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未过门的媳妇儿

长安,光德坊,罗府。

  一个纤巧的身影越过院墙,轻盈落地。

  一墙之隔的街道上,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随后又渐渐远去。

  “就凭你们,也想抓到我李丽质?”

  这人发出一声轻笑,在空旷的府院里格外的清脆悦耳。

  她赫然就是大唐天子李世民的嫡长女,长乐公主李丽质。

  早晨李世民刚刚表示想让年仅八岁的李丽质和她的表哥长孙冲立下婚约,两个时辰后,行动力极强的李丽质就立马找到机会跑路,并且利用罗府暂时摆脱了追兵。

  “长孙冲一介庸才,谁爱嫁谁嫁,我才不嫁。”

  李丽质小嘴嘟囔了一句,然后在院子里走了下去。

  绕过几栋建筑,前面传来一些声响。

  只见一个牛犊子般壮实的少年正将一些装的满满的麻袋从木板车卸下来,运进旁边的阁楼中。

  李丽质贵为一国公主,没有遮遮掩掩,径直走了过去。

  少年也自然发现了她这个不速之客。

  “你是……”

  府上突然多出一个容貌秀丽,如傲娇小猫一般的少女,让他有点懵。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但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切不可说出我来过这里。”李丽质毫无私闯他人府宅的自觉,习惯性的吩咐道。

  少年瓮声瓮气的道:“我不知道你是谁,又怎么会知道他们要找的是谁。”

  他的话乍一听毫无逻辑,但细想似乎又有几分道理。

  李丽质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才发现他憨厚的容貌下,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

  “你……”

  李丽质注意到地面散落着一些米粒,这一栋阁楼里也整整齐齐堆满了麻袋,随口问道:“长安的米价跌了吗?囤这么多粮食。”

  少年憨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不是跌,而是要暴涨。”

  “哦?”李丽质奇道:“何以见得?”

  “去年入秋,关中地区霖雨成涝,收成大减。”少年单手提起一袋重达百斤的粮食,“如今持续干旱,最易爆发蝗灾。旱蝗两灾并起,粮食必然紧缺,现在多囤些有利无害。”

  李丽质听得一呆。

  她最受李世民的宠爱,时常伴其左右,对于一些政务耳濡目染,自然知道像水灾、旱灾、蝗灾之类的天灾最是棘手。

  一旦处置不当,导致民心动荡,天下必乱。

  去年关中水灾她是知道的,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

  但今年……

  若真如此人所说,灾祸连连。

  难道父皇励精图治,天却不与其便?

  “对了,这些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李丽质觉得有必要评估一下其中的可信程度。

  “此事简单。去关中各地看看,再找个老农问上一问,便可知晓。”看起来有点莽的少年提着一袋百斤的粮食,似乎不费力气,“你也应当及时告知父母,早做准备。”

  李丽质见他虽然外表粗犷,但说话不慌不忙,清晰条理,心里已经信了他几分。

  那就让父皇派人去查证一下。

  倘若情况属实,够他和大臣们焦头烂额好一阵子,这样就没有时间来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此乃一举两得。

  李丽质心里计较已定,正要离开,突然又想到什么,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今日之事,若你所言不虚,我父……父亲一定会亲自来谢你。”

  此人寥寥几句,不仅帮了自己,还救了关中的黎民百姓,这个谢字,他当得起。

  “我叫罗太岁。”少年大咧咧的摆手,“不用谢我。你信我,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李丽质轻轻点头,再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罗太岁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突然咧嘴一笑。

  有意思。

  这女孩似乎有某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竟然让自己没有质问出来她为何会闯入自己府上。

  “大头,刚才一个小美人儿出去了你看见没有,我差点以为自己进错门?”

  正忙碌着,好友裴行俭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他身材颀长,样貌俊美,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同样十二岁,但和罗太岁的憨厚敦实完全就是两种风格。

  “那你问她了吗?”罗太岁嘿嘿笑道。

  “我敢问?”裴行俭哭笑不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时她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蟊贼!

  搞得这里是她家一样。

  等她走后,我确认了好几遍才敢进门。”

  “噗哈哈哈……”

  罗太岁狂笑。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宛若整个长安都是她的后院一样。

  “笑成这样,别告诉我她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裴行俭悻悻说道。

  “理论上来讲,所有未出嫁的女孩,都有可能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儿。”

  罗太岁笑骂:“这么说你满意了吗?还不快滚过来帮忙!”

  “来了来了。”

  裴行俭走过去扛起一袋粮食,忍不住抱怨:“话说回来,你小子到底有没有把握?

  为了囤粮,我们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动静闹这么大,要是你那些推测不灵光,赔本是小,咱兄弟二人可就没脸见人了!”

  “放心,我有十成的把握。”罗太岁给了裴行俭一拳。

  他的确有十成的把握。

  因为他是个穿越者。

  目前的身份是大唐已故剡国公罗士信的遗子。

  据史书记载,贞观元年到贞观四年,水灾、旱灾和蝗灾这三大天灾轮番肆虐关中。

  如今是贞观二年初,即将大旱,大旱之后必有蝗灾。

  要问这蝗灾到底有多恐怖?

  历史上把李世民逼急了,能当众生吞蝗虫,由此可见一般。

  “守约,这事你和学堂里的人说了吗?”

  守约是裴行俭的表字,罗太岁习惯这么叫他。

  “说了。”裴行俭将粮食放好,耸了耸肩,“大家都笑我杞人忧天,大学士也劝我不要分心,奈何?”

  罗太岁摇了摇大头,不禁苦笑。

  裴行俭就学于弘文馆。

  这弘文馆可不是一般学堂,可以说是大唐官学最为贵族化的学堂之一,生员都是高官、贵戚的子弟。

  授课的大学士更是由朝中重臣兼任。

  这些人身居象牙塔,用得着愁吃愁喝吗?

  失算了啊。

  原本罗太岁试图通过裴行俭将迫在眉睫的灾害上达天听,尽早拿出应对措施,为民众止损。

  现在看来,此路不通。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