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照亮轮回路

天耀七十年,新后林佑诗腹中皇嗣被害,各方证据指向锦妃叶卿星,新帝罗锦阳震怒之下将其赐死。

  天耀七十一年,叶家九公子叶诀被告通敌叛国,斩首示众。

  叶家唯一女眷颜姨娘一封问皇帝书,书写了安国郡主叶卿星在三龙夺嫡中,为新皇罗锦阳立下汗马功劳却因为功高震主被斩杀的悲愤!更写出了百年叶家对天耀忠心耿耿却尽数惨死的下场!甚至最后撞死于安国公府门前,企图以死逼迫新皇为叶家洗刷罪名……

  至此,百年世家叶家倾覆!

  天耀七十二年,北临新帝慕煜宁身披银白战甲攻破耀京城!帝后罗锦阳和林佑诗被活捉于三军前!

  “白煜宁,你不是死了吗?”罗锦阳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身披银白战甲的他少了几分桀骜不驯,多了几分王者威严。

  “朕要是死了,谁来还我星宝一个公道?”白煜宁看着罗锦阳,眼里充满了厌恶。

  他沉声道:“让新帝五马分尸,至于新后……”眸光落在狼狈不堪的林佑诗身上,眼里没有任何波澜:“赏给你们了。”

  “不要,白煜宁,请放过我吧,不是我杀的叶卿星啊。”林佑诗即使哭的撕心裂肺却仍旧被侍卫拖下去。

  “该死的,朕就该杀了你。你是为了叶卿星来的吧?哈哈,那个女人被我杀了……”被侍卫拖着的罗锦阳疯狂大喊。

  白煜宁并没有理会两个人,他慢步来到了皇陵站在一个墓碑前。上面刻着叶家之女叶卿星之墓。望着刻字,眸色沉了几分。

  士兵为他搬来了椅子,他坐下,望着眼前的墓碑:“可曾后悔!”

  已然是一抹灵魂的叶卿星漂浮于空中,两行清泪从凤目中落下:“悔。”

  如果不是她整日颓废错过了治疗的时机,又怎么会腿疾难以痊愈。甚至叶家满门战死沙场之际,仍旧无法扛起叶家军和保护幼弟。

  悲痛来袭之际一腔真心错付,站队锦王与挚友决裂。却在他如愿以偿登上皇位时被赐死。

  最后百年世家叶家倾覆,致死无法洗刷盲目用兵罪名。

  她愧啊!愧对叶家,更愧对于一同长大的挚友!

  “悔也罢,不悔也罢!只是可惜,我到底没能护住你,没能让你心悦于我!”白煜宁眼里染上些许悲痛……

  叶卿星错楞,她抬头发现那双星目里充满昔日不曾发现的深情。

  天耀曾流传一段佳话,凌王白澈之子白煜宁与安国公府的安国郡主一同长大。有着青梅竹马,年少心意相通之美好。更有诗人为两人赋诗:愿卿为恒星,煜为天上月。星月流光映,夜夜相皎洁!

  遗憾的是,待两个人弱冠与及第后,叶卿星为了保全家族嫁于锦王,更与挚友决裂。

  心爱之人大婚和父亲战死沙场的悲痛传来,白煜宁继承父亲遗志在大军压境之际奔赴战场。却不料,拥有战神之称的他最终战死沙场,落下一个万箭穿心的结局。举国为之悲痛……

  昔日令人惊羡的青梅竹马情意消散于现实的阴谋算计中……

  直到他以北临新帝身份归来,斩杀帝后,正名叶家。世人便知,他是为了佳人的血海深仇。更为了叶家最后的遗志—还百姓一个海清天明的太平盛世。

  最终,叶家被正名,保存了已经倾覆的叶家名声。可叹可惜,百年叶家不是死于马革裹尸,而是死于罗家皇权的阴谋算计下。

  望着墓碑,白煜宁叹气。身后的火焰越来越炙热,映射出他剑眉星目的俊容:“星宝,他负了你我便让他偿五马分尸之痛。这罗家皇权我也一同倾覆为你陪葬。至于这夜间焰火便赠与你,愿它能照亮你轮回之路。望来世能与你星月流光映,夜夜相皎洁……”

  言落,白煜宁蹲下来接过士兵手中的匕首在墓碑左下方刻下:

  吾妻……

  慕叶氏……

  慕叶卿星……

  叶卿星红了凤目,终是她负了他……

  负了这星月璀璨之光……

  负了心意相通的青梅竹马之好……

  若有来世,愿用一生之精力绽放星月之光……

  天耀七十二年,天耀灭国,北临新帝一统四国,天下太平。改国号为星煜。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