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伊氏兄弟

初秋的午时,多少还带着些夏末离开前的燥热。树叶在树丫上,随着偶尔扑面而来的微风,轻轻地抖动着身子。枝桠上有时传来几声鸟叫,充斥着夏日的味道。

  在距离着梵隐城繁华的街道末,仅仅只隔着一条过道,有着一家新开业不久的药房。说来奇怪,虽然梵隐城很是热闹,可这条过道,却像是隔开了梵隐城的喧嚣声。

  药房大门的正上方,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合歌药堂”四个大字。虽然开业没多久,但却是在梵隐城已经小有名气了。

  毕竟之前才开业没几天,便是救活了一个身中毒箭,差点就要丧命归西的垂死之人。从那时起,合歌药堂的名号便是在梵隐城家喻户晓了,伊氏兄弟更是得到了梵隐城里百姓们的赞誉,渐渐的这间药房救人之事也向着四周的城池传开了。

  药房内,一名年轻男子正端坐在药柜的前方,男子面前还摊开放着一本书。男子十分认真的模样,一边用手翻阅着,一边还在嘴里时时念叨着一些书上的内容。

  “小合,我回来了。”

  一声轻快,还有一些喜悦夹杂在里面的招呼声从门外传来,门内的男子不禁眉头微微一皱,不喜欢自己在阅读书籍的时候被打断。

  坐在木椅上的男子,此时脸上还带着一些无可奈何的表情,正是上次救人的主治大夫,伊氏兄弟中的伊笙合。

  门外的男子径直地走了进来,将手里拿着的包裹,很是随意的放在了桌上。

  “歌哥,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叫你不要总是去占四姑家的便宜。”

  伊笙合合上了自己正在翻阅着的书,并将它放进了面前木柜的第一层,抬起头来,看向正弯着腰,想要看清自己刚刚正在看什么的人。

  伊笙合眼前的人,目光中投射出欣喜之情,他便是伊氏兄弟中的伊笙歌。

  “诶奇了怪了,我都还没有打开给你看是什么东西呢,你就知道是从四姑家里来的。不过也是,毕竟我们是亲兄弟,心有灵犀,我买了什么东西你能知道也很正常啦。”伊笙歌脸上还有一些小得意的表情。

  “虽然我们是亲兄弟,但是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们两个人心有灵犀。我每一次叫你好好看看我放在柜子里的这本《传世药籍》,你就只会当着我的面,做做样子翻一翻。等过几天我再问你你看了什么,又是一问三不知,这不算是心有灵犀吧。”

  “这还不算是心有灵犀吗?我装模做样地看了那么长时间,你都能知道我是装模做样,根本就没有看,说明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啊!不过这书本来就没有什么可看的,上面讲的一些药材的合成之类的东西,我生活中又根本就用不到。再说了,我这不是为了多一些空余时间,可以在梵隐城到处走走,了解了解这座城池的风土人情吗?”

  伊笙合抿了抿嘴,翻了个白眼,“不得不说你看书的心思是真没有,但是你耍嘴炮的能力,倒是很强,尽知道胡扯,不做正事。你说说你一个大夫,不看药籍看什么,看秘籍吗?打算练功夫?降龙十八掌还是九阴白骨爪?重点是你不是那块料啊!”

  “欸这你就说对了,我的梦想,还真的就是当一个武林高手。这样我就可以四处去匡扶正义了,而不用天天和你呆在一起,不是看书自闭,就是上山采药,再要不就是给人把脉,无聊死了。再说了,我们合歌药堂不是有你撑场面吗,小神医?”

  “什么小神医?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伊笙合有些奇怪,不明所以。

  “诺,我说吧,总有一天你会读书读傻的。这都是我走街串巷,平时四处打听,听到的。你啊,连梵隐城里的人们,平时茶余饭后聊些什么话题都不知道,一看就是外来的。我跟你说啊,小神医还是我今天在路上听到别人。”伊笙歌正绘声绘色地讲着。

  “笙合哥哥,我帮四姑拿药来了。”

  门外清脆而嘹亮的声音,打断了门内两人还在谈论着的话题。两人不约而同地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是一个小姑娘正站在门口准备往里走。

  “小可爱,你怎么来了?”伊笙歌有些喜出望外。

  “我刚刚不是说了我来干嘛吗?”小姑娘回答伊笙歌的问话时,声音故意压低了很多,脸上还带着嫌弃的表情。

  “嘿,你这是什么态度跟长辈说话的呢?”

  “你只比我大四岁好吗,四岁也叫长辈?”

  伊笙合看清了来的人之后,便是从木椅上下来。低下身子,开始在木柜里找着四姑所需要的药材,不去参合他们两人聊天。

  “什么叫只大四岁,我可是比你多见世面四年呢,我经历过的东西,你这小孩子可是根本不可能能够猜得到的,四年啊,你知道什么概念吗?梦甜!”

  伊笙歌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看起来却更像是装出来的,虽然想要很是严肃地说出这段话,但是他的脸上根本藏不住笑意。

  看着伊笙歌语重心长地表演的,是四姑的女儿陶梦甜。不过他们兄弟二人和四姑尹梦甜母女却已是认识了很多年了,尹梦甜对伊笙歌的吐槽更是直白许多。

  “我知道啊,这还用我猜吗?不就是笙合哥哥和你在一起多呆个四年,多听你罗里吧嗦胡扯个四年呗。”

  “臭妹妹,你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你笙合哥哥和我每天都生活在一起,每天都是那么的开心。你笙合哥哥每天开心的来源,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你知道吗?”

  “好了好了,您别瞎掰了好吗,是个人都能看出笙合哥哥每天有多么痛苦。”

  “你看,你都用了您这个字来称呼我,说明其实我本来就在你的心上对吧。”

  尹梦甜忍不住朝着伊笙歌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伊笙合的方向,很是柔弱地问道,“笙合哥哥,能不能快一点啊,我快要被一个话痨嚼死了。”

  而伊笙合此时此刻正像是在看好戏似的,正看着他们两个人聊天。听到尹梦甜的话,便是用手拍了拍面前的一个小包裹,“找到了,在这里,记得按时按剂量服用。”

  尹梦甜听到伊笙合的回复,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迅速从桌子上拿走了那个小包裹,还不忘对着伊笙歌做一个鬼脸,然后飞奔似的跑向门外。

  “谢谢你了,笙合哥哥。”在门槛被踏响之前,空中飞过来一句话。

  “嘿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还有两副面孔,对你对我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居然还敢这样吐槽我,真的是胆子越来越粗了,缺乏她笙歌哥哥的管教了。”

  伊笙歌一边嘟囔着,一边转过脸来看向伊笙合。

  “她还小,再说了,她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怼你,这怼人能力估计也是跟你学的吧。”

  “欸小合,你这话怎么我感觉听起来,好像不是句安慰我的话吧?”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你刚刚说的小神医,是什么东西?”伊笙合仍是不解。

  “嘁,无非就是别人对你的吹嘘呗。我听梵隐城上的人说,你那天治好的那个人,身上所中的毒箭,是一种很罕见,甚至好几个老大夫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当时那人都准备死了,没想到你死马当活马医,居然把那人治好了。加上梵隐城的人,对救死扶伤这件事情很是看重,所以便有人到处拍你的马屁,说你就是当代的小神医咯。”

  伊笙歌一边说着,脸上还有一些不开心的表情,并不全是看好的感觉。

  伊笙合点了点头,当时确实是用了很多法子都没用,只有把好几个能够帮助延缓病情的药物全部都加在了一起,既然是药三分毒,那就全部都加在一起以毒攻毒。

  “那件事不是我们一起商量的吗?算是一个侥幸的案例了,还算好,当时没有出什么意外,不然你我都担不起责任。不过现在我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开心啊,小神医难道不是一个美称吗?你不喜欢?”

  伊笙歌听到最后,又是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在以讹传讹,我今天在街上,居然听到了有个人说,他们只是称你为小神医,仅此而已。”

  伊笙合大致已经能够猜到伊笙歌不开心的地方在哪里了,还是试探地问道。

  “那,他们怎么称呼你的呢?”

  “我?他们称我为小神医的哥哥!说是因为你一直叫我歌哥,都怪你!”

  伊笙歌的脸上有一些愤愤不平的表情,当时救人的时候,他可很是出了一份想法一份力的呢,要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让人把药物全部都服下去。

  伊笙合听到这句话,其实怪委屈的,不过也觉得好笑。但现在笑,想必是会让伊笙歌的心里更加的不平衡,便是走到了木柜的一边,拿起了伊笙歌放下的那东西。

  “好了,歌哥,别纠结了,你也是功臣,小神医这个称号同样也属于你。我先把东西拿到后面的厨房里热一热,等一下我们就准备吃午饭,你现在就在前面坐诊。”

  伊笙合说完,先是看向了伊笙歌。伊笙歌也没有多纠结这个称号到底是属于谁,听着伊笙合像是安慰他的话语,脸上的不开心也是一扫而空。

  “那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听到伊笙歌的回答,伊笙合这才放下心来,朝着后院走去。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