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血族女王佩里西

雾尘笼罩,分不清白日与黑夜,这样的天气正是血族所喜爱的好天气。

  能感受到周围环境之中的蠢蠢欲动,以及散出来的淡淡血腥味。

  这是一个人鬼共生的时代,是人与吸血鬼和谐相处的时代,为了调节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吸血鬼猎人俗称血猎,应运而生。

  而血族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分离成两个主核,一个是以血族为主的打斗型,一个便是以魔族为主的精神控制型。

  喧嚣的城市之中,隐匿着不少吸血鬼,他们有些低调生活,为了习惯于人类社会而不断适应。

  而有些吸血鬼则对血渴求度很高,总是克制不住自己对血液的需求,而出现或引起事端。

  不同于这两种,血族贵族因血统纯正,在继承了优质外貌的同时,也拥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能力。

  作为贵族咬了人并不会将人同化为吸血鬼,但低等的连光都不能碰的吸血鬼,却能在咬人之后,将人迅速传染。

  这也是为什么血猎忙碌的原因,因为低等吸血鬼克制不了自己的欲望,选择了肆无忌惮的放纵,因此总会出现在血猎目标的首位。

  而如今血族的主管者,是一个看似十五六岁,实则已然七八百岁的老太婆。

  本来,以她的资历并不能坐上那个位置,可她偏偏就是纯种吸血鬼之中,血统纯正到甚至毫无杂质,皇室贵族联姻而生出的孩子,因此能力比起其他血统不纯的吸血鬼,要强上不止一倍。

  她的名字叫莫莉•佩里西。所以的血族尊称她为,佩里西女王陛下。

  对于她的臣服,不止是血统,更是力量上的碾压。自佩里西出生不过百年,便可以将自家除了父母以外的所有人撂倒在地。

  而佩里西并没有得到父母多少关爱,用母亲的话说,她不过是父母联姻的产物,又不是爱的结晶,自己更是有着足够的生存能力,不需要他们的帮助。

  于是乎佩里西自小便是一个人玩耍,一个人学习,一个人练琴,这漫长的时光里,佩里西学会了适应孤寂。

  对于佩里西而言,取食是一件很恶心的事,因为她从未品尝过令她满意的鲜血,每一次将獠牙刺进人的皮肤进行吸食,只是为了保证自身的能量供给,并不能像她周围的那些叔叔婶婶一般,露出享受的表情。

  若不是血袋的味道比起新鲜的血液更加难以下咽,她连那些人都不想碰。

  她经常能听到自己的叔叔婶婶对她说,你的血统过于纯正,以至于你对食物的要求远高于常人,若是碰到喜欢的,不如收回来做血仆,这样也能保证自身的食物供给。

  而自己手底下的那些人捉回来的食物往往不能令她满意,在她的高标准与严要求之下,竟是没有一个符合标准的。

  于是,她决定亲自去找。

  “女王陛下,作为您做忠实的信徒,我愿意替您去。”佩里西的守护骑士单膝跪地,那燕尾服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漂浮坠落。

  “……”佩里西看着这保护欲过于强盛的洛克•弗里德,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

  只因自佩里西小时候便守卫在她的身边,弗里德早已习惯了这样被踹走的生活,毕竟血族的恢复能力强盛,这样其实并不能伤到他。

  因此飞出很远的弗里德又毫无怨言的走了回来,好像刚刚地飞踢一脚只是寻常人的幻觉罢了。

  “女王陛下,就算去,也请带上属下!”弗里德殷切的请求着,希望能随行。

  佩里西看了看他,眸子转了转,便准备离开。两人下楼梯之时,佩里西看着依旧粘过来的弗里德,眉头微皱。

  “弗里德。”她开口道。

  “在!”弗里德应道。

  “昨天,我在门前种了一些向日葵种子,等花开了,你来寻我,给我送过来。”

  佩里西说着,指了指窗外那片玫瑰花园,那里有一颗已经长了很多年的树,久到当佩里西有记忆之时,它便已经在那儿了。

  而向日葵的种子就种在玫瑰花园的入口两侧,若是耐心种植,长得会非常可观,毕竟这花田之中的营养可是极好。

  弗里德好似有些为难,但在佩里西的神情扫过他的脸的时候,他便义不容辞的答应了下来:“女王陛下的交代,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作为下属就是要对在位者无条件的服从,这是使命与责任。

  看着弗里德终于没有跟上来,而解决了一个跟屁虫,佩里西自然是乐得清闲。

  遵守着血族那些老旧的信条已然激不起她的半分兴致,而如今她已经活了八百多岁,却连一个可用的血仆都没有,说出去,倒是令人笑话。

  她金色的微卷长发在阳光底下格外明艳动人,然而并非所有的血族都能正常行走于阳光之下,只有血统纯正的贵族才能做到。

  送她的马车已经停在了城堡之外,而她回过头来,看着那富丽堂皇的城堡只觉得一身轻松。

  “陛下,您想去哪?”车夫恭敬的问道。

  “贵族学校。”佩里西露出一抹笑,那尖锐的牙齿昭示着她的意图。

  是的,没有什么比学校更好的地方,那里鲜活的血液是最为香甜的。

  而如今最富盛名的贵族学校有三所,分别是圣里思学院,德可里学院,莫里斯顿学院。

  自然不会挑离家最近的地方,当然是哪个学院偏远,便去哪里。

  以至于她坐在马车上,赶了三天的路程。

  到达莫里斯顿的时候,车夫很顺从地主动离开,留下佩里西一人独自走向了学校大门。

  贵族学校自然有着贵的地方,比如这学校大门就无比宽敞,且十分高,若是翻进去,还真不太好翻。

  “你是干什么的?”一个保安拦住了佩里西的去路,看着她那稚嫩的脸,不由的放缓了声音。

  “报名上学。”佩里西一脸认真地说道。

  “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件。”保安继续道。

  佩里西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看着保安的脸色微微一变,“血族?”

  “是啊。请问有什么问题?”佩里西皮笑肉不笑地模样,让保安愣了愣,连忙给她打开门。

  阳光之下自由行走的只可能是血族贵族,这是连正常人都知晓的道理,也是他们惧怕的理由。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