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头晕了!

张淼抓着头,生活不易!

  作为当代大学生,寒假刚刚回家的时候,他是父母眼里的宝贝,嘘寒问暖、生活舒适。但是好像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张淼就感觉到了自己很‘讨人厌’,待遇直线下降。

  要是眼里没有点活,要是不够勤快,真的要担心被扫地出门。

  “我家没种地,想要下地干活都不行。”

  “我昨天和肥仔聊了一下,他在家里也待不下去了,找了个兼职。”

  “隔壁的刘屎也找了个兼职,疫情期间的大学生,在家时间太长了,待遇直线下降了!”

  这个寒假有点长,张淼这些学生们的感受也更加的‘艰辛’。疏则怨,亲则怠,这好像也是有点道理的,尤其是回到了家里,就成为了彻彻底底的‘讨嫌’。

  和室友视频结束,张淼叹了口气,看起来不只是他一个人是这些待遇。

  在张淼叹气的时候,堂屋传来了声音,张淼也连忙走出了房间。

  张立业看了一眼儿子,随口问道,“没有出去玩?”

  “小学和初中还是封校,想要打球都没有场地。”张淼摸了摸脸,有些担心了,“爸,我这个寒假继续这么下去,估计最少要长胖五斤。”

  张立业乐了,笑着说道,“寒假?你们这还是寒假吗?真的闲着没事好好看书,争取考个研,要不然就考编。”

  大学生现在越来越‘不值钱’了,尤其是张淼只是一个普通二本学生,学历的含金量相对有限,想要找到一个满意的工作也是有些难度的事情。

  考研或者考编,这看起来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只不过张淼也很清楚,这两条路都不容易。

  张淼确实有些压力,对于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他也会有着那么一些担心。说起来他已经大四了,这个时间点可以去实习,只可惜赶上了疫情,这对于他们这届学生来说不算友好。

  富二代什么的,这和张淼没有什么关系。他的老家在闽地,很多人都说沿海城市比较发达,只不过也不是所有沿海地区都是经济发达的。

  张淼的父亲是渔民,平时驾驶着小舢板出海。这里的出海,自然也就是近海捕鱼,收成也相对有限。

  “退潮了,我去赶海。”

  张立业看了下手机,作为海边的渔夫,张立业对于潮汐的时间也是比较了解的。

  所谓赶海,就是居住在海边的人们根据潮涨潮落的规律,赶在潮落的时机,到海岸的滩涂和礁石上打捞或采集海产品。

  比如说一些海螺、螃蟹,抓些贝类或者小鱼小虾。至于为什么不出海,出海撒网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有渔获,出海一次都是要烧油的,几十块钱的油钱是最少的。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张淼开口说道,“我也没事,也去赶海吧。”

  “你要去就去,不过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能赶个屁的海。”走到院子里,张立业一边穿着下水裤一边说道,“你啊,抓个蛏子、海葵,估计都费劲。”

  张淼有些尴尬了,对于这样的一些评价,他好像有些无力反驳。

  别看是在海边长大,对于常见的海产品也比较熟悉。可是真的要说起来,张淼对于如何捕鱼、赶海,还真的是比较陌生的。

  去赶海吧,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有些收获,可以稍微补贴一下家用,证明自己不是在家里混吃混喝。

  跑去仓库翻着老旧的下水裤,找出来了小铲子,拎着个虽然有些漏水的小破桶,张淼朝着海滩出发了。

  村里还是有着不少人在赶海,男人、女人,老人或者孩子,赶海的人不算少。有些人是想要赚些钱补贴家用,有些人就是想要加个餐,也存在将赶海当做游戏的人存在。

  “大学生,那边都是烂泥,要赶海到我们这边来。”

  张淼笑着摆手,大声说道,“二姨,我就不和你们抢地盘了,我去抓螃蟹。”

  “抓螃蟹?”在沙滩上寻找着渔获的赵玲也看不上她的儿子,“你不要给螃蟹夹了手吧!过来,老老实实的找点猫眼螺就好!”

  找猫眼螺,张淼觉得难度太低。一般来说猫眼螺到了沙滩都会往沙里钻,沙滩表面会有一些小小的鼓包,还是比较好找的。

  还是提高难度比较好,张淼想要证明自己可不只是在家里混吃混喝,他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合格的渔家子弟。

  抓啥猫眼螺、蛤蜊,还是抓螃蟹、抓大虾更加合适,它们的市场价值也相对来说高一点点。

  自信的张淼雄赳赳气昂昂,他朝着淤泥地出发。

  在大海边成长,张淼对于一些事情再清楚不过了。比如说很多人眼里的碧海银沙,那是风景区。很多的地方其实都是一些烂泥地,很多地方的海水都是比较浑浊的。

  一脚踩进烂泥地,张淼立刻忍不住皱眉,看起来真的有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换个方式,烂泥地是没办法行走的,还是跪爬着更加方便,这也是相对来说比较省力气的一种‘行走方式’。

  “靠!”

  张淼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没有戴手套就是最大的失误,看来他这个渔家子弟有那么点不合格。

  似乎是按到了什么硬物,张淼感觉到手疼。

  手被划伤了,张淼赶紧找了潭稍微‘干净’一些的海水洗了洗手上的淤泥,手掌心被划开了一道伤口,这让张淼欲哭无泪。

  张淼悲催的觉得还是赶紧上岸吧,赶海什么的对于他来说有那么点‘奢侈’,对于他来说‘养伤’才是现在的第一要务。

  虽然掌心被划破有些狼狈,不过张淼也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一方面是担心丢脸,另一方面就是不希望父母担心,这点小伤对于张淼来说也真的不算什么。

  回家就好,简单的处理一下这个伤口就没有什么问题。

  “环境污染有点严重啊!”清洗着伤口,张淼自言自语起来,“这是玻璃片还是什么东西?亮晶晶的还有点残渣,都在伤口里了。”

  继续用水清洗着伤口,看到伤口处没有什么污渍之类的东西,张淼涂了点紫药水,然后贴上创可贴。

  头晕?

  也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失血过多,感觉到头晕的张淼晕乎乎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