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白鹭洲

沧浪江浩浩荡荡奔流不息,穿过广袤的大地,流入东海。

  沧浪江在流经江南省境内时,在一处名为小青山的地方,绕着小青山的西南侧延伸出来的山壁转了个弯,汇合着小青山的东边的一条溪流继续奔流而下,使得被两条河流包围的地区成了一个如同“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样的地方。

  或许正是因为这句诗的缘故,此地恰好也名叫白鹭洲。白鹭洲不算小青山在内,面积仅仅只有五六平方公里,只能算一个小村庄。而且是一个特别贫穷的村庄,最主要的原因是交通不便,根本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投资。

  本地也没有什么特产,以前还可以从小青山砍伐一些竹木卖点零钱补贴家用,现在国家下令封山育林,小青山已经禁止树木砍伐,环境倒是比以前强了不少倍。以前山上树木被砍伐的光秃秃的,山上别说豺狼虎豹一类的猛兽,就连野鸡野兔野猪一类的野兽也都少的可怜。

  后来封山育林十年时间,小青山上大型野兽依然不多见,小动物多了不少。经常可以看见小松鼠在松树枝头跳跃,野鸡在丛林飞扑,野兔出没于草丛之间,甚至连野猪偶尔也会从山上跑到山下偷吃农作物。

  国家大力扶持的村村通的水泥路修到了和白鹭洲隔河相望的赵家湾码头,就再也没有修进来了,因为没有桥。白鹭洲村民想外出,大部分都会选择坐船,只有小部分住在小青山脚下的村民会选择翻越山林出去,但是这样一来时间在无形中会被拉长很多倍。

  此刻谢文浩站在赵家湾码头上,远远眺望对岸白鹭洲的码头方向,希望能看到渡船,但是很可惜,五六分钟过去,也没能见到一艘船的影子。

  这也难怪,谁让他选在了周一回来的时间,这个时候出行的人通常都不会很多,因此渡船往往都会等满了最少半船的人才会开。很不幸,上一班船在谢文浩赶到码头时刚刚发出,距离下班船最少也得半个小时时间。

  本来谢文浩是打算趁周末的时候从学校返回老家过清明,谁知道临行出发时,接到游戏里面一个队员的电话,让他趁周末两天有时间,组织起帮里的兄弟们将最新出的一个副本魔王窟中殿的副本给刷通关。

  因为在【修真】这款游戏里面,任何一个新副本刚出来的第一个星期,它的掉率都是双倍的,一旦每周维护过后,掉率才会转为正常掉率。

  谢文浩作为队伍里的指挥官,无疑是合格的。魔王窟中殿虽然是新开的十人副本,下过一次普通副本之后,谢文浩对它的基本打法算是了解一些。但是对于卓越副本来说,他还是有点稍显乐观。

  足足一天半夜时间,在最后一个大BOSS药道人面前被灭的死去活来。相比普通副本的药道人,卓越副本的他实力不仅提高了25%,就连AI也变得高级许多。

  一个群范围的强毒术,让谢文浩和队伍里面的奶妈根本加不过来。更无耻的是,只要他的血量低于50%之后,就会给自己刷恢复术,刷个几次,好不容易打下去的血量蹭蹭的又涨回去。

  可以说一个副本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耗在了药道人身上,就这样还是没有打过去。昨天晚上杀到十二点,队伍里面的大部分人都抗不住,纷纷提出要求暂停,准备好好休息一天再接着打。

  谢文浩自然没有意见,保存了副本进度,退出游戏后,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就赶最早的一班省内长途大巴,从省城赶回了老家。因为星期二就是清明节,谢文浩又是家里的独子,必须提前一天赶回去将坟墓打理一遍,好方便清明那天上坟。

  谢文浩父母在他十一岁那年就离婚了,后来父亲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出了事故意外身亡。家里就剩下爷爷一个人,虽说他还有两个姑姑,可她们在谢文浩很小的时候就嫁到了别的县城,平时很少回来。父亲死后,爷爷很伤心,没过几年就因为一场大病过世。

  因为和姑姑们来往的少,家里爷爷和父亲去世后,谢文浩可以说是一个孤儿,后来上学后干脆就住在了学校,平时除了清明扫墓的时候基本都不回老家。

  依靠父亲留下来的赔偿金和亲戚家时不时的赞助,以及谢文浩自己在学校刻苦学习获得的奖学金,艰难的完成了高中的学业。

  顺利考入大学后,在室友的忽悠下,谢文浩开始接触了网游。因为他的脑子比较好使,慢慢通过生活职业和兼职游戏里面的商人,倒卖装备和金币,开始让自己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

  同时也认识游戏里面一些好友,经常会和他们一起下副本,慢慢练成了出色的指挥能力。因为时间和物品分配关系,谢文浩虽然指挥能力很好,但他每次只下十人以下的副本,从来不进那些四十人的大型团队副本。

  这次要不是因为新副本【洞府】双倍掉率,他也不会疯狂到和游戏里认识的人下了两天的副本,以至于耽误了他返家行程。

  ……

  正当谢文浩等船百无聊赖之际,打算掏出手机看看【修真】里面的清明任务有什么攻略没有的时候,猛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略带犹疑的声音:“你是文浩?”

  谢文浩抬头一看,是一个推着自行车,身穿褐色圆领外套,年约五十左右,作农夫打扮的人。谢文浩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是他的堂伯谢定源,连忙收起手机,笑道:“是啊。大伯你今天去赶集了吗?”

  谢定源打量谢文浩一番,只见他身上背着黑色的电脑包,脚边放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些冥纸、鞭炮、塑料花之类的东西,面带微笑点头赞许道:“小浩你是回来上坟的吧?难得你那么有心,每年还知道回来上坟。不像我家的那小子,已经好几年清明都没回来了。估计等我去了之后,他连祖宗的几座坟在哪里都认不全。”

  说到后面,声音不免有些严厉,心下不免对他的儿子隐含埋怨之意。这也难怪,上了一定年纪的人,对祭祀祖宗一类的活动看的都比较重。尤其是清明上坟,更是重中之重。

  谢文浩闻言赶紧上前几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了一支给谢定源,这才陪笑道:“晨哥是做大事的人,整天工作忙的很。哪里会像我们学生那么悠闲,每天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谢定源接过烟一看,是玉兔烟,这是江南省城一家老牌卷烟厂生产的中档烟,价格在二十左右,价格稍微有点贵,农村能抽的起的人还是不太多,见面时散支玉兔烟还是蛮有面子的。

  谢文浩自己是不抽烟的,但是每次从省城回老家他都会买一包揣兜里,平时见到些村里的人也可以散个礼。可能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对于人情世故这一点,谢文浩做但还是挺不错,村里人见了他都纷纷点头称赞,没什么人说他不懂事。

  此刻又听到谢文浩称赞他儿子谢文晨,不由咧嘴一笑:“小浩今年也差不多该毕业了吧?工作有没有着落?要是有什么需要你三哥帮忙的尽管开口,我帮你打电话催他,保管他二话不敢有。”

  谢文浩忙不迭点头道:“大伯放心,有什么事需要三哥帮忙的话一定会开口的。我的工作也落实的差不多了,等这次清明回去,就该去省中医大附二院实习了。”

  省中医大附二院是省城的三甲医院,能进入里面做一个实习医生是非常的不容易,谢文浩在学校可是找了不少人托了很多关系才弄进去,前前后后欠了不少人情债。

  谢定源道:“好哇。做医生好,小浩你在医院里可要好好学,不要辜负了你爸和你爷爷的一番期望。”

  谢文浩不住点头应是,面对长辈,礼貌点总不会错。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上了船到白鹭洲那边的码头,两人即将分开之际,谢定源还不忘叫上谢文浩中午去他家里吃饭。这番客气话毫不意外的被谢文浩给拒绝了,推脱自己还有事,等下次有时间一定去他家做客。

  谢文浩虽然嘴上喊着谢定源叫大伯,但是实际上两家的关系并不算很密切,基本上可以说出了三服之外,算起来谢文浩的曾祖父和谢定源的祖父是堂兄弟关系。按照辈分排下来,谢定源是谢家定字辈年龄最大的一个,因此谢文浩才会称呼他为大伯。

  谢文浩自己虽然是独生子女,他的父亲也只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族人丁不算兴旺,但是他爷爷那一辈的兄弟姐妹就比较多,算上兄弟姐妹一共有七个人。

  谢文浩爷爷谢明贵排第三,上面有个大姐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接下来是大哥谢明富,四弟谢明平,老五老六都是妹妹,老七谢明安,四兄弟合起来叫富贵平安。

  这些信息都是谢文浩从族谱上看见的,族谱只记载男丁信息,女子是没有权力写进族谱,因此谢文浩不清楚他爷爷的那几个姐妹叫什么名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