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大爆炸

街道的两边是低矮的房屋,地面是用石板铺设而成的,但或许是因为踩踏的人太多了,不少地方已经凹陷了下去。前几天刚刚下完一场雨,地面显得十分滑腻,踩在上面总有种说不出的黏腻感觉。

  罗德穿着一身灰色的制服,一根牛皮带斜绑在胸口,头顶上带着一只大盖帽,双目有些无神的看着四周的景象。

  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但是,这周围的一切,依然让他觉得格格不入。罗德原本是地球上的一个小白领,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可在某年某月的某天,他一觉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陌生的文化、陌生的语言以及陌生的关系网,这让他变得有些惶恐。

  不过,好在他是魂穿,他的这具身体依旧保持着前身的一点记忆,让他不至于对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他所在的国家,叫郁金香公国,国土面积并不大,也就五万多平方公里,他在心里换算了一下,大约有半个苏省那么大。

  除了郁金香公国之外,他就隐约记得,还有一个什么佛朗特王国,再多的他就不知道。因为这里人的识字率极差,除了富商、贵族以及一些中产阶级之外,根本没有读书的机会。而且大部分的人一生也不会离开这座城市,对于外界的了解自然也极为有限。

  这个世界的发展程度只相当于地球的一战时期,电力、内燃机已经广泛的开始出现在生活中,但飞机什么的,仅仅只有一个雏形。

  罗德要好一点,他是这座名叫维鲁的城市的巡警,虽然读的书也不是很多,但至少识字,也会一些简单的算术,在郁金香公国之中,也能过得去。

  “让一让啊,别挡在门口。”他正看着远处的建筑发呆,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嗓子。他回头一看,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头发稀疏的没剩几根,手中还端着一个木盆,里面还有些杀鱼的血水。

  “哗啦。”说话之间,这盆水就倒了下来。罗德眼疾手快,赶紧往边上躲去。但还是慢了一拍,被一些水泼到了他的鞋子上。

  罗德的脚趾动了动,感受着鞋内的湿意。他抬头看向那老头,不过,老头嘴里用当地的一些俚语骂了几句,然后转头就走了。

  “真是晦气。”罗德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找了一个角落,将鞋子脱了下来,也将缠着的绑腿给解开,放在一边晾晒。闻着鞋子是传来的鱼腥味,他觉得有些恶心。

  别看他是这条街上的巡警,但说起来,他几乎是谁都惹不起。那些富商、小贵族就不用说了,他的前身看到这些人,都得主动敬礼致意。而那些商户,都是当地的一些帮派给护着,只要交足了保护费,就算是巡警也不敢来找事。

  他唯一能欺负的,也就是那些连饭都吃不上的贫民。不过罗德还不会这么没品,去欺负那些人。

  天气有些闷热,他便将自己上衣的纽扣给解下来一颗,还将内里的短袖给扯出,一丝丝的微风钻了进去,让他觉得心情也舒畅很多。

  “真是个坑爹的世界。”看着因为工业化而灰蒙蒙的天空,罗德吸了吸鼻子,然后撇嘴咒骂了一声。但咒骂之后还能怎么办?还是得把这日子过下去。

  刚来到这世界,他也想像那些穿越的前辈一样,发明一大堆东西,带领这个世界走向更高更快更强。然而,现实不仅给了他一巴掌,还特么踹了他一脚。

  因为以他当年学的那些东西,放在封建时代还能玩玩,放在这个世界,屁用没有一个。至于抄袭文学作品,这两个世界的文化根本就不一样好吧。更何况,你写的那些唐诗宋词,翻译成这个世界的文字,连韵脚都押不上。

  “那颗星星好亮啊,还是红色的,也不知道离地球多远……”他无力的仰起头,无意间看到阴沉沉的天空上面出现了一颗红彤彤的星星。

  “哎,不对啊,这大白天哪来的星星?”罗德忽然反应了过来,他的瞳孔一缩,发现那颗红色的星辰在迅速的变大,正急速的往下坠落。

  这里的异象,很快也惊动了整个维鲁城的人。众人惊叫着四处乱跑,街道上混乱一片,而有些信神的信徒,则跪地不住的祈祷着。

  “难道是有陨石?这运气也太差了吧,可别砸到我!”那颗红色的星辰越发的耀眼,罗德连自己的鞋子也顾不上要了,赶紧跟随着人群,往远处跑去。

  这条街道许久没有清理了,也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的脏东西,光脚踩上去,还有些黏黏的感觉。

  但此刻罗德也顾不得这些了,迅速的推开身边的人,往远处跑去。他毕竟年轻力壮,再加上当巡警这么长时间,战斗力可能没有几分,但跑路能力却是没说的。没多久,就把一帮人给甩在了身后。

  “轰。”一声巨大的响声传来,大地震颤了几下,他的耳膜仿佛被人瞬间给刺破了一般,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整个世界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边上那些人的嘴巴不住的开阖,看上去那么的滑稽和可笑。他下意识的朝着身后看去,只觉得热浪滚滚,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好像砸到了富人区,也不知道有几个有钱人被砸死了。”富人区就在这条街道的隔壁,你可能前脚还奔跑在满是污水的老街上,下一刻就能踏入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

  看到了陨石似乎砸在了富人区之中,罗德的心中也不由腹黑的想道。

  “叮。”他正打算赶紧离开这里,在那火光之中,陡然出现了一点光芒。看起来好像是什么金属的反光,正以极快的速度往罗德这里飞来。

  罗德只觉得自己的脑门子一凉,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砸到了一般。但他伸手一摸,依旧是光滑一片,没有丝毫破损。刚刚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幻觉。

  他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自己刚刚可能是被爆炸给震到了脑子,可不要有脑震荡啊。

  开新书啦,咱不写东方玄幻,改写写西方的故事。这是一场枪炮和修行的战争,这是一个两极分化的大时代。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