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序章

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在空中漂浮的一缕发丝、砸在地上刚碎裂的血滴、跑过来两只脚都没落地的豹骑营侍卫,还有,死亡瞬间没来得及仰倒在地的参陆。

  她踉跄后退半步,身体还留在面前,前一息的痛,尽数留在那句身体里,她丝毫没有感觉。

  甚至,念头一动,参陆飘到自己身前,她的瞳孔已经是一片黯淡,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她死了,死透了。

  死前看在眼里的一切便成了定格的画面,人们表情各异,但是下一秒是什么姿态参陆永远也看不到了。

  她仔细看了看嵌入自己眉心的飞羽箭,掺了滑粉的铁箭头能极其顺利地穿过人体。该感谢这位神射,让自己死得再痛快不过。

  参陆竟有些好奇,是怎样一位神射,神乎其技。本能一样追逐着飞羽箭来的方向而去。

  被她劫持而来的那位皇子站在她身侧几步远捂着颈侧血流如注却不致命的伤口,目光落在她的身体上,实在复杂,像是有些可惜,也像是怜悯。

  躲在假山后的豹骑营统领冒出一个头,怂极了。

  再往前……是杀死她的罪魁祸首——天师轻崖。他看起来就像是刚处理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件儿,冷漠的修道人,呵,确实有本事。

  可是神射在哪里?

  像是执念一样,莫名的,她急切地想要找到给她致命一击的人。莫非这就是怨鬼索命?

  对呢,她参陆,已经是个鬼了。

  根据飞羽箭的力道,推算射程,人就应该在对面贤兴宫阁楼上。她拼命的想要赶过去,却在原地不能靠近分毫。

  “啊——”

  为什么!

  焦灼的感觉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参陆周围泛出幽蓝色的火焰,有无数奇异的符号一串串以自己为中心逸散出去,四周的迷雾将他们缓缓吞噬掉。

  直觉告诉她,被吞噬掉,就真的再没有参陆这个人了。她任务失败,暗中有神射窥伺,公子会有危险。

  “我……想帮帮公子……神射……必须死……我必须……”

  “生命系统‘沈露’陷入S级危险,启动毕方233援助系统对接,倒计时5秒后强制执行。”

  “5——4——3——2——1——嘀——”

  似乎只是眨眼的时间,逸散的字符从新回到她这里,模糊的环境也真切起来。

  “谁?!”

  参陆习惯地做出防御姿态,可是那道声音似乎是自己的。

  “沈露你好,我是毕方。”

  她听得很清楚,不由皱起了眉,看了看自己看似和生前完全一样的身体,伸手到胸口中掏了掏,什么也没有。

  “我不是沈露,我是……”

  据说,人死了,是要见阎王的,阎王那里有每个人的身份和名字以及一生的记录。

  而她的名字,其实不是她的名字。她姓什么她早就不记得了,记忆里倒是有个温和的声音唤她“小六”。到了璧月亭,她是白虎七宿中的参位,于是,她叫参陆。

  也有人叫她三六,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叫法。

  参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沉寂下来。

  “你的名字,沈露。”

  那个声音如此告诉她,笃定,不容反驳。

  “挺好听的。”比起一个编号,有名有姓,再好不过,就是死了,也找得到自己的位置。

  不过……这是阎王的声音吗?为了让她死也做个明白鬼?还是真的,没有名字的鬼没办法投胎?

  “你的记忆储存出现缺失,程序异常,被本世界程序排斥,死亡指令无法正常执行,是否寻回缺失储存内容,兼容本世界指令?”

  程序?死亡指令?储存内容?这都是什么?

  沈露听不太懂,但是似乎有什么很重要。

  “我难道没死?”

  这个模糊的认识,使得沈露思绪一跳,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检测到与援助对象语言理解不匹配,是否允许读取当前世界语言习惯以及援助对象身份记忆?”

  沈露面前出现两个方块,一绿一红。

  沈露:“什么意思?”

  读取记忆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八成是想找到有关公子的一些事情。沈露谨慎起来。

  “同意开放权限,或不同意。”

  沈露毫不犹豫地将手拍向了红色。公子有经纬大略,绝不能给他人阻碍公子的机会。

  “沈露请停止危险行为!沈露请停止危险行为!”

  一只火红羽毛却长了蓝色喙的鸟扑楞着挡在了沈露的手指前,鸟嘴一张,口吐人言,还是破锣一样的声音。

  沈露打量一眼,是鹦鹉的一种,算不上名贵,但能说话还算机灵。

  “你到底是谁?!”

  她可不认为阎王是只鸟。八成是中了那妖道的法术,想探察他的记忆,寻找有关刺杀的信息。

  “为达成良好援助关系,毕方233优选进行具象化沟通。”

  什么玩意儿!

  “鬼叫什么!妖道,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

  说着沈露伸出手,气势凶猛地对着那鸟过去,想扭断它的脖子。

  几乎是同时,红绿方块迅速调换了位置,沈露也就一爪子怼在了绿色按键上。

  “权限开放。记忆读取中。”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