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1983年的3月末

杨鹤羽又闯祸了。

  这本来没什么稀奇——他只是一个将满八周岁的小男孩,正是爱闯祸的年纪,杨世庆早就习以为常。一向慈爱的他总是为孩子撑起一把伞,无论外界如何,他和他哈尼族的妻子耶沙会为活泼可爱的儿子留方寸温暖,呵护着他的天真烂漫。

  只是这次不太一样,前来报信的人言辞粗鄙,让杨世庆乱了方寸。

  时间接近晌午,北纬23°以南的边陲之地,日色正浓。杨世庆趁着休息日,帮着岳父波耶把最后一批甘蔗苗种下地。忙碌间有人奔过来寻他,一路跑一路嚷嚷:

  “杨世庆!你儿子正抱着计生办主任的大腿,啃人家腚呢!赶紧管管去吧!”

  听到这样的话,杨世庆和耶沙面面相觑,他们丢下锄头和甘蔗苗跟在来人身后一路狂奔。

  在亲眼见到儿子之前,杨世庆和耶沙都只是觉得来报信的人说话太难听。直到见了真场面,这才惊掉了下巴。

  只见小小的杨鹤羽坐在地上,双手死死抱住计生办主任洪春芳的左大腿。因为使足了气力,他的脸挤在洪春芳屁股下方变了形。

  杨鹤羽的皮肤是当地最常见的古铜色,薄皮之下纤长的腱子肉止不住地颤动。看起来,他是发了狠要制服住洪春芳,全然不顾对方已经是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

  好在杨鹤羽还有个小跟班——雷东升正禁锢住洪春芳的右大腿,两人协作,才勉强困住了洪春芳。

  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洪春芳见了杨世庆,官架子立刻端了起来,尖着嗓子喊道:“杨世庆!瞧瞧你养的好儿子!”

  耶沙先一步向前,拽住儿子,但杨鹤羽就是不撒手。见妻子降不住儿子,杨世庆顾不上尴尬,只得上前去拉扯。

  杨鹤羽这时终于吼了出来,他喊着:

  “爸爸!你帮帮我!她看到申申妈妈了!要去抓申申妈妈!申申说了,她是个坏人!”

  杨世庆心中一动,脑海中不禁三连问:陈彩云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楚蓉生怎么也不来说一声?

  洪春芳见他手上动作迟缓,瞪着一双铜眼,喊起来:

  “干什么呢!我处分你!”

  洪春芳这种咄咄逼人的言语方式是在革委会的时候就形成的。寻常人听她一吼,灵魂都要抖三抖,杨世庆倒是见怪不怪了。但他也觉得自己一只手放在洪春芳的大腿内侧确实不妥,便拿出真实力来,一下子就把杨鹤羽从洪春芳身上拽开。

  雷东升见好兄弟被迫撤退,他便自觉撒手,红着脸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获得了自由的洪春芳伸手在自己齐耳短发上拨弄了几下,又整整凌乱的衣服,伸出一根手指头隔着空气意味深长地戳了戳他们这群人,扭身急急离去。

  杨鹤羽急得哇哇大哭。

  “完了,申申说要是小弟弟没了,陈阿姨肯定要打死她的!”

  远处翠嶂层叠,薄云如絮,碧蓝天空无边无际,洪春芳瞬时就没了踪影。

  杨世庆叹气,他把杨鹤羽交到耶沙的手里,说道:“你先带孩子回家,我过去看一看。”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