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001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第001章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烛光摇曳,坐在餐桌旁的一对男女,脸色看起来有一些阴晴不定。

  餐桌上摆放着七八道精致的菜肴,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放着一盒挺大的蛋糕。

  “璐璐,我这次来的匆忙,也没顾上给你准备像样的生日礼物,回头一定补上!来,咱们干一杯,祝你26岁生日快乐!”

  放下手中的筷子,男人举起了酒杯,深红色的红酒在烛光的照射下,透出一种妖艳的光彩。

  “谢谢亲爱的......”

  女人忙不迭的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看向男人的目光很是复杂。有敬佩、有爱慕、有丝丝的不舍、还有来自心底的悲伤。

  眼前的这个男人,也就是萧白,已然人到中年。他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算不上英俊,但身上却有着一股令人心折的气度和魅力。

  将丁晓璐的神色尽收眼底,萧白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看来自己的事情已经有风言风语传了出来,甚至连她都已经听说了一些什么......

  想想丁晓璐这些年也挺不容易的,对方二十岁认识自己,一转眼就过去六年了。

  很多想法转瞬即逝,两只高脚杯轻轻地碰在了一起。

  “看你的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我说,你干脆在我这儿休息几天,养养精神,怎么样?”

  几杯红酒下肚,丁晓璐的脸颊上飞起了两朵红云,更加映衬出她的美貌。二十六岁的年纪,犹如已然彻底绽放的牡丹花,美不胜收。

  这一瞬间,萧白真的想答应她,留下来呆两天......

  可就在这时,萧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电话是沈虹打来的,他先是歉意的看了一下丁晓璐,也没有起身,随即按下了接听键。

  “萧白,你又去哪儿鬼混了?现在这个时候,家里公司到处都找不到你,你想做什么?”

  作为萧白的妻子,沈虹很少会用这种语气和萧白说话。

  两个人平时都是各忙各的,她也很少过问萧白的私生活,正如萧白也不管她一样。

  萧白同样不习惯当前状态的沈虹,他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才说道:“我现在人在外地,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砰!”

  听筒里传来一声巨响,吓了萧白一跳,似乎是沈虹用力砸了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沈虹才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情绪也平稳了不少:“公司总部的汤副总和财务总监已经有两天没露面了,电话打到家里说是因公出差了,出没出差我能不知道?恐怕要出事......”

  对于沈虹说的情况,萧白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当年,萧白十六岁以当地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国内最顶尖的大学--燕大,十九岁就成为了燕大的学生会主席。

  虽然他的长相不怎么出众,家庭条件也不好,但未来的潜力依然被很多女生看好。就在毕业那年,沈虹牢牢的占据了他身旁的位置,并在四年后和他结婚。

  与此同时,萧白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企业--“新时代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而出身良好的沈虹不仅是他的左膀右臂,更在资源、人脉、特别是资金方便提供了强大的助力。

  萧白也果然不负众望,他带领着公司上下,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成功建立起庞大的“时代帝国”。

  时代系最辉煌的时候,透过合并、收购、投资,先后参股和控股17家商业银行、8家证券公司、9家保险公司、4家信托公司,3家基金公司、2家期货公司。掌控的资产将近三万亿,而萧白的个人资产也达到了400亿元。

  但快速的扩张、野蛮的生长,本身就留下了很多隐患。在不断的收购收购再收购的过程中,也逐渐掏空了数家商业银行的家底。而在这其中,沈虹和她背后的资本起到了重要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不过,萧白从来没有恨过沈虹。尽管他和她早已是同床异梦,可两人终究是互相成就了对方。

  “小虹,事情不是明摆着吗,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过于贪婪终将会付出代价的!现在,到了该兑现的时候了。

  你听我说,事情呢,绝对是已经无法挽回,你留下来善后也好。还有一点,公司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作为公司的董事长,的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敢肯定,汤副总和财务总监已经进去了,你和我谁也跑不掉。记住,不管什么事,能往我身上推的就尽量往我身上推,这点担当我还是有的......那就这样吧,保重!”

  萧白根本不给沈虹说话的机会,他吧啦吧啦一气说完,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然后他当着丁晓璐的面,关闭了手机,并取出了电话卡顺手扔进了红酒杯里。

  “亲爱的.....你真的遇到麻烦了吗?”

  之前萧白接电话的时候,丁晓璐一直安静的坐着。到了这会儿,她实在忍不住内心的焦虑,开口问了一句。

  萧白抬起头,冲着对方笑了笑并摆摆手,道:“你别问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来,咱们现在切蛋糕吧......”

  凌晨。

  萧白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他没有打扰熟睡中的丁晓璐,先去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响,丁晓璐猛地坐了起来。她刚才其实一直在装睡,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留住这个男人。

  从卧室出来,丁晓璐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坐在沙发上用手捂着脸小声的哭泣。她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感到心很疼......她非常清楚,在门响的那一瞬间,她大概就已经失去了生命中特别特别重要的那个男人。

  哭了好一会,丁晓璐抬起头,这才看到了沙发旁边放着一个小皮箱。箱子上留着一张纸条,她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抱歉,这次来没给你买礼物,搞不好还会给你带来一点小麻烦,最近换个地方住吧。箱子里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些小东西,现在送你了。

  丁晓璐赶紧打开皮箱,里面有几方古砚台、十几样年代久远的上好玉器以及一些珍贵的首饰等。

  “呜呜呜,人家都说你是资本市场上的大佬,可事到临头,你都没办法救救自己吗?”

  合上箱盖,丁晓璐忍不住放声痛哭.......

  从丁晓璐的住处出来以后,萧白驾驶着一辆不显眼的奔驰越野车离开了星城。

  他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只是一路向南。

  这次离开帝都,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以前的时代系有多风光,他未来的日子就有多悲惨。趁着还是自由身,他只想到处走一走看一看,然后静等那一天的到来。

  破晓时分,萧白驾车下了高速,沿着国道继续前行。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他刚好来到了南山脚下。

  此时,车载音响里正播放着许巍的歌: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

  此时此景,就连心情低落了数日的萧白,也忍不住生出了一股豪情。望着前方高耸的南山以及山上宛若丝带的盘山公路,他重重的踩下了油门......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