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站:再见

七年后再见的场景,是他们中谁都没有想到过的样子。脑海中彼此的模样还停留在年少的时候,可他们眼睛所看到的彼此,好像又不是那样的了。

  包括林声声、时里,还有从小到大不走运惯常被弟弟招来擦屁股的--时文。

  ==

  林声声是个没什么好运气的人,都说爱笑的女孩儿运气总不会差到哪儿去,表现在林声声这儿,终归也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可即便如此,倒霉催的走路上被迎面走过来的陌生人兜头盖脸一巴掌呼下来的情况,却也还是第一次。

  林声声抬头,眸底的女孩儿年龄不大,有着漂亮的五官和精致的妆容,看起来挺正常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没成想却是个傻的。

  林声声胸口当中的一把火,或许因为同情吧,并未见燎原之势。

  林声声抬手缓慢的捋了一下齐耳短发,后牙槽无声的磨了磨,“小姑娘,有病去看医生,好吗?”

  那女孩真是太年轻吃亏少,可能从未了解过什么叫适可而止,表情狰狞,几根嚣张的手指头眼见要戳到林声声脑门上叫嚣辱骂的时候,被后面小钢炮一样冲过来的男人轻松的撞到了一边。

  接下一秒,伴随着“声声,是你吗,真的是你!”的声音,静待别人表演的林声声落到了一个不怎么熟悉但好在清清爽爽的怀抱中。

  林声声呈现短暂的傻眼,凌在半空中的双手推开男人不耐烦道:“我说……时文?”

  男人刚才还欢天喜地见着七仙女儿似的俊脸,登时黑了个底儿朝天,他特不愉快的问:“全世界你只认识时文一个男人吗?”

  林声声小幅度的抠了抠脑门,其实刚才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时文时里两兄弟虽然长得很像,可毕竟相差七岁的年龄差摆在那里,时文比眼前这个,老。。。。。。好吧,成熟很多!

  “自然,你更年轻!”跟着不怎么真诚的道歉:“不好意思哈!”

  时里本就不是一个很有自尊心的人,特别对林声声,更是没脾气。

  他张牙舞爪的一把握住林声声的肩膀,“不错,这么多年数你最有眼光!”

  林声声嫌弃,指尖戳了戳他的手臂,眼尾上扬瞥一眼扇她耳光的女孩儿,“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虽然她林声声从小到大不怕事,可让一个面目狰狞的女孩盯上辈子仇人一样的看,她怕时间太长自己身上会多出几个窟窿。

  黄航净被林声声和时里两个人气的,一张漂亮的脸皮光速变形中,指着林声声的鼻子大声叫骂,“贱皮脸的臭小三,你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

  林声声:“。。。。。。”

  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她和时里七年不见了,她勾引他?眼光有那么差么?!

  再说了,没脑子还抖什么机灵,七年前时里才多大?成年了吗她就勾引他了?

  时里变脸也是够快,表演SC变脸差不多也就他这样了。

  他黑着脸:“黄航净你要脸吗,我跟你那点儿破事儿,是不是要我登报给大家说道说道?!”

  黄航净不接他那茬儿,“我管你什么破事儿,你是我老公,你跟我结婚了是事实,我们的结婚证是受法律保护的!”

  林声声听的一愣一愣的,感情今儿这是他乡遇故知,都是老熟人啊!

  不过,时里和黄航净,一对儿?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赶在街上来来往往的闲人停下来看热闹之前,林声声好心建议:“咱还是找个地方,嗯,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误会什么的,说清楚就好,虽然多年前不见得跟这两个人有多少交情,毕竟认识是真认识的!

  “聊你妈X,林声声你这么多年还是这么不要脸,姑奶奶跟你没什么好聊的!”黄航净怒吼,终于底线之下引来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耳边不时有人八卦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儿,以讹传讹有人开个头,说什么正室小三撕逼大战之类,各方指指点点看不起又嘲讽的视线瞬间都投给了林声声。

  林声声觉得自己没必要在意,况且这些年她铜墙铁壁活在自己给自己圈起来的一方天地中,她在乎过谁的眼神和看法?

  没有!

  林声声漂亮的脸蛋降了几度温,她不理会黄航净的叫嚣,转而冷眉直对时里,“管好你媳妇儿!”

  撒泼耍赖也得分场合分人,她林声声不喜欢受气,也不是啥委屈都能吞的下去的人。

  惹气了她,她翻脸可不会管什么老熟人旧相识!

  林声声说完,推开挡在侧边的时里和黄航净,懒得跟二傻子一般见识。

  可有那么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她不想大街上丢人现眼,时里和黄航净却都不是那省油的灯,他们居然一左一右拽住了林声声的手臂。

  “声声!”时里唤她。

  “贱人你不许走!”黄航净还要辱骂她。

  然后只听“啪!”一声,林声声反手一巴掌甩在黄航净的脸上,她这一下可比黄航净方才那一下有力量多了,属于别人犯我我必三倍奉还的范畴。

  黄航净栗子色的长发有几缕贴在脸上,瞬间肿起来的右半边脸显得狼狈无比。

  林声声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只是,事情并未完,耳边风声乍起,一圈闲着没事干的局外者,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一知半解的事儿高谈阔论。

  “喝,这个小三可了不得,怎么还有胆子打人!”

  “真不要脸,破坏别人家庭还敢这么嚣张,我要是那正室,我巴拉巴拉。。。。。。”

  事情没发生自己身上,局外人永远都是话最多的那一波。

  甚至有好事的几个中年妇女上来拉扯林声声,嘴里污言秽语。

  “老娘半辈子最看不惯你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林声声还在生气,没有防备被谁推了一把,踉跄着没有站稳差点儿摔下去。

  于是激起了她全部的怒火和超强的战斗力,她瞪起眼睛,“干你们这些八婆什么事儿,滚一边儿去!”

  这话算是站在炮筒中心与全世界为敌了,原本还只是围观的局外闲人七嘴八舌的往上涌,人多势众,即便今天他们打了林声声几把,也算她自找苦吃了,毕竟大多数人都懂的,法不责众嘛。

  七年前乃至往前推的很多年,时里都只有见过林声声笑嘻嘻没什么正形的样子,她真正发怒而且不管不顾要与世界为敌不留后路的模样,这还是他第一次见。

  不过不管有多少想象之外,有他在跟前,就不会容许林声声被旁人占了便宜去。

  他凡胎肉体张开手臂挡在林声声前面,像雨天一只偌大的伞,“你们干什么,跟你们没关的事,没完了是吗?”

  单薄白净的少年模样跟七年前没什么变化,可林声声知道,无论他做任何事情,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她试图推开挡在前面的时里,“时里你让开,我不怕的!”

  时里不听她说:“声声你放心,我从来都不喜欢黄航净,我这么多年都喜欢你一个人!”

  “你还是闭嘴吧!”

  这种无脑的甜言蜜语谁愿听谁愿信都跟她林声声无关,终归她是不喜欢时里的,跟多年前一样。

  不过也就这两三句话的功夫,林声声倒是冷静也清醒了,她是跟傻子在一起智商归零了吗,跟这帮莫名其妙的闲人,她到底有什么好争执的?

  还站在世界中心与全人类为敌,他们配吗?

  林声声用了点力气推开时里,“你离我远点!”

  冷言冷语是让人心的热度最快降温的途径,时里因此狠狠地楞了一下,他喜欢林声声,七年不见他还是最念着她,最喜欢她,可她现在什么意思?

  时里不甘心,凭什么啊!

  他跨前一步揪住林声声的手臂,“声声,你听我说,我和黄航净只是误会,我只想要你,你还不明白吗?”

  林声声简直要无语,这货到底看了多少无脑的言情剧,这么恶心的台词到底从什么地方剽窃过来直接给自己用的。林声声用了最后的耐心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时里,转身,眼睛里几乎看不到任何情绪。

  “时里,七年不见,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时里想说什么被林声声快速打断,“还是一样幼稚可笑,也对,你有个好哥哥嘛,在他的羽毛下面,你确实可以心安理得的当一辈子傻逼,不谙世事,不懂人情世故!”

  话说狠了就有人身攻击的意思了,不过林声声根本不在意,年少的情谊能有多少?

  再多也在今天这场闹剧中魂飞魄散了!

  说她无情无义?

  没错啊,精准定义,她不反对,她素来也不是什么长情的人!

  要说时里这辈子最忌讳从林声声口中听到谁的名字,必然是时文他亲哥哥没别人了。

  22岁的年轻男人有一瞬间是炸毛的。

  他不服气,梗着的脖子有些泛红,“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还不是让他等了七年!”

  林声声离开的脚步一怔,但真的就只是一瞬间的停顿,她很快恢复如常,转换之快几乎没有让任何人看出异样。

  “你还是这么无聊!”林声声头都没有回,冷冷的丢下这句话继续阔步离开。

  只是,十步之外,她终于还是又停了下来。

  大约,这就是所谓的狭路相逢?!

  林声声与她正对面的,身材挺拔的男人对视三十秒,期间她努力让自己调整情绪,虽不若平常的吊儿郎当,但也不至于像面对时里和其他人时的横眉冷对。

  她扬一扬眉梢,语气不咸不淡。

  “时文啊,好久不见!”

  眼前英俊而书卷气一身的男人,便是时里口中她让他等了七年的,时里的亲哥哥--时文。

  林声声觉得,原来流年不利,是所有不喜欢的事情真的可以上赶着凑到一块儿发生的。

  林声声、时文、时里,曾经那么熟悉的人,七年后再见的场景,让林声声这辈子不愿意再提起第二次。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