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弃 妇

圆月当空,蝉鸣声响。

  此时满是佛香的佛堂,本该庄严肃穆。

  却被男女的情爱污染。

  太子妃顾清舒站在佛堂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没想到随便出来走一走会看到这一幕,这可是在佛寺。

  太子殿下不是来看她这个太子妃的?为了表示他的情深意重!来了看也不看她一眼,说要先在寺里祈福一夜,为太后娘娘。

  她的嫡妹不是也是来看她的吗。

  却抱在一起污染佛寺!

  太子和她的嫡妹玩得还真是大,她这个太子妃都有点想挑眉了。

  不过也难怪,如果太子和她这嫡妹不是情投意合又恩爱无比,在佛堂也是想在一起就一起,也不会设计让人把她弄回娘家再让家里人把她迷昏了弄出府。

  说她与人私会以致名节尽失,再也无法坐在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把位置腾给嫡妹,被送到佛堂后山里关着。

  要不是突然有了前世的记忆她还不会突然醒来,身体也不会有了力气看到嫡妹离开跟着了。

  自己原来是重生又穿越过。

  第一世也就是这一世,自己如现在一样,被关在佛寺后山上后不久就凄惨的死去,成全了她的嫡妹和太子。

  然后她穿到现代。

  成了一个孤儿,因为自己的改变,靠着自己的努力实现了阶级的夸越,成了最有实力的明星,却在登顶的大典上穿越回来。

  她还是顾清舒!

  又不再只是顾清舒,身为威远侯府嫡长女,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很小的时候被选为太子妃,虽然母亲早逝。

  可是父亲疼她继母也宠着她,连继母亲生的嫡妹也比不上她,祖母更是把她当成宝贝,每次入宫,宫里的贵妃还有太后娘娘也疼她。

  她就真沉浸在这种疼爱里。

  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把身边的亲人当成最亲的,嫡妹也是有什么都给她。

  最后自己的一切都成了嫡妹的。

  自以为最亲的人全都背叛了她,要说真疼她,可能就祖母,而祖母也帮不了她太多。

  宫里的人也不喜她。

  一切的宠爱,不过是因为她被选为太子妃,那些宠也是想把她宠坏,突显出嫡妹的好,不然她也不会名声那么不好,太子看到她就不喜却偏偏喜欢上嫡妹。

  等到她再不匹配太子妃的位置,没有谁还会理她。

  以前从来看不起的人也是想踩她一脚就踩一脚,只有站在高位过才知道落到泥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些她以前从来没有多想过,只要多想一下哪里会想不到这一切就是阴谋,或阳谋。

  她不会再像曾经一样活!

  名声尽毁被太子抛弃成弃妇就要去死?

  里面的动静慢慢平息。

  “殿下。”

  接着是她嫡妹的声音,娇娇的,很勾引人,明显还在勾引太子,反正她听来是这样。

  她这个嫡妹原就长得娇娇软软,没想到嫡妹表妹私下更是用这样的声音勾住太子的。

  这倒是适合她,娇软的小美人,就该叫得这样娇软,她苏醒了三世记忆哪会不知道这样最吸引人。

  不过在她看来还是差了几分,这也就是娇一点。

  还要再软点媚点才行。

  但比起她这个一无是处,私下更是呆板无趣犹如一块木头的太子妃已经好太多太多,也不怪太子喜欢。

  太子就算是一国储君,仪态端方,君子如玉也还是男人。

  男人不管是像太子这样儒雅端方的还是冷漠威严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以前的她不懂。

  错得太多!

  只听家里人教导,明明有着一张芙蓉面,柳条腰却弄得跟尼姑庵里的姑子一样,床第之间放不开,跟木头没两样,一点情趣不懂。

  面上更是只知道身为太子妃要端庄。

  做什么都要符合太子妃的身份,和太子一起也是这样,整天记着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还有穿着打扮也是尽显自己身份,除了性格高傲看不起人,没有别的,而这也不是优点。

  一个女人面上可以端庄,但私下还这样未免无趣!

  她本以为家里也是这样教嫡妹的。

  看来不是。

  她想到继母。

  “叫我什么?瑶儿,孤的太子妃?”

  太子的声音带着慵懒轻笑着。

  一下子抱住了她的嫡妹顾清瑶。

  “殿下,姐姐现在还是太子妃,我还不是。”

  顾清瑶又开口了,更娇俏可人。

  “你就是,哪里不是,孤心里只有你,在意的也只有你,太子妃也只有你一个,从来没有过别人,顾清舒那个女人不配为太子妃,不配成为孤的妻子,只有你配,你也知道最开始只是让她先帮你占着位置,毕竟你还小还不能成为太子妃,要不是这样太子妃的位置早被别的女人占去!”

  “殿下,我知道。”

  “不叫太子哥哥了?”

  “太子哥哥,我太小了,比大姐姐小,不然就不用这样,让大姐姐帮我占位置,也是我太喜欢太子哥哥了,太子哥哥也喜欢我,想着真是太对不起大姐姐,可能伤了大姐姐的心。”

  “有什么好对不起她的,她这样算是占便宜了,不然她能嫁给孤?能帮你占着这个位置?她不感谢你就算了还伤心什么,没有你她就不会有这天大的福份。”换个人想占还占不了,至少得了太子妃名份!

  太子说到这里一停。

  “太子哥哥不要这样说,我有点替大姐姐难过,大姐姐心里还是有你的,不要这般说大姐姐了。”

  顾舒瑶声音更加的嗔。

  “孤就是要说,你不要再替那个女人说话了,我不喜欢,表面上装清高,装得高高在上,好像自己是谁,连孤这太子也不放在眼里,床上更是和木头一样,孤只看一眼就知道,整天端着脸,怎么可能和她一起转身就走碰也不想碰。”

  太子又一声。

  顾舒瑶咬牙一样:“太子哥哥!”

  “你还是心太软太好,就想着别人不想着自己,不过孤就喜欢看你这样,看看你那大姐姐,占了孤的太子妃名份还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她去死还不死那就不要怪孤了,孤怎么会看得上她,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

  “太子哥哥你又说过了。”

  “没有,我们可不欠那女人什么,还是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马上等那个女人一死,就只有你一个太子妃!”

  太子谢慎言最后开口。

  顾清瑶:“太子哥哥你对大姐姐太无情。”

  “无心无情哪里在来的情份。”

  谢慎言直接一声本就无心无情。

  “要是换成我是大姐姐知道一切听到太子哥哥的话会气死的。”顾清瑶说不出是什么语气了。

  “谁让我就对你一人有情,就喜欢你,孤喜欢你这娇软的小样子。”

  “那太子哥哥也不用一开始就算计好,我经常听大姐姐提起太子哥哥,说会成为最好的太子妃,其实我有过把太子哥哥还给大姐姐的想法。”

  “你居然还想把我还给她,还什么还,不许听到没有?我是能还来还去的东西?还想亲一亲。”

  “太子哥哥不行这里是佛堂,之前就算了,是我太想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一来这里就是几日,我想和太子哥哥一起,怕太子哥哥和大姐姐怎么了,只好也来看大姐姐。”

  “看她做什么,孤就是做个样子,好让她快点死,你也不用去看她。”

  “不,我明日还是要再去看下大姐姐的。”顾清瑶摇了头,让人知道她多好,对大姐姐多好。

  太子谢慎言只好说好,到时候一起去。

  怕她一个人去被欺负了。

  顾清舒很无语,自己一个躺床上的能欺负得了顾清瑶?

  “真的太想你,再来一次。”接着她又听到太子声音。

  顾清瑶叫着太子哥哥。

  顾清舒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要是可以真想拿块石头砸进去,砸死这对狗男女,这对污了佛堂的狗东西。

  曾经她还真喜欢过谢慎言,只是现在那些爱与恨早就烟消云散。

  不对。

  恨还没有散,想到自己被算计成这个样子,还有一切的一切,可是想报仇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一个弃妇,什么也没有,身边也没什么人帮忙,对方可是太子是威远侯府是皇室。

  她要回去想一想。

  清静一下。

  “娘娘。”这时一个人轻轻走过来,悄悄的叫了一声,没有让人发现。

  顾清舒看过去,是她身边唯一的一个宫人兰心,是她从小的贴身丫鬟,她死后这丫头也跟着撞柱自尽。

  对她很忠心,所以可以信任,之前跟着她一起出来。

  她让她盯着四周,看有没有人过来。

  如今过来了。

  “没有人。”兰心一张小圆脸,很老实,小声说了。

  顾清舒表示知道了,太子也不想有人看到啊!所以四周没人。

  “到底发生什么?”兰心想问二姑娘来见谁?

  难道是来见太子殿下。

  虽说二姑娘如今也嫁给太子殿下,算是太子妃,自己姑娘成了前太子妃但。

  她先前没看到,如今往里面一看,里面是佛堂,一下子看到了什么。

  姑娘。

  她真的看到了,她脸色一变。

  “住嘴。”顾清舒想说忘了她怎么交待的?在这里不要乱开口不要发出声音,不要引起人注意,引来人,她快速的一只手一下子捂住她,不让她动,再对着她示意不要叫不要说。

  “不要叫人听到了。”她又在兰心耳边说了说。

  “是。”兰心点点头没敢说话。

  顾清舒过了会才松开手。

  兰心又想叫没有叫,还要说话。

  “好了,看到这里没什么好看,要是可以叫人来让人看到就好了,可是多半没用只是暴露自己,我们先回去。”顾清舒说完转身轻轻走开。

  兰心忙跟上。

  她有太多话太多事想说,心中还是震惊,太子殿下和二姑娘是不是太——

  居然在佛堂这样。

  太子殿下不是说要给太后娘娘祈福?不是来看她的姑娘?

  二姑娘不是来看姑娘,嘴里说是来看姑娘实际上却。

  不要脸!

  她在心里一直骂着。

  想到自己晚上姑娘刚醒来她还那样高兴的和姑娘说太子殿下来了,太子殿下心里还是相信姑娘,有姑娘的。

  二姑娘也一样,还相信二姑娘会帮姑娘。

  还替姑娘高兴!

  一路没有人,顾清舒回到了后山的小院子里,小院子还是那样静,没有人醒,顾清瑶带来的人也不多,回到自己的屋子她坐了下来,让兰心给她倒了杯茶水,茶水倒不错,就是凉了。

  “奴婢去烧水。”兰心压下心头的话想说。

  顾清舒摇头说喝凉的就好。

  “姑娘的身子骨不好,躺床上昏迷不醒这么久,才醒来。”兰心还要说。

  顾清舒:“喝凉的可以更清醒点,我现在想清醒点,放心我没事好多了。”

  她自己知道自己只是人清醒了,身体并没有好太多。

  她是强撑着身体去的。

  此时喘息声大了不少。

  又喘息了几下,平复了一番,这身体要慢慢好起来才行,要养好,有身体才有本钱。

  不然哪里也去不了。

  一会要好好休息一晚。

  “是。”兰心还是应了,她了解姑娘。

  顾清舒就知道她会应,让她倒,等到端过茶水喝了一口好多了,她再休息了一下。

  “姑娘,我们看到的。”

  兰心又小心开口。

  “看下外面有没有人,就像你看到的,不要说了。”顾清舒阻止了兰心再问,直截了当的。

  “可二姑娘和太子殿下。”

  兰心依然想了下。

  顾清舒想说还有很多你没听到,不然——你可能不止是这样,会一直骂了。

  她说先休息吧。

  不想和兰心说。

  兰心张下了嘴只好出去看了眼,回来说没有人,外面一个人也没有,顾清舒心中还是担心被发现的。

  好在没有。

  她让兰心扶她上床,她让她也去休息,躺在床榻上想了一点事。

  这一晚顾清舒睡得极好。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等她睁开眼,看到兰心,外面就传来请安的声音。

  “太子妃娘娘。”“娘娘你来了,你来看里那一位?”“她哪里值得娘娘过来看。”

  “你们说什么呢,再怎么也是本太子妃的大姐姐。”

  顾清瑶声音又响起。

  “太子妃娘娘,是奴婢们的错。”“太子妃娘娘还记着那位,那位呢还不知道成全太子妃娘娘。”

  “算了,以后不要再这样说。”顾清瑶又说了说。

  又是请安的声音:“给太子殿下请安。”

  接着是太子道:“起吧,那个女人醒没有?”又问了。

  “好像还没有。”有人回答。

  谢慎言不再说话。

  顾清舒又睁开了眼。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