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苦命的阿飞

  寒风,长桥,萧杀的河水。

  三人站在桥上,身板挺的笔直。他们的目光是冷的,手里的剑是冷的,每个人的心也是冷的。

  “他来了吗?”

  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紧握了手中的黑色长刀,冷冷的问道。

  “没有!”,在他身边,一个身材高大,挺立如标枪的男子,背负着长剑,同样冷冷的回答。

  “如果他再不来,我们就要冻死了”,第三个说话的是一个女子,她的声音很冷,冷得都有些颤抖了。此刻她心中后悔不已,为什么要在站在桥上等人?

  “唉”,那个标枪一般的男子叹了口气,“一刻钟之前,他应该就到了。不过他死了!”

  “怎么死的?”,穿蓝色长袍的男子和那女子同时惊道。

  “猴子,是猴子!”,标枪一般的男子昂起头说道,顺便甩了甩头发,“他经过一片树林,遇到了一只猴子,猴子发现了他,朝他拍了一掌,于是他死了。”

  另外两人默然,因为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半响之后,蓝衣的男子说道:“今天我们等他,是不是一个错误……”

  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他就住了嘴。因为在桥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异常挺立的少年,正大步流星而来。此时正值秋风时节,凉风习习,百花依旧怒放,闻一闻心旷神怡。那人身着浅蓝色的劲装,头上戴着浅色发箍,身后背着一柄青色长剑,奔走之际说不出的潇洒,这身装扮若是放在外面,人们见了都是眼前一亮,要喊一声帅哥自不必说。

  但是等候在桥上的三人,却都同时握紧了武器。

  “你来了!”,标枪一般的男子目光炯炯,紧盯着大步而来的少年说道。

  那少年忽然停住了脚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三人,他脸上显出一丝了然的神情,点点头道:“我来了。”

  “你来晚了”,蓝色衣服的男子冷冷道。

  少年看了他一眼,语气转冷说道:“看来我不该来!”

  “哼!”,三人同时冷哼了一声,他们在这一个时刻同时动了。少年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他已经被那三人欺身到了眼前。好快的动作!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蓝衣男子和女子便一人按住了他左右肩膀,而那标枪一样的男子却抱住了他的腰。

  “不要啊,阿飞!”,标枪男子带着哭腔,吸了吸鼻子,“没有你,我们的绝学武功可就泡汤了。你可不能走,你一定要帮我们!”

  少年挣扎了半天,发现自己是逃脱不了,便是大怒道:“你们三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半小时前才注册了游戏账号,十分钟前才找到出城的路,路上还被一只猴子给拍死了。我现在等级为零,手中只有一把攻击1-2的新手剑,连一点儿武功都没有学,你们想让我帮什么忙?”

  三人讪讪的放开了手,那标枪男子却是陪着笑,说出了他们的目的。

  这是一个武侠的游戏。标枪一般的男子,游戏名叫做“海王星的落日”。而蓝衣男子和女子是现实中的男女朋友,游戏中分别叫“镜中人”和“水中月”。这三人和这个少年,原本是生活中的好友,虽然在一个城市不同地方,但是相互之间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这一次,少年被他们三人召唤,临时要到游戏里面来帮个忙。

  原来,游戏开始的时候,落日和镜中人、水中月便是一直组队在一起练级做任务。这个游戏世界,基本以几大武侠名著为根基,将金古温梁黄的武学纳入进来,以金系最主。游戏中也分成了许多门派,落日为了传说中的独孤九剑加入了华山派,镜中人和水中月夫妻俩加入的是雪山派,不为别的,雪山派有夫妻双修的剑法。而这一次,三人无意间练级,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山谷,里面貌似有隐居的高人。三人通过种种方式打听,得知如果能够进了山谷,找到隐居之人,完成他们的任务,就能够在学的一些新的武学,貌似至少是高级武学,甚至有可能是绝学。

  游戏中的武学分成好几个等级,记入门、中级、高级、绝学。其中绝学便是最强的武学等级,这一类的武功说出来都是大名鼎鼎,传说中的独孤九剑、易筋经、九阳神功、小李飞刀等等,阿飞也算是一个饱读小说之人,因此也知道这一类武学的价值所在。虽然他对游戏并不感冒,但是架不住好友的要求,便是匆匆忙忙注册了一个账号前来帮忙。原本的他名字中带一个飞字,因此随便起了“苦命的阿飞”这个烂俗之名。

  三人发现那隐蔽的山谷之后大喜,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之后,他们通过查找官方资料,也将任务做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甚至准备好了任务所需的道具,就等着入谷了。按照任务要求,第一个入山谷的队伍,能够得到额外的奖励,以后再入谷,得到的奖励可就要打折扣了。

  但是想要进入山谷,便是至少需要四个人的组队。这山谷原本是他们三人发现的,游戏中还没有第四个人得知,想要找一个人,又怕信息泄露出去,引来无数竞争者。想来想起便是只能在现实中找一个朋友来帮忙。而这个任务并不需要很大难度,那三人便是能够应付,阿飞唯一的任务就是凑足人数。

  苦命的阿飞明白了前因后果,鄙视道:“你们三人混的也够差的。在游戏里面混了大半年了,竟然唉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最后要让我巴巴跑来帮忙。”

  落日叹道:“这不是事关重大吗?我们也并不是没有人手,我是帮会的一个堂主,镜中人他们也有门派的兄弟。但是游戏里面世风日下,要是其他人知道我们发现了隐蔽的山谷,说不定就先我们一步把任务给做了。或者干脆把我们给杀了,抢任务也有可能。”

  苦命的阿飞不耐烦道:“行了,我就是凑数打酱油的是吧。反正我对游戏不感兴趣,赶紧把事情弄完了,我今天下午还要理个发,明天白天还要上班呢。怎么去那山谷?“

  听到阿飞言简意赅的答应了,众人大喜。镜中人拉住了苦命的阿飞,正气道:“好,飞哥够义气,事成之后一定请你搓一顿!我们这就出发,来,跳河!“

  “跳河?”

  阿飞还没有反应过来,“噗通“一声,四人却是一同从桥上跳下,跌入了深深的河水中。其实阿飞倒不是自己跳下去的,而是被那三位损友带下去的,他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因此身体倒转,头朝下栽了下去,刹那间口鼻都是水,清冽入脑,说不出的难受。

  秋天的河水是什么感觉,阿飞以前不知道,他现在却是第一次在游戏中感觉到了,首先感觉到的不是冷,而是一种电流般的刺激,旋即天旋地转的翻滚。等到他被从水里拎出来的时候,头脑一片混乱,哇地一声,趴在岸边大吐特吐。身后的镜中人却是一面给他拍着后背,一面说道:“吐吧,吐吧,我第一次也是这样。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话还没有说完,一柄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脚下,镜中人赶紧运起轻功跳了开去。阿飞并没有学习任何的内功、剑术,所以这一剑看似气势凶猛,对已经颇具身手的镜中人来说,没有丝毫的威胁。不过他却不敢大意,站在一旁连连发笑,却是道:“你疯了,可不要动剑。“

  阿飞踩了擦口角的水渍,怒道:“你胡乱搞些什么,跳河也不说一声,害得我灌了一肚子水。“

  镜中人叹息道:“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我们必须从河底穿过一条水下暗道,然后才能到达这山谷的入口。这也是上一次我不小心落水,被冲到这里才发现这个隐蔽的山谷的。“

  “你小子够阴险。那你早说一声,我也好闭气!“

  “这不是让你感受一下游戏的真实性吗?你小子总是对游戏不感兴趣,我们邀请你多少次,你都不来看一下。怎样,够真实吧?“

  “真实……要是能一剑刺得你满脸开花,就更真实了!“,阿飞依旧怒气未消。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们正在一个河边的草坪之上。举目望去,远方烟雾缭绕,林壑纵横,隐然有鸟鸣的声音传来,竟然是一个空旷幽谷一般的世界,好一个避世逍遥。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