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宁死不娶活阎王

楚宣十二年冬。

  辰时初,诺大的临淄城如同一头即将苏醒的猛虎一般,揉揉了朦松的睡眼,伴随着鸡鸣开始热闹起来。

  此时的朝阳还未挂上天空,临淄的冬天有些奇怪,虽有寒风凛冽,但似乎又少了一些什么,先前下的大雪早就将地面覆盖了,一行行的车队在喧闹声中从各个府邸走出,汇聚到宣武街,浩浩荡荡的前往乾楚门,准备上朝。

  早朝时辰已经到了,然则临淄唯一一位王爷,景王府却是人声嘈杂,乱做一团。

  已经不惑之年的景王李元庆身着朝服,负手站在庭院之中,仰面望着铺着积雪的屋顶,脸上露出担忧。

  一个身着单衣的少年正坐在屋顶,手中拎着一把刀,时不时的叹口气,情绪低沉抚摸着手中的刀。

  这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二话不说的跪在李元庆身前,痛哭流涕起来,哽咽道:“呜呜…王爷,是我的错,我拦不住世子…呜呜…”

  小丫鬟翠儿是世子的贴身侍女,自己刚服侍完世子更衣,说了一句“世子要娶亲了!还是李家的小姐!”结果世子二话不说抄起一把刀就跑到屋顶上,世子刚昏迷过来,这万一再受风寒怎么是好?

  小丫鬟心中自责万分,都怪自己说什么世子要娶李家小姐!

  后院一阵混乱,伴随着凌乱的脚步,王妃王氏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口中急忙问道:“世子在哪呢?在哪呢?”

  李元庆叹口气,脸色有些难看,手指指屋顶。

  王氏显然是刚起床,头发都未曾打理,一抬头看到屋顶抚刀的儿子,顿时脸色苍白起来,大叫起来:“我的儿啊,你且下来,这天寒地冻的,万一受了寒如何是好啊?…”

  景王独子李弘瀚前些日子听到皇帝将李家小姐赐婚于他,便要离家出走,结果被景王发现让人把他抓回来,结果追赶之中李泓翰失足落马,一直昏迷,整个皇室都焦虑不安。

  这下可好,刚苏醒过来,如今又穿着单衣坐在屋顶抚刀去了。

  这难不成是中了什么邪?

  这样想来,王氏更加的急躁起来,那眼泪唰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屋顶的李泓翰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抱着刀,时不时的叹气起来。

  李元庆黑着脸,虽然也很是担心独子的安危,但是一大早上就闹得家里不得安宁,是在是有失王府颜面。

  酝酿一番,仰头大喝道:“逆子,还不快点滚下来!”

  院子里人满为患,却显的格外的寂静,无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声。

  李泓翰并不为之所动,只是转过身子看着下面。

  众人看清楚苏醒之后世子的脸,相貌俊俏,青涩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稚气,身着一件单衣,脸上带着倔强。

  李泓翰看看李元庆,然后转过头看着王氏,总算是开口了。

  “我不娶活阎王!”

  这话一出,满园寂静!

  李元庆先是一愣,脸上㑦充满怒气,大声呵斥道:“逆子,你是要找死吗?”

  李泓翰脸上充满倔强,脖子一横,拿着刀架在脖子上说道:“娶也行,那就让我的尸体去娶吧!”

  李元庆气的浑身发抖,狠狠的看着这个独子:“此乃皇上赐婚,岂容你能拒绝,更何况李将军是何等人物,下嫁于你,此乃我景王府的荣耀!”

  李元庆满脸怒火,将门巴不得娶李将军,结果这小子来一句活阎王,早知道这样就不该生下这个逆子!

  再说自己是皇室,更应当服从皇帝的旨意。

  李泓翰顿时一愣,似乎明白这样以死相逼并没有什么效果,不由的苦了脸,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娶谁都成,活阎王休想,要不咱给皇伯父说说,让皇伯父娶进宫中,再不成您老把她纳了,也成啊!”

  李元庆不由的一愣:“皇上娶…我纳…”

  你以为这是货物啊,想换就换啊!

  那可是一口金刀八杆枪的将门啊!

  这逆子诚心要气死我!

  李元庆顿时满脸通红,怒火冲天,咆哮道:“畜生,你有种别下来!”

  “来人,拿梯子!”

  …

  李元庆火急火燎的赶去上朝,时辰已经过,虽然说他是当今陛下的亲弟弟不会有什么处罚,但是他可是皇室在朝中的唯一王爷啊,怎么可以如此丢皇室颜面。

  景王府邸大厅中,四角摆放几个火盆,火势正旺,屋内和外面的寒冷形成明显的差异。

  李泓翰的心里却如同外面的天气一般,寒风肆虐,浑身冰冷…

  前一秒还在酒吧蹦迪,怎么眼前一昏就来到这个古代了。

  穿越就穿越吧,这也算是个王府,反正一辈子荣华富贵跑不了了,结果上天给他来个大玩笑,皇帝赐婚。

  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毕竟前世单身狗那么多年,但是当他知道赐婚对象顿时慌了起来,活阎王,名满京城,威震四国,小儿止啼的李家小姐。

  这谁敢娶啊?

  李泓翰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看样貌的绅士,但是真的遇到自己娶的是一个从未谋面,名声远扬的女人时候,可他么再也不能忍受。

  桌子上的小菜清香扑鼻,可是却不能勾起他的食欲,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

  “儿啊,你好歹吃一点啊,这松江糖醋鱼可是你最爱吃的…”

  王妃王氏絮絮叨叨的说道,手中的筷子不停的在桌子上菜盘和李泓翰的碗中穿梭着。

  尽管出师不利,但是浓浓的母爱还是让他心中暖暖的。

  李泓翰苦笑了一下,还是拿起筷子,开始往嘴中硬塞起来,前世都吃不到的美味,如今却没有任何的味道。

  “你说你这孩子,人家李小姐可是京城出了名的大家闺秀,你这还是看不上,京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娶人家呢?”

  王氏有些不满,嘴中开始嘟囔起来。

  一想起自己要娶活阎王,李泓翰心中苦涩就说不出来:“娘啊,你就去给皇奶奶说一下,让她给爹和皇伯父说一下,爹和皇伯父最听皇奶奶的话了,谁娶都行啊!”

  王氏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忘了,你之前就找过太后!”

  李泓翰脑中浮现出之前画面,好像自己找过,京城皇室没有一个人帮自己的,于是前者就离家出走了!李泓翰脸色顿时苦了起来。

  我不要娶活阎王!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