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重生

傅莹玉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浑身疼的厉害,衣裳湿哒哒的极不舒坦,还有人紧紧握着她的玉手,她秀眉紧蹙,费力挣开自己的眼睛,入眼就看到一个陌生的轮廊。

  是人,她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活着。

  不对?

  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重点是他是男的!

  “啊……咳咳咳……臭流氓……给我滚开……”

  傅莹玉一把抽回自己被男人握着的手臂,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身子,一双美眸中带着警惕跟恨意,气鼓鼓的娇斥道。

  “呵呵,流氓……”

  对方皱着浓眉,狠狠地扫了下她,清冷的言语中带着一丝冷笑,捡起一旁地上的行李,甩在背上,潇洒的离去。

  “死男人,臭流氓,下次看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傅莹玉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满是水渍的小脸上有些懵,他居然就这么走了,没有任何解释,也没人向他问罪?

  她迷茫的望了望四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处都是杂草,荒凉的不能再荒凉,她分明是记得自己在回寝宫的路上被人绊了一下,掉进了荷花池里,可这里也不是她昏迷之前掉进的荷花池啊?

  “莹……莹玉……”

  从山坡上窜下来一个小丫头,背上背着一个满满当当的竹筐,手上还拎着一个空竹筐,看到坐在那发呆的傅莹玉,怯生生的,好不容易张嘴喊了一声,见她没吭声,就硬着头皮又喊了一下。

  “莹玉。”

  傅莹玉原先没反应过来,毕竟很少有人会喊她的闺名,基本上都是喊她小名,唤做斐斐,不熟悉的自然就叫她傅姑娘了。

  “你是……”

  傅莹玉在小丫头喊第二遍的时候就转过了身,在瞧见小丫头的那一刻,头猛然一疼,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

  理清楚了这些记忆,傅莹玉有些不知所措,她是真的死了,死在了寝宫旁边的荷花池里,可却也幸运至极,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小姑娘体内活了,这大概就是画本子里说的重生吧。

  “莹玉……你……你没事吧?”

  那小丫头见傅莹玉盯着她看了半天,也不说话,顿时心里有些发憷,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傅莹玉的时候,傅莹玉十分嫌弃她,指着自己说让自己离她远点,说自己身上难闻的很,可今个割猪草的时候看见傅莹玉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她实在是心里担忧,就急匆匆的追了下来。

  傅莹玉瞧见小丫头满脸真诚的脸,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她自然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小丫头笑着道,“小丫妹妹,我没事儿,就是身上有些疼,歇会就好了。”

  “莹……莹玉,你……你身上都湿了,这河滩边儿上人来人往的,我扶着你到杨树林里歇一歇吧,你这个样子也不好叫人看见。”

  小丫头听到傅莹玉竟然喊她妹妹,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看了看傅莹玉身上全湿了的衣裳,提出了建议,这会子大人们都快要下工了,傅莹玉这模样可不能被人瞧见。

  “嗯。”

  傅莹玉瞧见小丫头这般为她着想,顿时心里暖烘烘的,在心里又将刚才那个少年给骂了一遍,二人朝着杨树林里去了,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晾干自己身上的衣裳。

  “莹玉……”

  小丫头见傅莹玉这会子这么温柔好说话,顿时心里也很高兴,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很喜欢这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姐姐,欢欢喜喜的说,“你在这里先晾着衣裳,歇歇脚,我去林子那头再割点猪草回来。”

  傅莹玉在隐蔽处晒着太阳,梳理着原主的记忆,在亲生父母去世后,她就被大伯送到了乡下的奶奶家,奶奶是个狠心的,没日没夜的让她干活,原主是父母捧在手心养大的,哪里会做农活,免不了乱发脾气,总是被傅家奶奶拳打脚踢,不给饭吃更是家常便饭。

  今个早上原主起来晚了一会,桌子上就没饭了,被傅奶奶大骂了一顿,打发到山上割猪草,说是不割满一筐子,不让回家,原主饿的头昏脑涨,一不留神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掉进了村子边上的河里头,直接没了命。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