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史上最强筑基期

东胜神洲,陨凰坡,天秀宗,醉采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雕花窗洒在方小纯的床上,方小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套上干净整洁的白色道袍,趴在墙壁上,将耳朵贴了上去。

  墙壁另一面是师父程守民的房间。

  每天早晨起来听墙脚,是他这半年来养成的好习惯。

  方小纯听了一会,除了听到平稳的呼吸声,没见有其他动静,蹑手蹑脚的将放在被褥下的一块板砖别在腰间,又取下挂在墙上的飞剑。

  御剑穿过窗子,腾空而去。

  ……

  隔壁房间的窗户从里推开。

  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白胡子飘飘的仙风道骨老者站在窗边,望着方小纯飞速远去的背影,眼角湿润了。

  他正是程守民。

  他永远忘不了半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方小纯犹犹豫豫的找到他,说:“师父,弟子决定了一件事,想要得到您的支持。”

  他自然是大手一挥:“尽管说来。”

  只听方小纯说道:“在弟子一岁大的时候,被您带来宗门。

  四岁时您教弟子识字,六岁时您教弟子修行,现在弟子十六岁了,已经修行了十年了,却还是在吞星境一层。

  师父,可能弟子出身贫贱,根本没什么修行天赋,这辈子也就是个吞星一层了。

  可是,弟子不想认输。

  弟子想通过战斗来磨炼实力,就算无法成为一个强者,也要在身处的境界里做到最强,弟子要做史上最强吞星境一层。”

  当时,明明没有风沙,他的眼睛却湿润了。

  方小纯这孩子本该是耀眼的天骄,可是刚出生没几天,就被人废掉了,终生不可能有大的成就。

  虽然方小纯不知道,但他还是担心方小纯会因为天赋不行而气馁、难过,甚至轻生。

  没想到方小纯居然如此的洒脱。

  当即表示:“徒儿,有志气,为师支持你,你想让为师做些什么?”

  方小纯回答:“咱们醉采峰只有我们师徒二人,山下妖族又太过凶残,弟子要战斗只能去几位师叔、师伯那里。

  时间久了,必然会惹人厌烦,从而会惹得师叔、师伯们不满。

  弟子希望您能支持我,无论是谁让您阻止我继续战斗,您都能扛下压力,并且帮弟子说服他们。”

  他大笑道:“咱们天秀宗之人亲如一家,那些师叔师伯不都挺喜欢你么?不会阻止你的。”

  方小纯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怕您到时候顶不住压力。”

  他为了让方小纯坚定信心,放心的去战斗,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发下了天道誓言,内容大致是,如果不支持方小纯,便天打五雷轰。

  之后,他还跑到其他峰上,找师兄弟们炫耀了一番自家弟子的志气。

  现在每每想起当初的欣慰和感慨,也说不上具体心情。

  反正就挺后悔的。

  反正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挺丢脸的。

  ……

  飞剑上的方小纯整理了一下道袍,脸上是花儿般的笑容。

  又是成功逃过师父魔爪的一天啊!

  因为他的战斗方式比较特殊,师父被气得牙根痒痒,但碍于天道誓言,含着泪也要支持他。

  师父也是个体面人,“打击报复”的很委婉。

  被师父抓到了,就会被师父以“锤炼肉身也是修行的一种,你不是要做史上最强吞星境一层吗,为师支持你”为理由打上一顿。

  可能是真的要让他相信,打他是在为他炼体,每次都下死手,打的他浑身像散架一般。

  不到一刻钟,方小纯就来到一座山峰上空。

  从上往下看,漫山遍野都是灵兽。

  上百个无法修行的凡人,正站在阵法庇护的安全区域,提着饭桶、水桶投喂,一只只灵兽垂眉耷脑的不愿意搭理他们。

  这就是育灵峰,天秀宗圈养灵兽的地方。

  平日里都是凡人饲养,只有一个没收弟子,脾气又火爆的师叔作为峰主,在此地镇守,以防灵兽暴乱。

  方小纯这半年来的战斗对象就是这些灵兽。

  灵兽是没有开启灵智的妖族,有修为,但修为都比较低,通常被修仙者作为食物。

  育灵峰这些灵兽都是吞星境一层,倒是挺适合他。

  与灵兽战斗有些跌份,毕竟,相当于一个凡人为了成为武林高手和猪打架,画面多少有些辣眼睛。

  不过,这倒也不会让程守民气得牙根痒痒,只不过他的战斗方式比较别致。

  有人发现了方小纯,惊慌的喊道:“方小仙人又来啦,快去通知峰主!”

  有十几个人向峰主住处跑去,灵兽则都是打了个哆嗦、支棱起耳朵,有些毛发旺盛的灵兽还炸毛了。

  方小纯“哈哈”一笑,收起飞剑,猛坠山林间的灵兽圈内。

  借着六月葱郁的树木遮掩住身形,过了没多大会,出现在一个高度警惕的六耳血眸兔背后,抄起腰间的板砖就拍了下去,将小兔子干翻在地。

  不去管小兔子,再度隐藏起来,再出现时眼前是一头铁甲狼的后背。

  方小纯熟练的抄起板砖,在铁甲狼没察觉到自己到来前,将铁甲狼干翻在地。

  再隐藏,再出现,干翻一只银刃刺猬。

  就这样,一刻钟时间过去了,有不下二十只灵兽遭到了方小纯的毒手。

  这时,数里外传出一阵大吼:“方小纯,给老娘住手!”

  一个不穿天秀宗白色道袍,却穿着一身红色裙装的古典仙子,如破空的利剑,从远处直射而来。

  几乎一个眨眼,就出现在方小纯的面前,脸上满是煞气。

  方小纯没有逃,十分淡定的将板砖别回腰间,乖巧的喊了声:“李师叔好。”

  根据这半年的经验来看,李师叔每隔几天才会揍他一次,有时是三五天,有时是十天半月,而他昨天刚刚挨了李师叔一顿毒打。

  李师叔眉目含煞的提起方小纯的耳朵,吼道:“方小纯!”

  方小纯叫着“疼疼疼”,说道:“师叔,您听说了吗?其他师叔、师伯都夸咱们育灵峰现在的灵兽肉更有嚼劲,更好吃了呢,这可都是我的功劳。”

  李师叔胸膛剧烈起伏,差点气炸了。

  你还有脸说?

  半年了啊,你每天都来这里,拿着一块板砖偷袭灵兽,美其名曰磨炼战斗技巧。

  不仅把山中上万只灵兽拍了个遍,有很多还被拍过不下十遍,搞得这些灵兽吃不好、睡不好,每一只都瘦了一大圈,吃起来能没有嚼劲吗?

  你知道这半年,这些灵兽是怎么过来的吗?

  再这么下去,它们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方小纯拿开师叔的手,施了一礼,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师叔,您也不用因为感谢我太激动,咱们是双赢。师叔,我走了,不用送了,明天我再来看您。”

  御剑逃离这个美丽(划掉)危险的女人。

  他可是感受到,李师叔是真的生气了,保不准会不按套路出牌,打他一顿。

  果然,刚飞出没几里地,又听到李师叔的大吼声:“方小纯,这些灵兽都快被你玩死了,老娘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来,老娘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随后一只大手拍向了他。

  这一手可一点不含糊,大手过处狂风起,压迫的山间树木弯折了不少,还有些距离近的灵兽,差点就炸了。

  早就防备着的方小纯“嗖”的拐了一个弯躲开,并坠入山林之间,借着树木的掩护逃走。

  李师叔平静下来叹了口气:“唉,他的儿子怎么一点也不像他,虎父犬子啊!敲闷棍倒也不是不行,前几个月确实能提升实力,但现在明显没效果了,不能让他在这浪费时间了。”

  方小纯离开育灵峰范围后,才再次御剑而行。

  一边控制着飞剑,一边分出一部分心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境界,又有了一些提升,但提升的幅度很小。

  轻轻一叹:“看来育灵峰的灵兽不太适合作为敲闷棍的对象了。”

  半年前,他无意间认主父亲留下的遗物,那遗物变成了现在他腰间别着的板砖。

  只要用这块板砖敲其他修仙生命的闷棍,就能提升实力。

  对方实力越强,他的境界提升越大。

  他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具体是什么境界,反正肯定不是吞星境一层了。不过,他平时都是只展现半年前的实力,最多就是速度、敏捷等“横向实力”有些许提升。

  修仙者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说起来有些可笑,但这也是有原因的。

  他是一个穿越者,从书中得知这里是洪荒之后的世界。准确来说是,洪荒的仙神离开了洪荒,去了混沌海中。

  这里的修仙体系不再是“金丹大道”,而是以法则为根基、以星辰之力为辅的体系。

  这个体系第一个大境界是吞星境,基本上相当于金丹体系的筑基期,只不过一共有十个小境界,从吞星境一层到吞星境十层。

  这一境界划分不是很明确,只能通过特殊方式来确定。

  这些方式,绕不开其他人,会让他暴露真正境界。

  方小纯半年前可以放心大胆的检测自己的境界,但现在为了含着泪也要支持他的师父,为了师父继续支持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做。

  他也不是太在意这些,反正等他到了吞星境十层,可以感受到境界壁垒。

  而之后的几个大境界,判定实力就会很简单了。

  飞剑之上,方小纯一手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既然育灵峰的灵兽对自己效果不好了,自己也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半年前,他引诱(划掉)感动师父,让师父发下了天道誓言来支持自己,主要是为了这一步计划。

  虽然这半年来,育灵峰的李师叔时常找师父告状,但这都是小问题,师父能扛下来。

  最多就是脸上不太好看。

  但下一步的计划,师父真的可能扛不住压力。

  方小纯看向了雷云峰方向,嘿嘿一笑:“有点想雷云峰的马师伯了,得去看看他老人家。”

  马师伯的坐骑紫眸炎晶狮,记得是吞星境七层吧?这境界都快赶上吞星境八层的师父了,敲闷棍的效果肯定很好。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