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章:紫兰轩中的说书人

韩国新郑,最大的销金窟~紫兰轩!

  一座高数丈四层高的深沉枣红色,翘角飞檐的阁楼,比周围建筑都高出一截来,站在顶端能极目远眺,俯视大半个新郑城,除台阶为长条石砌外,余皆木质,灯红酒绿惹人醉,美人贵客往来多,虽为烟花风月之地,却无寻欢作乐之声。

  紫兰轩内,灯红酒绿,每一位客人身边或怀中都有着一位娇嫩美人,惹人垂怜,可不论是贵客亦或者紫兰轩的侍从与美人都被阁楼内,一座高达数米的薄幕所吸引,准确说是被薄幕内的说书人的故事所吸引!

  只听薄幕内道道说书声,有女声,有男声,剑器交割之声,惨叫声,怒吼声不绝于耳,谁也无法想象薄幕内到底有什么,明明只有一人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声音呢?纵然紫兰轩的宾客对薄幕内有多种猜测,但结束后始终只有那神秘的说书人出现,长久以来,他们也就没了探索的兴致,更加专注于听书了!

  而今天正是《狐妖小红娘~竹业篇》最精彩的部分了!紫兰轩的宾客与美人们都听的格外认真,都忽略了紫兰轩是寻欢作乐之地了!

  那薄幕内传出阵阵说书声~

  ~

  (~被金人凤重伤,体力耗尽的东方淮竹跪倒在地,她意识开始模糊,漂浮在空中的金人凤看着跪倒在地的东方淮竹哈哈大笑!

  东方淮竹意识有些模糊,看着自己撑着地面的手的景象也变的若隐若现,心中满是回忆与渴望

  “手已经,抬不起来了,真想,那淮水,那竹林!”

  口中呢喃之际,眼前似乎出现了她与他相遇的那片淮水与竹林,以及那个小亭,可是眼皮越来越重,东方淮竹已经撑不住了!语中满是遗憾,呢喃着:“可是我真想再见你!”

  突然间,神火山庄大门轰然被斩开,一位身穿道盟道袍的长发披散,手握一柄长剑的男子出现,散落的长发下是一张颓然,胡子拉碴的面孔。

  东方淮竹被巨响拉回现实,抬头看向那握剑身影,眼神被深深吸引,是多么熟悉!

  “阁下是谁?来我神火山庄何事?”

  面对金人凤的问话,那道颓废握剑身影并未回答,而是一步步缓慢的向东方淮竹走去,虽然很慢,但每一步都坚定不移!漂浮在空中,周身燃烧着纯质阳炎的金人凤见他不回答,话语中带着不悦,怒吼道:

  “不说是吧!那就是你咎由自取了,杀!”

  一声令下,挡在颓废握剑男子前的众多神火山庄弟子手中宝剑缠绕火焰,向颓废男子杀去!

  面对向自己杀来的一众人,他不缓不慢的举起手中长剑,摆出剑招起手,而这一幕东方淮竹看在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那起手式太熟悉了!

  “这剑法!”

  她想起了那个带着笑脸面具的剑客,那个让她牵肠挂肚,忍不住去思念的人!

  只见颓废男子抬手数剑之下,向他杀来的神火山庄弟子直接被杀的溃不成军,剑气纵横,无物不斩!无人可挡他向东方淮竹而去的步伐,东方淮竹看着他,眼神中满是震惊,原本撑在地上的手也握紧了!

  “哼!功力不错,可惜,你的剑不行,承受不了你的剑法,还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金人凤见自己手下不到数个回合就被颓废男子杀的七零八落,抬手,纯质阳炎汇聚成一团数米之大的炎球,怒吼道,而东方淮竹抬头看向嚣张到不可一世的金人凤,那充满杀气的样子,知道纯质阳炎威力的她焦急虚弱的喊道:

  “不要!不要!”

  金人凤炎球凝聚,对着颓废男子怒吼道:“去死吧!!”

  可就在纯质炎球要砸向颓废男子之际,一道璀璨至极,仿佛天地间唯一的神光降临!直接将纯质炎球斩为虚无!落在神火山庄之中,降落时产生的气浪灰尘高达数米!砸出一个巨坑!

  金人凤白发飘扬,散去周身金焰,看向那个巨坑,看着那柄从天而降的宝剑,无物不断的剑刃,万物不可与之抗衡的锋芒,剑柄处醒目的剑名,面露震惊,瞪大眼睛说道:

  “这是!王权!”

  而在金人凤周身出现三人一女,其中一俊朗青年傲然朗声

  “不错!这正是”

  “天地一剑!”

  “王权剑!”)

  ~

  随着薄幕之中,说书人话音落地,紫兰轩中,一处同时在听书的小阁之中,靠窗的方向摆放着一张漆红色的小木桌,房里桌子旁有一男一女。男的一头灰白被发筐束住,冷俊脸庞上一双剑眉星目显得炯炯有神,身穿一件黑色锦绣打底,金色丝线勾图的紧身衣,气势显得十分冷酷。女子面容妩媚妖娆,长长的紫发用发簪挽住,一袭贴身的紫色衣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天地一剑,王权剑!不知和我的鲨齿谁更强!”

  冷俊男子听着说书人对王权剑的介绍,放下手中酒杯,缓缓说道,同时眼神看向自己的宝剑,心中想着,如果真有什么王权剑,能和他的鲨齿争锋否?

  紫发女子摇晃着酒杯,绕有兴致的看向薄幕,感叹道:“不得不说他的故事真很吸引人,也多亏了他,紫兰轩的生意比以前好了一倍不止,不过,真的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一个人演绎出如此多声音与变化。”

  闻言,冷俊男子靠在窗台,眼神陷入思索,他身为鬼谷传人,也未曾听闻有过这种奇术,随后说道:“那你就要去问他了。”

  而在紫兰轩之中,贵宾与美人听的如痴如醉,时而为金人凤的行为感到不耻,但有少数人却认可着,也为东方淮竹与王权霸业之间感到惋惜,和她的面具大侠重逢竟是如此境地。

  ~

  (神火山庄内,王权世家倾巢而出,王权子弟们御剑飞行,将整个神火山庄包围,而金人凤见到这一幕,面色阴沉,低头看向费老,以及他刚刚说的话,最终在东方淮竹与神火山庄之间,他选择了神火山庄,他辛辛苦苦谋划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神火山庄的权势吗!如果因为一时冲动毁了,那太不值了!

  “我家少爷不过是来娶金人凤先生表妹,初日淮竹小姐~”

  费老眯着眼,面带微笑,缓步向东方淮竹与王权霸业走去,身后跟着王权山庄的引亲队伍,他走到王权霸业身边,抬手指向东方淮竹,继续笑着说道:

  “为妾而已。”)

  ~

  薄幕之中,说书人声音刚落,霎时间,紫兰轩陷入一片寂静,听了三个月的书,这些宾客与美人想过很多结局,可唯独没想到这种结局,为什么如此爱的东方淮竹的王权霸业却取其为妾呢?不少宾客眼神也变有些不悦了。

  而小阁间之中的冷俊男子与紫发女子刚听完,也愣住了,这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按照那些民间传闻,不应该是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嫁其为妻吗?怎么只是为妾呢?

  “咔嚓!”

  冷俊男子直接捏爆了手中酒杯,眼中透露着丝丝愤怒,对于东方淮竹为妾的这个结果他不喜欢,毕竟,他还蛮喜欢东方淮竹这个角色的,在他看来,为妾,地位太低了!

  紫发女子被冷俊男子的捏爆酒杯的举动吸引,有些惊讶,他可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有如此情绪,不免感慨:

  “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结局,连你都情绪都带动了!”

  冷俊男子将手中酒杯碎片轻撒,默不作声,继续看向薄幕。

  ~

  (~费老转身在王权霸业身边轻声说道:“老奴答应少爷的事做到了,所以少爷答应的事~”

  刚将东方淮竹扶起,还没来得及喊出名字的王权霸业闻言,移步向那巨坑走去,颓然的眼神看着王权剑,伸手反手将王权剑柄握住。

  “呲!”

  王权剑被王权霸业拔起,高举九天,但身影却落寂十分!霎时间,由费老为首,全部王权山庄弟子与护法都齐齐合拳拜手,恭敬大声喊到:

  “属下,拜见新家主!”

  “拜见新家主~!”

  “拜见新家主~!”

  声震百里,从此刻起,王权霸业成为了王权世家新的家主!

  微风吹过东方淮竹秀发,随风而动,她看着高举王权剑的他,心中满是叹息。

  “那一天,我见过的最强剑客,握起了天下最强的宝剑,却早已没了剑心!”)

  ~

  (提剑

  斩我青丝一线

  ~

  或许

  七月初七淮水竹亭

  只是我一场泡影

  或许

  我的期待我的梦境

  没有结局

  或许

  经年以后又是七夕

  或许无我也无你

  或许天各一方

  不可葬一地

  ~

  曾经

  年少轻狂无不可行

  才知人终有穷尽

  或许

  天长地久不是憧憬

  半寸光阴

  终究

  我之中意盖世无敌

  上苍让我遇见你

  或许此情绵绵

  来生可再续

  人间白首

  葬笛与剑心)

  随着说书薄幕之中,东方淮竹的话音落下,一首歌谣想起,这让紫兰轩中众人知道,今天的书讲完了。

  ~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