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送你一场造化

“穿……越……了!”

  从冰冷刺骨的河水中爬出来,望着四周的田野,山川和人家,任云飞惊得大叫了一声,差点便急得晕过去了。

  老天爷,你不带这么逗我玩的!

  我虽然平日里喜欢看穿越小说,却也只是叶公好龙而已,并不想玩真的啊!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带我穿越回去,我给老君铸金身。”

  “天灵灵,地灵灵,王母娘娘快显灵……”

  “天灵灵,地灵灵,如来佛祖快显灵……”

  ……

  一次祈祷失败,两次祈祷失败,三次祈祷失败……N次祈祷失败……

  老天爷,我恨你!

  反复尝试了无数次,均以失败而告终之后,泪流满面的任云飞也只能接受穿越的现实。

  今夕何夕,今年何年,而今身在何处?

  任云飞整理着自脑海中接收而来的信息。

  如今是大魏历一万三千七百三十二年,此地是大魏徽阳府落凤山,而他此刻的身份是徽阳首富任福的独生子。

  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已溺水而亡。

  这个身份似乎还不错?

  至少很有钱!

  穿金戴银,山珍海味,骏马美婢……应有尽有,穷奢极欲。

  任云飞受伤的心灵得到了些许安慰。

  “你就安心的去吧,自此之后,我替你吃喝玩乐,继承你爹的财富,住你的房子,支使你的仆人,泡你的马子,玩你的妞,睡你的女人……”

  话音未落,隐约间有天雷滚滚,似欲将他劈死。

  任云飞心中一紧,又连忙说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接收了你的身体,便会代你孝顺爹娘,祭奠祖先,替任家传宗接代。”

  此言一出,那道无形的意志徐徐消散。

  任云飞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胸膛,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一定要多娶几个漂亮老婆,给任家多添一些子孙后代,否则,以前这具身体的主人,恐怕又会冤魂不散的找上我了。”

  想娶老婆,首先要回到任府。

  任云飞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为何之前这具身体会出现在此地。

  此地虽仍在徽阳府境内,距离任府却实在有点远。

  看来,穿越后接受的记忆并不完整。

  任云飞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没有手机,不能呼叫首富老爹派人送轿子来抬自己回家,只能徒步走回去了。

  刚走了几步,便觉眼前一花,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头花胡子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

  老者两眼放光,死死地盯着任云飞,似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不会是遇上世外高人了吧?

  任云飞心中大喜,这个世界武道昌盛,以武为尊,流传着许多武林高人的传说。

  眼前这位白胡子老爷爷,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莫非是传说中的高人?

  正待走上前去问一个明白,白胡子的身影突然消失,只有一道看不清楚的人影,绕着他的身体,急速旋转。

  一阵旋风拂过,任云飞只觉身上一凉,全身上下的衣服已尽数化为碎片,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身体绑住,令他无法动弹。

  “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任云飞大声叫喊起来。

  这个世界的江湖上有许多喜欢吃人肉的怪人,眼前此人的行为与传说中的吃人恶魔有八分相似。

  回想他刚才看自己的眼光,那分明是吃货见到食物时的垂涎。

  任云飞心中万分惊恐,但任他如何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老者的轻功极好,带着任云飞,一路脚不沾地,踏风而行。

  任云飞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竟是连眼睛都睁不开,肌肤亦是隐隐作痛,仿若要被迎面而来的巨风撕开了一般。

  奔行了约莫一两个小时,老者终于在一座坟墓前停下,一个闪身,进入了一条地道之中。

  他是想将我活埋吗?

  尚未来得及多想,任云飞的身体便被放在了一张石床上,正待开口说些什么,老者出手如电,点了任云飞的穴道。

  “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老夫心中的疑惑更多,但眼下时间紧迫,你什么都不要问。”

  “老夫要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老者一边说,一边从一个盒子中拿出了一颗丹丸。

  “此丹名唤毒龙丹,便是一头龙吃下去,也必死无疑。老夫现在喂你吃下此丹,再给你施金针渡气之术,助你打通全身三百六十处经脉,若是侥幸不死,将来,你就是天下武林第一人,甚至可以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任云飞无法说话,只能将眼睛睁得大大的。

  他一点都不相信老者手中的丹丸真有那么神奇。

  若真有如此好事,又岂会送给他一个陌生人。

  尤其是老者还说这颗丹药能毒死一头龙,那自己吃下去,岂不是必死无疑。

  还谈什么成为天下武林第一人呢。

  可惜,此刻的任云飞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者将丹丸喂入口中。

  丹丸入口即化,下一刻,任云飞便感到有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自丹田中骤然升起。

  这股气息是如此的强大,任云飞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一个被过量充气的气球,随时都要爆炸。

  丹田中的真气,似满江洪水被一道大坝截江拦住,无处宣泄。

  真气越聚越多,直涨得他身上这边起一个包,那边起一个鼓,有若变形了一般。

  皆不会就此爆体而亡吧?

  任云飞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他看到老者拿着一根银针,在自己肚脐上方的某个穴位刺了一下。

  充盈的真气找到了宣泄口,立即冲入那处穴道中,紧接着,老者又刺了一针……

  每被刺一针,真气便迅速冲了进去,丹田中的真气便少了一分,任云飞也感觉舒服了一分。

  他不自觉的闭目凝神,感受着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者刺得极快,初时只是刺在身体躯干上,渐渐便到了头颅,再到四肢。

  不多时,竟刺了几百针,真气随着针刺,在他体内动荡跳跃,充满一个又一个的穴道。

  越刺越觉舒服,待到最后一针刺下,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便似一条大川般舞动了起来。

  真气自丹田至头顶,绕行一圈,又回至丹田,若滔滔江水,滚滚而下,越流越快,跑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奔腾不息。

  所行之处,似有无穷活力涌入五脏六肺、血脉筋骨,令他通体舒泰。

  任云飞忍不住仰天长啸了一声,随着他的啸声,无数的污浊之气喷涌而出。

  “哈哈哈,师傅,您看到了吗?徒儿成功了!徒儿没有辜负师傅所托。”老者突然大笑了起来,状似疯狂,笑声中,却有两行清泪汩汩流下。

  笑声戛然而止,老者的手臂垂了下来。

  任云飞心中一惊,伸手往老者鼻前探去,老者已然断气。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