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东行即是异世界?

真实世界,某处。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一处却人声鼎沸,像极了菜市场,排队的人被一一挤开,却不敢多言。

  奋力向前的年轻人叫林飞,每日都会过来混个眼熟,顺便调戏一下他对面的那个糟老头子。

  正如今天一样:

  “大师,我想更有意义的活着,我想明白生命的意义。”

  “不,你不想,俗话说的好,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那一定会为你把窗户焊上。”

  “那大师,你看我以后该怎么办,医生说我时日不多了。我真的想更有意义的活着。”林飞一脸真诚的说着,在他对面的便是这片鼎鼎有名的神算子,号称天机门掌门“刘半仙”。

  实际上,这天机门满打满算也就这“刘半仙”,还有蹲在两米远盯着刘半仙的大黄这一个人一狗。

  “你啊,命数便是如此,不要强求,有道是: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也不要想着有意义的事,你无牵无挂,也不需要想着那'一'在哪,还是给自己,趁早安排个后路,啊。”

  “嘿,我去,你这老不正经,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怎么我就不能干点好事不成,说不定明天哪路神仙姐姐看上我救我一命不是,”那这话林飞是听不下去了一把就准备抓住这“死算命”的领子

  “诶诶,老弟你别生气,我观你面色红润今天定有好运,你往东走走看,灵运在东,东边,东边肯定有好事...”说完,这刘半仙随手指了个方向,表面镇定的脸上有些遮不住的慌张。手上不经意的拨开了林飞冲着领口抓去的动作。

  “行,老家伙,今天先放过你一马,要是没好事,我明天就躺你这,谁来我讹谁。”调戏完了“刘半仙”,林飞的心情好了不少,惨白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丝笑意,这却让半仙看的心头发慌,这惹又惹不起,碰一下说不定就没了便又催促了一句,时不待人,半推半就的赶走这个小祖宗。

  说起来林飞却也不是有意刁难,这刘半仙给他指的方向摸过去,十次有六七次都能赶上好事,,什么幸运用户啊,捡到个零钱啊,甚至是邂逅长腿女神,这让林飞有时候觉得这老家伙是真的有点本事,更多的暗地里还要骂一句老不正经,心里还要加一句嘿嘿,我喜欢。

  再说这林飞走了半天也没看到啥活动,彩票什么的,只是仔细想了一下愣住了,心头一震“嘿,这个人奥,给我说往东走,咋给我指了个西。不行不行,这场子得找回来。”

  可他这一转头确是眼前一黑,捂住心口是,恐惧瞬间爬满内心,呻吟并哆嗦着去摸口袋里的特效救心丸,可他还没摸到,便倒在人群中晕了过去...

  “模组运行完毕...”

  “宿主确认,已被轮回标记,确认'将死之人',载入中,激活轮回标记中...”

  “激活完成,代号载入,2058号欢迎加入轮回。死亡并非终结,亦是新的开始。”

  一片黑暗中林飞渐渐迷失,他忘记了自己要去哪,也忘记自己想要做什么,他只能顺着黑暗中那遥远的光不停的走着。

  一天,一个月?一年?他忘了自己走了多久,只记得要往东,那里好像是自己最初想去的地方,突然,光芒乍现,在遥远处的那一束光。缓缓的靠近,越来越大,开始变得刺眼。使他不得不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再一看,却是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还活着?这是林飞的最开始的想法,我这是在哪?林飞心中一震疑惑。我这是?穿越?

  周围的景象实在是太陌生了,以至于让林飞直接发现了异常。

  他漫步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个像极了校园的地方,现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甚至不清楚这样的建筑,美?英?

  国内反正是不存在这样的建筑群,即使有,也不应该满大街的金发碧眼在游荡。

  转了一圈下来,他甚至看到了好几对情侣手拉着手走出了他的视线范围,边走还在卿卿我我,有几对甚至已经亲上了,

  这让他不由得感慨外国的开放,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看看那些金发碧眼大长腿想不想尝尝异国风情。

  “诶亚,啧啧啧,霍这大长腿,霍这小蛮腰,要知道国外这么好,我看啥病啊,多经历经历体验生活,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不是。”

  林飞却是一点也没危机感,要说自己虽然说不上一穷二白,但那家底也只能算得上是微薄。绑架?图他什么呢?

  老话说的好,来都来了,咳咳。

  不对,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自己既然没啥危险倒是要好好研究研究这到底是咋回事,弄不好回不去了,自己也好安排后事。不说剩下的日子该怎么做,活一天得过一天不是。

  林飞晃悠悠的往人多的地方走,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机会搭讪,这三三一群两两一对的,自己也不好插话进去。至于问路?自己那英语水平,能拼的全ing个李续都算是小学老师没白教。不过转悠转悠,却是发现了一个问题。

  诶?

  好像

  自己听得懂他们讲话诶

  这可把林飞给激动坏了,要说这人生地不熟不怕,至少能有好心人给自己指路不是,能听懂就说明有交流的可能,自己问清这是哪,说不定还能回去。至于回去之后干嘛,林飞可都是想好了。

  嗯,回去先揍刘半仙一顿,自己那身子骨在那,知根知底的一般没人敢还手,自己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脾气,能受那委屈?人生地不熟了,贝爷来了总不能把人去掉头头....

  诶这玩意也说不定哈,想到这林飞打了个寒颤,抬头选了个方向慢慢悠悠的继续晃了过去。

  这貌似是一家学院,这是林飞的第一反应。学校还能开舞会?这是林飞的第二反应,卧槽喝酒了这是林飞震惊的开始。

  不由的感慨,自己那十二年义务教育搁这地方好像很不一样,这大学生饮酒和喝水一样,一个个文志彬彬,郎才女貌,每个人都正装出席看不出真实的年纪来。只能看的出每个人的动作都非常娴熟,一个个都像是经常参加这种场合的样子。

  且不管他怎么想,自己混进来了,目的一定要达成,不说自己想要钓个异国风情,问路还是要的,别被扫地出门,啥都没问到,什么情况都不懂,两眼一抹黑。自己还想不想回家了。

  很快,林飞盯上了一个“目标”,金发长腿,盯着眼前的另一对男女出神,咦,这啥呀?

  暗恋翻车现场?咱们是好姐妹,这个男人就让给我吧。

  奔着“这样的纯情少女一般都很好骗”的想法林飞一步一步慢慢向前挪去,自己这格格不入的样子,很有一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好在林飞算不得什么帅,在这人群中有那么一些个看到的,瞄上一两眼便不在搭理,很快的,林飞便一点点摸到了金发美女的身边。

  这金发美女却是没有搭理林飞的意思,也注意到了他,但林飞也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便也不去管他。

  身边的美女看起来竟有点眼熟?林飞出现了人生错觉,但奔着自己第一人生地不熟,第二,不爱看欧美系列也很快甩掉了这个想法,正当他想着要怎么去好好开始话题的时候,转头却觉得那个正在和别人搭讪的男人也有点熟悉...

  “异色症。”颇有些温文尔雅的动作,仿佛情人在耳边说着话,那男子有种难以言说的温柔。

  “作为一名绅士至少先请我喝杯饮料吧。”那名女士瞅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看向了吧台。不过那人却是没有尴尬反而笑了起来:“纽曼,给这位女士来一杯白兰地,我要一杯啤酒。”

  林飞看在眼里暗骂了一句,却也是顾不得太多,“泥嚎,我叫林飞诶,请问这里是呐哩。”

  “你说起话来怎么这么奇怪”,金发美女头也没回对这种搭讪行为却是有些反感的样子,目光还是紧紧盯着那对有(狗)情(男)人(女)。

  “咳咳,”林飞尴尬的摸了摸嘴唇,倒是没想到自己这纯熟的英语对方却是明明白白,思索的同时又是继续说到:“我在这边散步的时候,莫名奇妙的走到了这里,想问一下这是哪,还有,你知不知道怎么走出去,这里太大了...”

  “像你这么搭讪的我倒是第一次见,我叫瑞文,你要是想出去的话出门右转,过了桥有一个通往大门的路标。”瑞文看了一眼林飞,想拆穿他这低端的搭讪行为,这学校就这么大,学生样子的他,没理由迷路。

  “呵,我还亚索呢。”林飞想到,嘴上却是没敢说出口,他看出来这个名叫瑞文的女孩心情很是不好。也不愿意触这个霉头,“好的,谢谢,再见。”

  听到这番话瑞文确是愣了一下,但也没管太多,她并不怀疑自己的魅力,只是眼前的查尔斯,这不懂风情的男人和她一起生活了太久罢了。而林飞,却像个愣头青一般。

  “你怎么知道我想喝什么。”异色症女孩眨了眨那双漂亮的异色瞳说到,显然是对面前这个温和儒雅的男人起了兴趣。

  “侥幸猜中罢了,我叫查尔斯,查尔斯泽维尔。”查尔斯伸出了自己的手。

  ...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