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以了,去抓药吧,顺便让下一个排队的进来。”带着眼镜妆容精致但看不出年龄的女医生平淡的说道。

  “好,好,谢谢你啊沈医生,我都跑了好多医院了,都不见好,医生你这药真的有用吧?”看病的那位女士似乎有些絮叨。

  “中医讲究的是润物细无声,慢慢调理,你要见效快的话可能还是西药比较合适。”女医生倒是耐心的解释。

  这位看不出年龄但绝对不能称之为少女的女医生是从业多年的老中医,名叫沈琬佳。

  中西医各有优缺点,前者重整体调理,副作用少,但是见效慢,后者是哪痛医哪,见效快,但几乎所有药物带回带有副作用。

  为了避免病人觉得没效果一急起来医闹什么的,沈琬佳觉得还有必要给人说清楚一点。

  “明白明白,我是孩子她姨介绍来的,是说吃了你的药,肠胃再也没闹毛病了,看她整个人气色都好起来了。”

  沈琬佳笑而不语,哪有这么神奇……

  没毛病气色好当然可以,但肯定不是靠吃药的阿姨!

  沈琬佳就职的是私立医院,院长是她亲戚,直系领导是她亲娘,业绩压力不存在的,所以就算跟病人聊天——

  不,搞好医患关系,问也没什么问题。

  上班时候的沈医生还算人模狗样,下了之后就放飞自我了。

  作为一个老阿姨,她目前在和一个刚刚上大一的小奶狗恋爱。

  当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不少人被她的名字和外貌所欺骗,第一印象都是懂事乖巧。

  在父母眼里也是一个优秀的好姑娘,唯一的缺点也就是“好色”。

  幼儿园时期就泡小弟,当时大闹幼儿园,非要和一个小男孩同桌,不然就喂鼻涕给其他小朋友吃。

  那个小男孩的父母还十分感谢沈琬佳对他的照顾,大概是被沈琬佳感动了,甚至还想和沈琬佳的父母定下娃娃亲。

  这事把沈琬佳的父母吓得直接给孩子转学了,结果就是沈琬佳又开始大闹另一个幼儿园。

  这次的小朋友还是个女孩子,所以对方父母最后把孩子转学了……

  虽然沈琬佳在幼儿园时期好色属性就初露端倪,但由于父母都觉得沈琬佳只是个没脑子傻乎乎的小盆友,长大就好了。

  所以只要不是涉及“娃娃亲”,他们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

  哪知沈琬佳越长越歪,但是在父母前面却是掩饰的越来越好,而弟弟沈英佳的出生,更是直接转移了矛盾,有能背锅的,她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当然即便如此,幼儿园时期依然是沈琬佳的巅峰时期,曾经半个小班都是她的后宫……

  而随着年纪的增长,沈琬佳再也没有靠着甩鼻涕为所欲为的机会了。

  当她第一次在小学课堂上知道在祖国重婚是犯法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灰暗的,小小年纪的沈琬佳宛若遭受重创,还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那之后她每次就只敢翻一个牌子了。

  直到毕业参加工作,沈琬佳简直就是万花丛中过,只采八千多。

  至于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打死,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差。

  首先要归功于她从来不拖泥带水不劈腿,其次就是她还有遇到过任何所谓的真爱,什么为了爱情丧失理智啊,可以牺牲一切之类的,还从未遇过。

  她认为这种人很可能并不存在,或者都是没有同样没有经历过的人杜撰出来的。

  不过为她死的人虽然没遇到,想她死的人她还是遇到了的……

  老中医这次的约会对象还是个在校生,叫宋佳,奶的不行。

  “大佳,我们导师有一个实验,需要一些志愿者,你有兴趣吗?”

  “小佳,我读书少,但实验做的多,你是不是想骗我当小白鼠?”

  两人名字中都有一个佳,所以就用小佳,大佳来作为彼此的昵称。

  沈琬佳这话当然是开玩笑,但一双杏花眼却是看的宋佳耳根发红,像是被揪住了小辫子的女娃娃。

  “不不,不是的,这个机会其实还挺难得的,我导师是很出名的教授,这个实验要是成功了,说不定你的名字也能见报呢。”

  宋佳认真解释,“只不过是内部的实验课题,内容需要暂时保密,如果你觉得不合适……”

  “合适呀,怎么不合适,我最喜欢做实验了,能和小佳一起做爱,做的事情,简直太浪漫了好吗?”

  宋佳的脸也红了起来,似乎不太相信,再次确认,“真的吗,那你同意了?”

  “当然,必须的,不过要等周末,没问题吧?”

  沈琬佳还真是喜欢宋佳这种单纯可爱不做作以调戏就脸红还激动的男孩子了。

  但是——

  老司机也有翻车的时候啊。

  多年后才有机会感慨的沈琬佳如是警醒自己。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