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能否安静一点,嗯?”

  系统不停地在她脑海里发出嘀嘀的警报声,然而她本人还悠哉悠哉的夹了筷小菜,对此毫不在意。

  “宿主,你任务还未完成,请尽快前往任务目标身边。”

  “我知道了,你要不喝口茶歇歇?我听着都怪累的”江兆曦满脸无奈,这都不带停一会的,来来回回这么几句话,她都能给它背下来了。

  十一沉默,它倒是想喝,这条件它允许嘛!

  越想越发的忍不住泪流满面,它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不务正业的宿主呢,哎,太愁系统了“宿主,你是在做任务,不是出来玩的,有点危机意识?还半个时辰这个任务就要结束了!”

  “宿主,你这任务不完成可是有惩罚的哦~”

  “这话你也说过了,而且是我受惩罚又不是你,怎感觉你比我还急呢?”

  “你失败了影响我业绩好伐,我的业绩本来就是倒数的了,再这样下去我的电池收入都没了。”十一哭唧唧。

  江兆曦平淡的点点头“得了,我自有决断。”

  “或许宿主你已经有了什么计划吗?不要藏私,说来听听。”

  “计划嘛~自然是有的。”

  “嗯嗯,我就知道宿主你机智过人。”

  “我的计划就是…随机应变”

  “……”掀桌

  江兆曦放下筷子,端起桌上的茶水悠悠的吹了吹上面的热气,轻抿了一口,雾气浸没了她的眼眸,下面弹唱戏曲的老人也结束离开了,茶楼里的人开始聊起了八卦,江兆曦听了几句,轻笑一声,把碎银拍在桌上

  “好了,戏停了,我们该走了”

  “宿主,你别告诉我,这么久你就为了听唱戏!”:)如果敢说是,它就算拼上它这条统命,我要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险恶。

  江兆曦步姿清闲地走出茶楼,后而朝着郊外的方向飞掠而去,还不忘分出一丝心思去调戏下十一“要不你猜猜看?猜对有奖?”

  “宿主,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这话本身就不对了,你是人吗?”

  “我不是,咋的,有意见?宿主,请你严肃对待任务好吗?还有不要岔开话题!”真是的,瞧不起谁呢这是!

  江兆曦也不逗它了,耐心的解说了一番“第一你这个任务要求是帮她解决蝶舞门追踪,顺利带回药材,然后划重点,要人家主动请求我,根据你的资料显示这个秦若霜是个有傲气的,定不会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轻易开口。”

  “然后任务时长为一个时辰,开头时让我去往城北,但从任务开始秦若霜方位就一直在变动,直到刚刚停滞不前了,那就说明她快招架不住了,我现在过去才刚刚好,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十一:“宿主,万万没想到你逻辑这么好,看不出来呀~那你咋不早说?”

  “我也没想到你这智商着实差了点。”江兆曦语气带着丝丝嫌弃的意味,面上确是笑意盈盈。

  十一不想说话,好气哦,这个宿主它不想要了呢,怎么办,在线等,急。

  与此同时,秦若霜秀眉紧蹙,拿剑的手紧紧收拢,目光冷凝的看向面前一袭黑衣的男子,她确是没想到,偏偏遇上了蝶舞门也接了单要这株药材,也因此被追了一路了。

  为了逃脱追踪,她带的药粉都用完了,却还是被他给找了过来。

  秦若霜暗自咬了咬牙,大腿侧边因刚才的打斗已经渗出血来,再这般下去,她怕是挺不了多久了,只得放低了语气,望蝶舞门的人能放自己一马“阁下能否将这株药材让给我,他日必有重谢。”

  蝶衣听罢面无表情,只淡淡道“姑娘,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事,门主接的单子,我只负责完成,况且蝶舞门的人从不随意放弃任务,所以在下奉劝姑娘还是快些把药材交出吧,省的连命都交代了。”

  当然命都交代这个只不过是恐吓一下罢了,蝶舞门从不滥杀无辜。

  秦若霜并不应声,心下一沉,直接提剑向他刺去,蝶衣一个侧身躲过,接着也向她发起了攻击,速度快如虚影,秦若霜每动一步便牵扯到腿上的伤,都只堪堪躲过,额头很快就冒出了冷汗,闪避的动作也越发迟缓了。

  蝶衣也看出了秦若霜已经是不行了,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招式反而更加犀利起来,秦若霜被逼的连连后退,她倒是不怕死,但是师兄还身中剧毒,若是拿不回药材…而谷中的弟子也不知现在到了哪里了,这次真是失算了。

  江兆曦刚到,就见蝶衣的剑要往秦若霜胸口刺去,用内力一掌劈过去,将其的剑打飞,飞身过去揽住秦若霜后退两步。

  蝶衣眼神警惕的看向江兆曦“阁下何人?”

  江兆曦放开秦若霜,不急不缓的理了理衣摆,漫不经心的看了蝶衣一眼“在下柳凌,你可是蝶舞门的人?”轻笑一声,语气满满的挑衅意味

  “蝶舞门的人真是越活越退了,现在接单居然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了么?”

  十一忍不住出声“宿主,你这装x装的,真的好欠哦。”

  “……”

  蝶衣听见柳凌两个字时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柳凌乃是当届的武林盟主,他上任后江湖也太平许多,但是真让他上心的是,柳凌与他们蝶舞门颇有渊源,准确来说是与他们门主有些难以言说的故事在里头。

  而且以他的武功对上柳凌是定无胜算的,但也不好就这么回去,蝶衣眼神闪烁了一瞬,心下顿时有了个主意。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门主现今日日挂着张冰块脸,着实让人受不了“柳盟主,这是我蝶舞门的事,还望您不要多加干涉,况且我相信您也是清楚的,我并非真的会取她性命。”

  江兆曦听罢做出一副思考状,似乎在考虑是走还是留,当然这般作态不过是故意给秦若霜瞧去罢了的。

  秦若霜自是看出了江兆曦的犹豫,顿时一个单膝行礼,语气真挚“柳盟主,小女秦若霜,恳请您出手相助!”

  江兆曦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下巴,一脸为难的看向蝶衣“哎,我这个人向来心软,这个闲事怕是不得不管了,你意下如何?”

  蝶衣表情不动分毫,语气毫无波澜“柳盟主也是知道我蝶舞门的规矩的,而且随意插手别人的事怕是会影响您在江湖上的声誉,若是您非要管那必得做出些交换来才可吧。”

  江兆曦挑眉“可以,你想要什么?”

  “我们门主想见你一面,若是您答应,这个姑娘的单子我便不再追下去了,左右不过被门主惩罚一顿。”

  江兆曦未过多犹豫便点头应下“好啊。”虽然这看着就是一个套,请君入瓮把戏罢了,但怎么说蝶舞门也是江湖一大正规门派,不会真对柳凌做出些什么事儿来的。

  蝶衣倒是很是意外,未曾料到他会答应的如此爽快,毕竟,蝶舞门派出去这么多波人都没逮到他,这自己又送上门来,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蝶衣做出了个请的手势“既是如此,柳盟主便和在下走吧。”

  江兆曦摆手“急什么,你先回去罢,我自会过来。”见他不信又把身上的一枚玉佩取下来丢给他,蝶衣稳稳接住“给你信物,还怕我言而无信不成?”

  蝶衣打量了下手里的玉佩,听闻柳盟主有一块母亲传下的玉佩,多年从不离身,如此这般…蝶衣当即抱了抱拳识趣道“自是没有这个意思,那这般,在下便离开了,望柳盟主不要忘记您的承诺。”

  江兆曦看他一个轻功走了后,暗自舒了口气,转头看向秦若霜“姑娘可还好?”

  秦若霜面带感激之意,又给江兆曦行了一礼“今日多谢柳盟主出手相助,柳盟主的大恩大德小女感激不尽,若有缘再见必有重谢!”

  江兆曦摆摆手,毫不在意“无事,左右我也没做什么。”

  反倒是秦若霜听过后面色纠结“但盟主帮了小女答应了蝶舞门的要求,会有什么危险吗?”

  “自是不会,姑娘不必挂心。”话语间几个穿白袍的男子从不远处过来“师姐!”

  江兆曦抬眸看了几人的方向一眼“既然你的同伴来了,那我也便不久留了,就此别过吧。”

  秦若霜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江兆曦轻功一展离开了,转头对上几人担忧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摸了摸怀中的药材,方才舒了口气“我并无大碍,药草我已拿到,尽快回谷吧。”

  “是!大师姐。”几人齐声应和。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