是啊,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不如,就叫你独孤落漪吧。”说着,战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鼻子。

  “落漪公主长得多像夫人呀,长大以后,定是个美人胚子。”

  “是啊,她的眉眼像极了昕儿,好好照顾她。”

  婢女接过落漪,笑道:“是,魔君。”

  战走了,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落漪。他很累,毕竟心爱的女人刚离世;他很怕,因为担心落漪会如皇子一般,让人失望透顶;可他又充满希望,这终归是一个崭新的生命。落漪,你将来的路定要好好走。

  一切都已回归平静。“来人,给本王查在夫人生产到火葬的这段期间,皇子在哪?”战凌厉的命令部下。

  “是,属下遵命。”很快,便有了查探的消息。

  “查出来了?”

  “是的,魔君,皇子在,在……”部下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看着战雄伟的背影,部下的声音哽咽在喉。

  战愤怒的转过来,发了雷霆之怒,“说,他在哪?”

  这一声吓得部下直哆嗦,“魔君恕罪,皇子在作坊,那段时间从未离开过,现如今还在那。”

  战皱紧眉头,“作坊?这是什么地方,在那作甚?”

  “听闻皇子私自在族中深处建了一座作坊,酒池肉林,美人相伴左右。”

  战双拳紧握,大喊道:“这个逆子,快,带我去找这个逆子。”

  战来到部下口中所说的作坊,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建立在族中深处,有浓密的树林遮蔽,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此处有一间房子。他挥手示意门外服侍之人不用通传,他站在每口就已经听见屋内传来的笑声,“皇子,别急嘛,再喝一杯嘛。”

  战轻轻的推开房门,看见上身赤裸的独孤靖宇背对着门泡在池中,对美人左拥右抱,“皇子,吃一个葡萄嘛。”那娇滴滴的声音确实让人听的酥骨,靖宇用他纤细的手指划过美人的脸庞,凑在她耳畔,不知说了何种话语,竟逗得美人含羞一笑,真是惹人怜爱。

  美人殊不知在她偏头之际,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惶恐,声音开始颤抖,“魔…魔…魔君。”

  靖宇慌了,赶忙转身,眼神中透露的全是惶恐,“父王,你怎么来了?”

  战眯起了眼睛,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皇子,这一刻,对于眼前的独孤靖宇,战只剩下失望。都说期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战在这一刻中雨深深的体会到了,只为自己曾经把他当做魔族的希望,发出惨淡一笑。

  靖宇左顾右盼,避免跟战有眼神的碰撞。战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吓得旁边的美人连连尖叫,“还不快滚,留在这等死吗?”战冷冷的看着她们,美人拾起旁边的衣物,穿着肚兜跑出门外,众人议论纷纷,都对这个皇子极具失望。

  靖宇摸着自己滚烫的脸,眼泪直流,逼得战再发怒火,“你这个混账东西,本王说过魔族人的泪不可轻易流出来。逆子啊,竟敢躲在着密林深处过快活逍遥的日子,枉费你母妃平日里最疼爱你,你竟连她的最后一面都不去见。”

  靖宇的脑子发出“嗡嗡”的声响,站起身来,“什么,你刚才说母妃怎么了?”

  战挥袖而走,留下一句话,“送皇子回房,将作坊烧毁,把陪皇子饮酒作乐的人通通处死。”

  “魔君饶命啊,魔君饶命,皇子救我们,皇子……”美人们跪在地上,苦苦相求。

  可如今的皇子又哪还听得进去何种话语,觉得一切都是个梦,望着门外发呆。靖宇整理好衣着,回到房后,向身边之人问起近日族中发生的事,才知晓一切。他觉得好似站不住,跌倒在床边,“皇子小心。”身边之人赶忙去挽住坐在地上的皇子。

  “茱萸,母妃当真去世了?可我,可我竟在做那般荒淫之事,还记得母妃在世时,最是疼爱我。自我出生那日,父王只会逼得我练功,族中老臣也看不起我。每每我学不好法力,惹得父王要打我时,都是母妃拦了下来。母妃,孩儿对不起你啊。”

  “皇子,请节哀,夫人最是疼你,想必不会怪你的。”茱萸的声音也露出一丝哽咽。

  独孤靖宇抱着茱萸大哭了起来。“不,我不能哭这么大声,不然父王又该生气。茱萸,你知道吗?父王今天打了我一大巴掌,母妃刚走,他就打我,好痛,真的好痛。”他害怕的回想着。

  “是啊,脸都红了一大块,看着奴婢都心疼,奴婢帮皇子揉揉。”茱萸细细的说道。她的手早已放在皇子的脸上,轻轻揉着。

  独孤靖宇突然抓住她的手,如同失了智一般,“父王不会不要我的,我可是魔族皇子,父王对抗天族的希望,从小他就教我法术,不会不要我的,不会的。”

  “可皇子,夫人诞下了一位公主,魔君欢喜得不得了,说不定会将毕生功法教授给公主。”

  “不怕,不怕,不就是个女娃娃么,不成气候,父王仰仗的最终会是我。”独孤靖宇永远都活在自己的想象之中,笑了起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独孤靖宇还是一如既往的浪荡,只是他没有发现生活过于轻松,战再也没有逼得他修炼法术。因为当初的独孤落漪长大了,的的确确是千年难遇的一个美人,她还是那么爱笑,族中之人都喜欢这个公主。落漪每日勤学法术,得到了魔族元老的赏识,战也将希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翼鹏哥哥,你快过来呀,你看今晚的星空多美。”落漪甜美的声音呼唤着。

  翼鹏是魔族的大祭司,是四海八荒最好看的男子,只见他长得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可众人皆知,他的多情在一人身上化为了专情。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他和落漪从小一块长大,誓死也要保护住独孤落漪。他坐到了落漪身旁,沉迷于落漪的笑容中。

  落漪仰望着星空,“翼鹏哥哥,你是从哪里来的呀?”

  “傻瓜,都问了我几遍了。”

  “你再讲一遍嘛,落漪还想听。翼鹏哥哥,你会一直在落漪的身边吗?”

  “好,我本是梅海的一只狐狸,从小便与族人走散,无父无母,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凌霄丸“,法力大增,修炼成为九尾狐,在魔君下山收服妖魔的时候,我愿跟随,这样,才来到了你的身边。”

  落漪不知何时靠在翼鹏的肩上睡着了。翼鹏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搂着她的肩膀,“会的,我会一直守护着漪儿,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他在她的前额留下了轻轻的一吻。

  那一年,落漪五万岁,她褪去了过去的天真无邪,魔族人再也没有看过她的笑容,冰冷的外表下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五万年来,落漪与靖宇的争夺从未停止过,她看不惯这个整日游手好闲的皇兄,而靖宇觉得是这个妹妹抢了他应有的一切,法力,尊荣,以及无上荣耀,甚至还用落漪克死了夫人的理由,在族中排挤她。

  “父王,落漪有一事相求。”她走进大殿。

  战一脸诧异,“从不求人的公主,今日是怎么了?哈哈,说吧,父王都满足你。”

  “多谢父王。父王,孩儿听说登上炼山,在云的尽头,有一颗魅果,千年一开花,万年一结果,食其之人功力猛增,漪儿请求父王允许孩儿前去。”

  战的脸色凝重起来,陷入沉思。

  “不可!”门外传来翼鹏的声音,走进大殿行礼道,“参见魔君,参见公主。”

  “翼鹏,为何不让我去?”

  “太危险了,我不放心,去的人都没有回来的,更何况魅果的存在还是个谜,你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险。如果非去不可,我代你前去。”

  “我不怕危险,天魔俩族约定的五万年之期即将到来,双方都在为大战做准备。翼鹏,你身为大祭司,自然晓得魔族天象有变,与天族的交战一触即发。这天下注定是我们魔族的,这魅果我必须要取。父王,你就允许漪儿去吧。不试一试,又怎知会发生什么?”

  战看着面前野心勃勃的女儿,甚是欣慰。

  “可…”翼鹏话到嘴边,被魔君拦了回去,“你去吧,魔族的人就应该有血有肉。翼鹏,我知道你跟落漪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但将来总有你保护不了的,她这只鹰是时候翱翔天际了。”

  落漪满心欢喜,“多谢父王。”

  “那我陪你去。”

  “好。”落漪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