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二货半缘君

“医生,我儿子怎么还没有醒来啊?您再帮忙看看好不好?”刘梅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说过了,病人的生理特征都恢复了正常,没有醒来可能只是他不愿意醒来。不过估计他什么都能听得见,你们去说点什么,刺激刺激他,说不定他就能够醒来了,如果一直醒不来,变成植物人的可能也是有的!我还有别的病人要看,有情况的话再喊我吧!”随后,便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而此刻,躺在病床上,眼不能睁,口不能说,手不能动的半缘君,心里面却是已经骂开了。

  你才不愿意醒来!你才会变成植物人!老子之所以醒不来,是正在融合这个身体和系统,处于正关键时候,融合完毕就醒了好不好。

  没错,半缘君不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尽管他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同名。

  半缘君是来自地球的广大穿越客中的一员,意外死亡之后,穿越到了这具刚好溺水身亡的少年身上。

  只是让半缘君好奇的是,自己之所以叫做半缘君,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姓半,取名的时候比较为难,偶然看了元稹的离思之后,为了讨好自己的母亲,才取了个半缘君这个名字。

  当然了,也是因为父亲文化水平低,只知道取自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字面意思是看都不看别的女人一眼,只喜欢你,却不知道这是元稹为了纪念亡妻而写的。

  可是这个平行世界又没有流传千古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为什么还会被人取名叫做半缘君。

  随着这具身体和半缘君灵魂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半缘君所能了解的信息也越来越多。

  而记忆的增多,半缘君对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了。

  如果非要给个评论的话,半缘君只能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简直就是个无法评论的二货。

  在半缘君的记忆中,四岁之前的他,还是挺好的,二货的说法要从他四岁上学前品德教育班说起。

  这个世界的学前班,主要的任务不是带着学生们学习,而是对学生们进行正确的,积极的品德引导。

  可是自从半缘君上了学前班,他就把班里面弄的一团糟,就连校长,都被惊动了知道他的大名。

  并且校长还说,半缘君是他这几十年的教育生涯里面,遇到的最不好带的学生。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算了。

  半缘君所在的学校,是整个市里面最为优秀的学校之一。

  在一次学校争夺市优秀学校名称的公开课上,恰好抽到了半缘君的班级进行讲课。

  县里面来学习的,市里面来旁听的,还有省里面来考察的领导,在班级后面坐了一大堆。

  品德老师在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问同学们:“当你们死后,你们希望别人对着你的尸体说些什么?”

  有的小朋友说:“他生前是一个好人,帮助了好多人!”

  还有的小朋友说:“他生前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对国家做出了很多贡献!”

  这些回答,虽然都是在老师的引导下用稚嫩的语气和含糊的意思表达出来的,但却让来旁听的领导们很是满意。

  不过到了半缘君的时候,他站了起来,指着前方想象出来的尸体惊讶的说:“动了!动了!他竟然活了!”

  老师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接。

  校长脸色铁青,感觉今年的评级自己学校肯定泡汤了。

  后面的一大排领导,他们想笑,但又要保持严肃,一张张的脸,憋的通红。

  后来,半缘君学前品德教育课没有上完,就被接回去了。

  倒不是被开除,而是刘梅接他回家的时候,不止一次的看到校长目光呆滞的看着半缘君,时不时的还咬牙切齿,觉得半缘君在这个学校上课不安全,这才将其接了回去。

  紧接着,半缘君上了小学。

  小学好啊,学习的内容简单,半缘君的父亲又算是个知识分子,对他进行过学前教育,虽然教的只是一些简单的识字和算术,但也能让他称霸整个小学一年级了。

  学习成绩好,自然成了老师们的宠儿,虽然半缘君时不时的犯个二,但却被老师们当成了可爱的表现。

  直到那一年的学期末,学校评出了各个年级的三好学生,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进行表扬并赠奖状。

  上台的时候,老师告诉半缘君,从校长手中接奖状的时候,要有礼貌。

  看着那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上台都是鞠躬感谢,王昊觉得,自己一定要比他们都有礼貌才好。

  终于,轮到王昊上台了,校长亲自给他发奖状。

  半缘君扫了一眼先上台的学长学姐们,然后噗通一声,跪在校长的面前,对着校长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校长傻了。

  老师们也傻了。

  就连同学,一个个的,也都呆住了。

  从那以后,半缘君在整个学校,都算是出名了,并且获得了二货的称呼。

  不过,出名就出名吧,二货也就二货,反正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应该都不懂吧。

  可是从这时候起,半缘君身体里面的二货细胞,才算是正式发挥功能了。

  母亲刘梅为了他的前途,不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小学二年级起,便给半缘君报了钢琴兴趣班。

  学钢琴好啊!又优雅,又时尚,半缘君也很喜欢。

  可无奈的是,半缘君实在是没有钢琴上面的天赋啊。

  刚开始,他爸妈觉得,孩子还小,天赋这东西,练练就出来了。

  所以每天忍受着半缘君的噪音攻击,陪他练琴。

  三个月过去了,半缘君的天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长进。

  终于,在邻居的再三投诉之下,半缘君父母终于知道了,自己儿子不适合弹琴。

  既然不适合弹琴,那就给他报个别的兴趣班吧。

  想了许久,父母终于决定报个散打班。

  散打也好啊!既可以防身,又可以健体,还能够培养男子气概。

  刚开始一切都还好。

  不过学了两个月的时候,散打老师迫不得已,给他送回来了。

  倒不是半缘君底子不好,也不是他不认真学,相反,半缘君比别人都认真,掌握的东西也比别人都快。

  只是,既然是练散打,那就肯定有对抗的时候。

  双方站定,老师说:“预备....”

  ‘砰!’半缘君一拳给人打到了。

  老师说要他说开始,双方站定行礼之后才能打,但半缘君却认死理,跟老师讲不论什么办法,能够给敌人打到才是正确的。

  偷袭这不叫偷袭,这叫先发制人。

  小小的半缘君,嘴巴如同机关枪一样,老师跟他讲规矩,他给老师讲道理。

  老师给他讲道理,他给老师讲实际。

  老师给他讲实际,他给老师将曾经。

  散打老师是个粗人,嘴巴笨,死活都说服不了半缘君,只好让他只练,不和别的小朋友参加对抗。

  但是半缘君在私下里,到处传授他的道理,跟同学们说胜利才是王道。

  同学们发现,老师都说不过半缘君,那就说明半缘君肯定是对的啊,而且半缘君所说的歪理,听起来也都煞有其事的样子。

  所以,短短两个月,整个散打班,都给他带偏了。

  在一次和别的散打班对抗比赛的时候,半缘君所在班级的师兄弟们,表现那叫一个精彩啊。

  偷袭,诈降,专攻下三路等等手段层出不穷。

  虽然给对面散打班的人打的是凄惨无比,甚至都没人愿意上场了,但在观众席上,散打老师的脸色,却比比赛还要精彩。

  由红到黑,由黑到白,由白到紫,差不多可以开个染坊了。

  事后,散打老师红着眼睛,给半缘君送了回去。

  半缘君还沾沾自喜,觉得这是老师爱护他,怕他这个大功臣被对面散打班报复才痛心做出的决定。

  接下来,学绘画,半缘君这个表现还比较不错,比弹琴有点天赋。

  绘画老师比较喜欢他,将自己的一些珍作拿给他,让他拿去临幕。六七岁的半缘君咬着笔头想了许久,想不通临幕的意思。

  然后他灵机一动,找了一张薄到半透明的纸张,盖在老师的画作上面,照着纸张透过来的影子画了起来。

  一夜之间,将老师的所有珍作都给毁了。

  再后来,吉他,跳舞,下棋,魔术等等等等,半缘君以平均两个月就更换一次兴趣班的频率慢慢长大了。

  不过因为学什么都学不到头,走到哪都搞的鸡飞狗跳,所以他被同学和老师冠以二货的称呼。

  他的父母,也终于觉悟,自己的儿子,根本没有任何方面的任何天赋,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读书之上了。

  上了初中,半缘君不再去学兴趣班了,又换了一个新的学校,周围都是新同学,他总算是摆脱了二货的名声了。

  这时候的半缘君,决定好好学习,遵守规矩,做一个和同学都一样的普通学生时,让他想不到的是,他最终还是无法摆脱二货的称呼。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