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马桶呢?!……

朝曦透过珠窗,穿过金丝楠木的雕花床,顺着烟粉色的罗帐,在缀垂的镂花银香球上洒落了,点点金色的光斑,祁落揉了揉眼,又揉了揉眼,看着眼前的垂纱罗帐……陷入了呆滞!

  这……是做梦吧?!祁落伸手掐了掐胳膊。哎呦!挺疼!嘴里喃喃念到:“得!我还得睡一会儿,我觉得。这梦,有点邪乎!”翻个身,刚打算再睡会儿。

  门口珠帘猛的一掀。

  “郡主!郡主!您醒了!”一位穿着粉色斜襟褙子,梳着双丫髻的清秀小姑娘,急急端着茶托,迈了进来,明明长相并不面善,脑海里却隐隐现出了与之相关的记忆,大丫鬟常月?!

  “常月?!”祁落皱了皱眉,不肯定的说道。

  丫鬟却喜上眉梢:“婢子在!郡主您可算醒了!头可还疼?!”

  常月一边仔细打量着祁落,一边吩咐身边的紫衣小丫鬟,“秋月,快去,快去告诉夫人,郡主醒了!”秋月急急领命跑了出去。

  祁落头一晕,脑海顿时涌入了大量的记忆,此时所处的国家是历史上从未曾出现的朝代—齐朝,原身是英国公的嫡女祁落,是齐朝出名的朝霞郡主。此祁落恰恰与自己同名。

  英国公是世袭国公,现任英国公祁恺是个老来子,双亲已过世多年。祁恺被誉为本朝最专情的国公爷,独宠英国公夫人多年。

  祁府上下人口简单,后院只得英国公夫人一人,没有侍妾通房。祁落上头只有位嫡亲的哥哥。

  从小全家上下都是当祖宗一样宠着她,宠的她性子欢脱,肆意任性,而又简单可爱。

  前日子,听说原平王妃替她那花心的原平王世子,前来府上提亲。

  祁落一生气,提了棍子就要去揍人,结果跌了一跤,磕到了脑袋,导致一直昏迷未醒。

  这是传说中的穿越了?!祁落呆了呆。

  此时门口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一名身着绯紫色春衫的女子,化成一道残影冲了进来。

  她身材姣好,长相极美。只是面色稍有些苍白,红肿的桃花眼下有一层淡淡的青影。看起来年约二十七八左右。

  “我的落宝儿,你可醒了,急死娘亲了!傻宝儿,你的亲事,娘亲和爹爹自然是由着你的,你管谁上门提亲呢!赶这些个货色,还需得你亲自出手?为娘能给他们好脸子?”

  一边噼里啪啦的数落,一边紧紧地抱住了祁落,大颗的眼泪顺着美目滚落了下来。

  “你这还给自己磕伤了,娘亲看看,可还疼?!我的落宝儿,我的心肝,你可受苦了!”

  后面紧跟着的嬷嬷,跑的气喘吁吁,呼道:“夫…人!夫人!您慢些!可别磕碰了……哎呦!我的好姐儿,您可算醒了!”

  屋里顿时人仰马翻。

  “胡太医,您快来!快来看看我们郡主。”花白胡子的老太医,被搀扶着的白管事,拽着的直踉跄。两日间,这已经是换的第三位太医了!!

  胡太医表示,甚为惶恐!抬起袖子擦了擦满头的大汗。都没来得及整理下仪容,就从药箱内掏出了一个雪白的细棉布帕子,垫在了祁落手腕上,仔细的号了号脉。

  “不妨事,郡主有点受惊,目前醒来了,已无大碍。头部也无瘀血和肿胀,我给开一张药方。你随我去抓几幅药。吃上个三五日也就大好了”。

  “有劳胡太医了!那就好!……春兰你和白管事,随胡太医一起去抓药吧!”李嬷嬷是英国公夫人的陪嫁嬷嬷,府里的一应事物,都是她一手操办的。

  英国公夫人倚在榻沿,红肿的桃花眼里盛满了柔情,伸手轻轻拢了拢祁落额前的碎发。

  “落宝儿,你可想吃什么,娘亲让人给你准备。”前世一直是孤儿的祁洛,莫名红了眼圈,糯糯的叫了一声:“娘亲!”

  祁落不自主的把脸袋,靠在英国公夫人的手心,像猫儿似的轻轻的蹭了蹭。

  “夫人,您先回去睡会儿,您守了好几夜也哭了好几夜,才刚躺下也没能合眼,您先好好睡一觉,别您再病了,落姐儿病着又该为您着急了,我的好夫人,这边有我和乳娘陪着呢!”嬷嬷心疼英国公夫人,好言劝说道。

  好容易劝走了英国公夫人。一屋子下人,开始进进出出,张罗祁落的汤药,吃食,擦洗…

  祁落一直是个心大的主儿,在现代是个孤儿,从小就生活在K市郊区,一个很小的福利院里。

  福利院的孩子并不算多,最多时候,也就十几个孩子,福利院的日子,过的清贫但并不拮据。

  金院长是个丧偶的50岁女人,她没有自己的孩子,但对福利院的孩子们都很和蔼可亲,总是笑眯眯的,而孩子们之间也一直颇为相亲相爱。

  日常,孩子们也都会主动接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来贴补福利院的日常经费。

  甚至很多孩子成年后,离开了福利院,也都把福利院当成了娘家,经常会回来探望和接济福利院。福利院的日子过得温馨而简单。

  祁落也就养成了简单而快乐的性子,当看清局面后,立即也就适应了身份的转变。既来之则安之!

  就是不能再靠暑期打工,来接济福利院了。

  也不知那边的自己是消失了?还是也像现在的自己一样,换了一个壳子继续活着?如果自己死了或消失了,金院长和小伙伴们,会难过吧?!想到此祁落不免有点失落。

  甩了甩头,祁落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性格。

  想不明白的事儿,索性就先不想了!该明白的时候,自然也就会明白的。

  祁落痛快的喝了乳娘早已备好的,软儒清香撒着碧绿葱丝的鸡丝山药粥,就着清爽的香油拌青笋芽,满意的吧唧吧唧了嘴。

  “秋月,我想上…哦不,我想如厕……”。

  看着描金的黑漆恭桶,一直适应良好的祁落同学,彻底凌乱了……

  “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睡一觉,竟然没有了马桶?!…”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