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零章 命数?异数。

苗疆,圣地之内庄严肃穆,寂静无人声,唯有微风轻轻拂过旗帜。

  帷幕之后,苗疆的国师、大祭司正闭目凝神静待苗疆之主的到来。

  未几,一白发苍苍却身姿挺拔的雄伟男子来到祭坛之前负手而立,正是这一代的苗疆共主颢穹孤鸣。

  颢穹者,天也。天博大而形穹隆,故称颢穹。

  孤鸣者,无人和也。人主承天而行,人之上、天之下,孤鸣而无人相和。

  颢穹孤鸣,终将孤独一生之人。

  帷幕之后,大祭司仰观天象,发现时辰已至,遂双手结成法印、运使法决,口中念念有词。

  “日为阳,月属阴,星依辰!”

  日月星定住命运之海。

  “天有运,地有数,人有命!”

  天地人测算未来之路。

  大祭司双手一合,大喝一声“叱!”,便见到一道流光直直地冲入祭坛之中。

  火唤之仪,成!

  熊熊燃起的冲天火柱映照在颢穹孤鸣的双眼之中,平静的外表下潜藏着即畏惧又兴奋地期待。在颢穹孤鸣手握皇权的几十年中,大祭司的预言从未出错,而借助预言的助力,颢穹孤鸣总算是理顺了纷乱的朝纲与事态。总算是可以展望下那苗疆无人成就的伟业,一统中苗两界!

  非如此,不足彰显其武功;非如此,不足以慰藉其舍弃地种种;非如此,不足以延续孤鸣皇族啊!

  心中喟叹不已,但颢穹孤鸣还是不动声色地静待预言做出,这一次,一定...!

  火柱渐熄渐灭,大祭司也念出了他的预言。

  “日隐邪月升,朝更代兴替。”

  “中界九龙出,草原向北帝。”

  “龙珠吞天地,鬼魔人间祭。”

  念罢,大祭司将将要解开法印,结束预言法术,但仿佛有万钧之力锁住了大祭司的双手,另其不由自主地变幻成一种前所未见的法印。

  大祭司无法控制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艰难念道:“九~界~风~云~荡,流~星~入~天~地!”

  其声有若传自九天之上,又有若出自九幽之下,缥缈、空灵不似人声,偏偏又能知晓其中含意。

  预言即出,大祭司浑身一松,却是不可抑制地喷出一口鲜血,汗出如雨,萎颓倒地。

  “大祭司!”

  “大祭司啊!”

  颢穹孤鸣不可思议地看着大祭司的身影在帷幕后倒地,来不及细想这四句预言究竟何意,却是饱提体内真元,皇世经天宝典绝招尽展。眨眼间,圣地之内随侍一旁的卫兵、侍者、祭司尽数被屠戮一空。

  “无本王命令,擅入者,死!”

  一声怒喝将圣地外听到动静的卫兵喝止住,颢穹孤鸣闪身来到帷幕之后。只见瘫倒在地的大祭司虽面如金纸,但气息尚算稳定,这才放下心来。毕竟自颢穹孤鸣继任苗王之位以来,有赖于大祭司的协助才坐稳了位置,收拢了权利。如果传出大祭司在苗王面前做预言而身亡的消息,无疑会对颢穹孤鸣的王位造成巨大的冲击。毕竟在有些人眼中,这一代的苗王得位不正啊。

  “王上,不用担心,臣无事。”大祭司服下疗伤丹药,闭目疗养一阵后开口说道。过去,苗疆祭司虽然也会做出种种预言,但与今日一般的异状却是前所未有。那一刻,大祭司冥冥中有感,这世上的一切似乎都一双看不见的双手在拨弄,刻意让历史走在一条固定的道路上。

  大祭司曾经说过其预言从不失准,但预言确实为真和预言之事如实发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而如果这种操控时间万事万物的存在真的存在,那么这一切就都太可怕了,而自己也就太可笑了。

  所以,身为苗疆的大祭司,除了为苗疆、苗王考虑外,也要考虑自己、徒弟、祭祀台的未来。如果将此事及自己的猜想明明白白地告诉苗王,大祭司完全可以预见这位生性多疑地王上会如何处置。

  所以,这件事必须,也只能是“大祭司的又一次成功的预言!”

  大祭司强打精神,坦然说道:“王上心中必然有惑。”

  “不错,还请大祭司为本王解惑。预言究竟作何解释?为何大祭司你会有方才的异状?”

  “王上,天时将至。苗疆、中原、天下势力,这数百年的运数,皆系于此。”

  颢穹孤鸣忍不住身体前倾,目光炯炯有神地追问道:“你是说,苗疆国势与中原的气数,即将产生转变吗?”

  国之大事,惟祀与戎。不论是哪朝哪代,军事战争都绕不开祭祀卜算,尤其是如苗疆这种看似统一实则各个部落、山头自治的国家更是重视此事。更不用提,术法、堪舆、阴阳方术绝非虚假之事,否则大祭司又怎么会是国师呢。

  对苗王心心念念之事了然于胸,大祭司缓缓说道:“盛衰兴亡,必有其因。十年之计,凭借人意;百年之计,依属地数;千年之计,归于天命。若想窥知命数,必须掌握关键。”

  颢穹孤鸣若有所思,抬头遥望远方,明灭不定的火光照耀在其身上或明或暗,“你所说的关键,是指什么?”

  来了,大祭司心道一个回答不好,或许苗王就会顺势猜疑起来,虽然在外人面前苗王会给予他足够的尊重,但势必会远离苗疆的权力中心,到时候他的大祭司和国师之位就难说了。

  双手再暗掐法决,祭坛之上再度燃起火柱,大祭司周身光华外放,手扶权杖缓缓起身,沉声说道:

  “百岁三更替,运数每变故。

  异数乱风云,成败从测度。

  天地几峥嵘,气吞霸业固。

  九龙争矫翔,天书判荣枯。”

  与此同时,紫微星宗,观星台。

  颢天玄宿正在参悟紫薇垣卷,突然之间,观星台上的星图巨变,周天星辰的运行轨迹偏离了原本的轨道,紫薇垣卷也是毫光大方,似有文字浮现。但不及颢天玄宿细查,异象已然消失,一切又恢复原样。

  “原本不该存在的存在么...,咳~咳。”

  异数、命数、定数。

  有的人与天争命,放言天也不是其对手。

  有的人蝇营狗苟,残喘多年不见天日。

  还有的人视众生为棋子,视人间如游戏,却不知其也是其中之一。

  一处未知之所。

  “命星出世,我等大愿将要达成。”

  “你莫不是忘了?当七彩共主,九界同天,万念才能归一。”

  “呵呵,趣味的事情啊。”

  “命星出世?愚蠢!”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