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云水寻高人

世人传说云水相接处住着一位隐士高人,洞察世事,无所不知,但是谁也没见过他。

  肖寂风一般按照师父的地图摸索前进,一边不动声色的看顾着身后躲躲藏藏的阮柒柒。

  周围尽是荒山野岭,同人一般高的野草插缝生长在一棵棵长相狂野的树木之中,树上的知了聒噪不停,仿佛在控制这燥热的天气。肖寂风简直怀疑师父是不是被哪个恶作剧戏弄了,哪里有云水相接,就是个深山老林,还特意标注不可御风而行,必须脚踏实地。肖寂风拨开面前的杂草,将它们踩在脚下,给身后的阮柒柒踏出一条小路。

  阮柒柒猫着腰沿着肖寂风的小路和他保持着距离,肖寂风稍有停顿,她就钻进草丛里,伸出脑袋看看动静,其实每次阮柒柒躲起来那片摇晃的草尖都会出卖她,肖寂风瞥一眼只当看不见,继续赶路。

  知了声渐行渐弱,不知觉中天光慢慢变暗,一弯月牙挂上树梢,一棵棵奇形怪状的树将妖娆的暗影投在肖寂风脚下的路上,肖寂风置身在阴影中只觉得无比的压抑,头顶上时不时一种仿佛融入暗夜的黑鸟从头顶掠过,刮起一阵风,肖寂风还觉得各个地方都有眼睛在盯着自己,仿佛将它整个人穿透,肖寂风按住腰间的剑,猛地回头和其对视,却发现是一只倒挂在树上的蝙蝠,肖寂风定睛一看,每棵树上都挂满了蝙蝠,仿佛在看他表演。

  肖寂风手扶腰间的宝剑,伺机而动。阮柒柒虽然没有灵力,但是她手上的碧霄环可以时刻保护她,她从小就戴着阮氏家族的宝贝用来防身,从未修习过任何法术。尽管阮柒柒知道碧霄环可以护她毫发无伤,但是黑漆漆的荒郊野外,时不时还有怪鸟乱叫,她实在做不到有恃无恐,就在她躲在树下瑟瑟发抖是,一只仿佛夜色凝结的黑鸟径直俯冲向阮柒柒,阮柒柒面对突然袭击的大鸟,手足无措,只能用双手捂住眼睛,还没有触及碧霄环的危险识别范围,肖寂风剑锋急转,将大鸟劈成两半。可能是感知到了同伴被伤害,牵一发动全身一般,数不尽的鸟从暗夜中显现出来,伴着难听的嘶鸣向他们扑过来。肖寂风将寒凌宝剑横于身前,灵力催动,剑气将飞鸟震到远处,出现一个安全圈,但是漆黑的怪鸟和倒挂在树上的蝙蝠无穷无尽,没有给他们留片刻喘息的机会就又扑了回来。肖寂风看着旁边的阮柒柒依然蹲在树下捂着眼睛,肖寂风一个回身,将阮柒柒拦在怀里,抛向空中,阮柒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突然飞了出去,眼看就要和那群狰狞的黑鸟撞上,突然碧霄环放出一道金光,形成一道屏障,将所有的黑鸟都隔在了外面。肖寂风满意的看着阮柒柒落下来,脚尖轻点,跃起,挽住阮柒柒的腰,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他们看着一只只黑鸟疯狂的撞击碧霄环撑起屏障,都是徒劳。肖寂风走近屏障边缘,抱着他的寒凌剑说:“这鸟长得太丑了吧,还这么张牙舞爪的。”

  阮柒柒一脚踢在了肖寂风腿上,瞪着他说:“你竟然那我做挡箭牌,我被撞死怎么办。”

  肖寂风歪着头看着她:“谁让你鬼鬼祟祟的跟着我。”

  被揭穿的阮柒柒气势一下弱了下来:“我……我没跟着你。”

  “天亮这些鸟应该就飞走了,你快回家去。”

  “哼,那我现在就走。”碧霄环的屏障随着阮柒柒移动。

  肖寂风也跟着阮柒柒移动,“此去艰辛,你那么懒,何必为难自己呢。”

  “我不在,你应该在艰辛的和大黑鸟过招呢吧。而且我留了书信,偷偷跑出来的,回去一定会被罚的。”

  “你活该。”

  “肖哥哥,我也像去云水相接处,而且我还可以保护你。”阮柒柒扯着肖寂风的袖子。

  “随你便,走不下去就跟你哥传音来接你。”肖寂风任阮柒柒拉着袖子。

  肖氏和阮氏是仙门世交,这次任务也是两家商量以后,决定交给肖寂风,前往云水相接处,寻到传说中的世外高人,请教今年来屡次有神兽伤人等异象。

  肖寂风倚着立在旁边的寒凌剑,东方渐渐露出微弱的天光,那些蝙蝠黑鸟仿佛是夜色所化,也随着浓夜褪去,渐渐不再发动攻击,仿佛融化在晨光一般无影无踪。肖寂风看着枕着他的腿的阮柒柒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即使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她竟也能这样酣睡,肖寂风知道安全感来自于碧霄环,也来自于他自己。

  阮柒柒是阮津绵夫妇唯一的女儿,阮津绵在阮柒柒满月的时候就将阮氏的镇教之宝之一碧霄环给了她,也不教她艰深的法术,从小就享受无边宠爱,不知道酸了多少仙门世家弟子。

  阮氏的肖氏是世交,年龄相仿的阮柒柒和肖寂风自然是青梅竹马,肖寂风从小就一直谨遵肖氏谨言慎行的家训,向来一副一丝不苟,冷若冰霜的样子,只有在和阮柒柒在一起的时候才有了几分少年的明媚跳脱。他们更是仙门世家口中的金童玉女。

  太阳仿佛突然跳出地平线,一阵耀眼的金光仿要佛将整个世界都照得透明,肖寂风照的睁不开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了阮柒柒的眼前,在睁开眼睛时,再不见周围扭曲的老树,齐腰的野草,更不见那群黑鸟,出现在面前的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湖面上闪烁着阳光洒下的粼粼光辉,湖面上映出云朵的眼色,一直延伸到目光不及处,水连天处天亦水。他们正坐在湖边的木栈上。

  “哇,好美呀,这就是云水相接处吗。”阮柒柒扔开肖寂风挡在自己眼前的手,惊喜的看着眼前的风景,碧霄环在危险消失的时候就收起了屏障。“真的有云水相接处,我们找到了。”阮柒柒开心的跑到湖边,拨了拨水,回头对肖寂风说:“你快来看呀,这水凉凉的。”

  “我腿麻了,站不起来。”肖寂风看着玩水的阮柒柒,“你睡醒前后真是无缝连接啊。”

  说话间,阮柒柒仿佛被湖水吸引了过去,倒向湖去,肖寂风刹那间抓住了阮柒柒的脚踝,另一只手紧握着湖边的木栈。

  “寂风,碧霄环没有展开,是安全的,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到云水相接处啊。”说着阮柒柒撩起一湾水泼向肖寂风,肖寂风仿佛失重一般和阮柒柒一起被湖水吞了进去。

  “我不会水啊。”入水的肖寂风大喊。

  谁知他们看似掉进了水里,但是仿佛在天空中飞行一般,分不清旁边的云和鱼,哪个是真实,哪个是倒影。

  好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又好像过了很久,一束束白光射入水中,一阵眩晕,在睁开眼睛,肖寂风依然抓着阮柒柒的脚踝,他们躺在岸边的木栈上,看着眼前的湖,和原来一样景色。

  “我们还是在原地啊,寂风。”阮柒柒抬起头活动着脖子。

  “不,我们在对岸,你看太阳。”肖寂风注意到原来他们面向湖面,背对着太阳,而如现在,他们面向湖面,面向太阳,阳光刺眼。

  “没发现什么不一样啊。”阮柒柒一向自诩聪明,这次她竟然没有看出来,自然骄傲的不承认。

  “往前走吧。”肖寂风知道阮柒柒的脾气,也不多解释。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