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入职

易安妮的毕业专业是设计,被录取时的工作岗位则是当地新闻中心,当地日报的排版设计工作。这算是个本职工作了,基本没有一点意外。

  没想到,工作了大半个月,等到她第一次参加新闻中心的每月全体例会的那天,她却被阴差阳错地分配到了编辑助理的职位。理论上,从设计狗变成策划(编辑)狗,是一个阶级的提升,但易安妮完全没有感到任何惊喜——满满的全是惊吓。

  事情是这样的。

  每月一次的全体例会上,第一项日程本该是新入职员工的介绍,这应该是新闻中心的惯例,设计部的老员工早就和易安妮说过了的。只是没想到,在这之前,编辑部的主编就率先起身,先发布了一个突发通告。

  “我们编辑部诡秘版的编辑斯蒂文上周过了六十岁生日,已经向公司提交了退休申请,人力资源部已经批准了。所以,我们报社的诡秘版需要一个新的编辑。现在有没有人愿意主动接上这一版块的编辑职位?”

  每当易安妮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从那一开始就诡异了起来。当初的她还只是个职场新人,因此并没有在那个时候就发现问题。

  照理来说,这种事情哪会拿到全体例会上来说。一般把这个职位需求挂在新闻中心内部网站上、或者由内部部门推荐就行了。再找不到人的话,开启社会招聘,或者从人力资源公司找人也可以。

  那个时候,听闻编辑部主编在会议上提出的这个问题,在座众人面面相觑,甚至有人问出了“诡秘版居然还存在吗?”这样的问题。

  诡秘版自然是存在的,易安妮当初在做她第一份排版工作的时候,就注意到过这个版面。

  诡秘版并不是每天都有,现在算下来似乎是一周一次的样子。分配给诡秘版的版面虽然不大,但是有足够的内容空间,可以好好写完一个看上去非常假的诡秘事件。

  易安妮看过几篇诡秘版的文章,内容假得一眼就能看穿,但她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是的,她所在的这里就是这么没有娱乐的地方——加拿大诺省夏城。所有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国人都会惊叹一声:“这是多么村的一个地方呀!”

  作为加拿大东北沿海所谓的“最大的城市”,相对于国内来说,这也不过是一个镇子的规模罢了。整个城市只有两条街,不大的市区内却挤下了三所大学,是实打实的大学城,城里70%的人不是学生就是为学校工作的。

  易安妮当年被祖父突然强制送到了地球另一端的这个城市留学,一开始是绝望的,总之后来就不得不习惯了。

  不过习惯之后,除了娱乐活动少一点之外,这个城市的海景以及无敌的自然风光还是能弥补这个缺陷,让人随时都可以进入山林之中,或是坐在海边吹吹海风。最终,这个城市以及附近的美景最终让研究生毕业的易安妮留在了这个城市。

  话题还是回到这新闻中心的诡秘版上来吧。

  虽然诡秘版不受其他版面待见,但是主编显然懂得诡秘版在吸引二逼青年读者方面的重要性,所以这个版面还是一直得保留着。

  “凯瑟琳,你做占卜版的,和诡秘版也算有些关系,诡秘版的工作也交给你吧。”主编的目光扫过前排几个版面编辑,然后打算把诡秘版的工作交给一位披着吉普赛风格围巾的棕发大妈。

  易安妮不记得这是谁,毕竟她那时还是设计部的人,对编辑部那边不是很熟悉,这位棕发大妈听上去是某个版面的责任编辑,但是似乎没什么存在感的样子。只是听主编说那位是占卜版的编辑,易安妮也了然了,在她看来,占卜版和诡秘版的相似之处大概都是没什么正常人会去看的东西。

  “占卜和诡秘一点都不一样!”凯瑟琳整了整她的围巾站起身厉声反驳,“占卜是一门科学!”

  这话一说,易安妮差点都要笑出声来,不过好在还是憋住了,对于她这种新员工来说,反驳和质疑老员工都是很不礼貌的事情。等她憋住了笑,悄悄往附近坐着的设计部同僚脸上一看,发现众人也是什么神情都有,显然想法和易安妮都差不多。

  “哈哈哈,你们听听,凯瑟琳居然说占卜是门科学。”大声笑着发起嘲讽的是个西装革履、抹着发胶的金发青年,易安妮认得他是负责财经版的马修。

  相对于她完全不认识的凯瑟琳来说,马修可就面熟很多了。想来这种负责财经版的人,社交手段也是职场需求之一,算起来马修和凯瑟琳算是同级别的职位,由他来发出嘲讽也算合理。

  “占卜和诡秘都是骗术,凯瑟琳,你就早点认清事实吧。哪天你彩票中了一百万的消息上了我的版面,我再承认那是科学。”说这话的是新闻组的编辑之一贝蒂,她穿着修身的米色西装裙,妆容一丝不苟,是报社的台面美女。

  新闻组负责的大致是民生方面的内容,贝蒂虽然也只是个和马修、凯瑟琳同级别的责任编辑,但是易安妮在进入编辑部之前,就从新闻中心的各种发表媒体中见过贝蒂。说起来,贝蒂其实也该是大部分夏城人都认识的熟脸。

  凯瑟琳被两位同僚的嘲讽气得一阵气闷:“我不能给自己占卜,这是常识!”

  这话倒也没什么错处,易安妮大概也听说过,华国的算命先生也是不能给自己算命的,不过这个理论大概在国外没什么传播度。

  “那你能让我中一百万吗?”说话的人一脸不屑地抚摸着刚做好的指甲,艳丽的红唇充满诱惑,那是娱乐版的头牌记者艾米丽,她和贝蒂这一对美女,就爱凑在一起,因此这时候也会站出来力挺贝蒂的言论。

  “好了好了,都在讨论正事,先别纠结这个问题了。”开口的是报社的和事佬唐纳德,这个眼见也是即将退休的老头子负责的是农业版块。

  农业版虽然不如新闻版和娱乐版红火,但是诺省作为一个农业和渔业都很发达的省份,这个板块负责人也算说得上话。

  见有关占卜的话题战争终于趋于结束,负责科技版,同时管理报社IT部门的乔开口了:

  “之前录入的新招聘的员工信息里面,我记得有个员工的兴趣爱好是看恐怖片,不如让他来试试做诡秘版的内容,最后让凯瑟琳把关就是了。凯瑟琳也是报社的老员工,报纸上能放什么不能放什么还是很有经验的。”

  乔看似是典型的肥宅,却也是和报社主编平起平坐的部门负责人,他说的话和他的吨位一般有分量。

  主编点点头:“这个主意不错,那么那个喜欢恐怖片的新员工是哪位?自己站出来介绍一下。”

  易安妮看了看周围的人,半晌,她才想起来那个在爱好栏填了“看恐怖片”的人是她自己。

  她有多爱恐怖片?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在她加入的某个电影爱好群里面,群友们纷纷称她为对恐怖片的接受程度最高之人。

  这话的意思是,就连国产的辣鸡网络大电影等级的恐怖片,她闲着的时候都会去扫一遍。

  这时候,乔也很快就从公司后台中找出了这个信息。

  “安妮·易,听着是个亚洲人的名字。”

  而且显然是个女性的名字。

  在场众人中有四个亚洲面孔,去掉两个男的,排除一个入职几年的老面孔,剩下的就是易安妮了。

  易安妮有些忐忑地在众人的目光中起身:“大家好,我是安妮·易,今年刚从本地的艺术大学毕业,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工作。”

  主编代表众人说了声“你好”,然后开始做一些基本询问:“你喜欢恐怖片,那对诡秘事件感兴趣吗?”

  易安妮点头:“还行吧。”

  “看过我们报纸的诡秘版吗?”

  “就看过最近两期,一期是麦田怪圈,一篇是坟场里的灯光的。”

  “很好,就你了!一会儿去人力部调岗签合同。设计部那边没有意见吧?”主编一锤定音。

  虽然最后礼貌性地问了一下设计部的负责人,但是常年工作量不足天天聊新闻中心八卦的设计部门,肯定不可能和重中之重的编辑部抢人。

  就这样,职位上,易安妮成为了凯瑟琳的编辑助理,工作上则开始负责每周一期的诡秘版块。事实上,和占卜版一样,整个诡秘版块也只有易安妮一个工作人员。

  相比之下,新闻、财经、娱乐、体育、农业、科技这几个版块都有好几个编辑、助理、记者,诡秘版和占卜版真是人丁凋零。

  易安妮无语了,这么一看,也难怪常年遭受欺压,且没人想接手了。

  虽说职位提上去比“设计狗”更加体面了,工资也高了很多,但是仅仅在国外待了两年的只顾埋头写研究生毕业论文的易安妮完全不知道编辑这个职位该从何下手。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