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京都郊外一废弃的工厂,阴森森的十分恐怖。

  “楚歌,你跟踪我。”苏皖冷漠眼眸静静的看着对面女人。

  那女人有着一张明艳张扬的脸,她的身材完美到以为是人造出来。

  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亿万人的心。

  楚歌张了张红艳艳红唇,看着冷漠全身散发着冰冷,将她好看的容颜硬是遮了七分。

  那双曜石般沉醉的眸子此刻被寒气所笼罩。

  “苏皖,进入组织就别想逃,一辈子都逃不掉,你以为躲到那武术馆就没事了?”

  苏皖冷笑,面上无表情,可紧握的手却是捏出了血痕。

  “呵,我已经做完最后一单了,组织答应过我的。”

  “天真,那么,这一次组织派我出来又为了什么,看在朋友份上,苏皖,回去吧。”

  楚歌也安静的看着她。

  “不可能。”

  “因为宋志豪吗?”

  苏皖看着楚歌抽出的照片,眼孔猛地一缩。

  “他就是一个渣男。”说完,又抽出几张照片,随着还有一段录音。

  “苏皖那个老女人跟死尸一样,要不是为了她的钱财,我才不会跟她上川的。”

  宋志豪厌恶的声音响起来,没有平日听到的温柔体贴声音。

  “晓柔,你真美,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

  “好啊!志豪哥哥。”一道女人娇羞轻快的声音,却又十分的熟悉。

  苏皖好似听到了地狱恶魔的狂吼,眼睛开始泛红。

  怎么会是这样的,宋志豪不会欺骗她的,不会的。

  “不要自欺欺人了苏皖,回组织吧,……啊!苏皖。”

  苏皖眼眶模糊了起来,嘴角鼻孔耳朵吐大量的献血。

  她伸手摸,看到那鲜红色,心一点一点凉了下去。

  今早出门,她只喝过宋志豪给她做的早点。

  一直被她下意识忽视的情景画面一幕一幕浮现。

  最后,定格在那最后一杯牛奶上,宋志豪眼神有些闪躲,递牛奶的手有些慌乱。

  她开心的喝完,他松了一口气,对着她灿烂一笑,说了两个字。

  再见。

  苏皖看着焦急到崩溃的楚歌,想要开口说话,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楚歌,有你这个朋友真好,可惜,为了爱情,为了男人,对不起。

  ー分割线ー

  “……好难受……”苏皖睁开一双淡蓝色的眼眸,蔚蓝色天空上漂浮几朵云彩。

  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风吹过树叶唰唰的响。

  或者有几只鸟叫声,虫鸣声,十分的热闹。

  “这是哪?”

  没有人回答她,她侧头看过去,顿时愣住了。

  高大茂密的树林,还有草丛,她抬抬手。

  这双手很粗糙,手心手背都是疤痕,这不是她的手。

  惊悚的起身,低头一看,差点晕过去。

  这身体十分的健硕,却是什么都没有穿,一览无余。

  然后看小腿以下部分,各种的被划破留下的疤痕。

  脚底板的厚度可以有木板一样,她根本就感知不到任何的不适。

  到底怎么回事,这身体不适她的,绝对不是她的。

  她虽然做任务也会留下各种各种的伤痕,却不会有这样的严重。

  关键是,她打量了四周,根本就没有见衣服或者遮蔽的东西。

  站起身来,踩在并不是很平整的地面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感。

  她的耳朵很灵敏,安静的探视听,听到不远处溪流的声音,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想了想并走了过去,至于死之前的事情,她现在没有事情去想了。

  她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快走出森林,她看到了两个男人,全身光着在溪流里面洗澡玩水。

  而她的脑海里面自动跳出来那两人的名字。

  啊左,啊右。

  让苏皖十分的奇怪,却又心安了一下,这说明,这身体和那两人认识。

  可她身体光着,那两个男人也光着身体,她不可能就这么出去的,转身在森林里面寻找大树叶。

  最后在一片湿润凉爽的地方看到了四米多高,又笔直的树干,它的叶子在头部。

  有点像农村喂猪的芭蕉叶,她做任务各个角落都去,所以认识很多东西。

  有些乡下人还不如她认识的多。

  蹭蹭几下爬上去,摘了好多不知道是芭蕉还是香蕉叶下来。

  然后围在自己上面和下面,至于里面空空的,也管不了。

  然后走出森林,稍微避开那两个看着年纪不大的男生洗澡地方。

  外面要平坦很多,行走着很多光溜溜的男生……

  他们看到苏皖,露出嫌弃的表情,然后一个个低头快速忙碌手上的活。

  苏皖彻底被雷到了,怎么回事,竟然都不穿衣服乱逛。

  “苏,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猎物呢?”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来,在空旷的地方十分清晰传入耳朵。

  苏皖看过去,一个身高两米,肩宽腿长,身材也十分好的女人走了过来。

  同样的,没有穿衣服,在阳光下十分的……

  脑海里闪出两个字,彤雅。

  身体下意识的想跑,想逃,似乎这个女人很恐怖。

  在苏皖不知所措的时候,彤雅走到苏皖面前。

  神色十分不好,然后埋怨道:“今晚你结侣,可你什么食物都没有带回来,你让你的伴侣如何与你过。”

  伴侣?

  脑海又迅速补充了情况,这原身叫苏,是这个小部落的女人。

  今晚结侣,那个伴侣原身不喜欢,但是被父强硬地要求在一起。

  还有,原身是个好吃懒做的,所以没有男人愿意和她结伴侣,而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又嫌弃她,最后跑到其他厉害女人怀抱里面去了。

  被父赶出来打猎物,也懒的很,找个地方睡觉,结果她苏皖就穿过来了。

  这地方的人,不管男人女人,都没有认识到羞耻二字,需要遮蔽身体的想法。

  所以,不管男女,都是光的,还有,男人比女人多,一个小部落里面。

  男人和女人比列是二十比一,再然后就是。

  男人不出去打猎,女人出去打猎,女人要养家糊口因为女人生下来就有力量。

  还要给部落上交一部分的食物给那些没有成老去的没有家的男人们食物。

  苏皖被部落嫌弃,是因为家里都是靠她的父在养家,没有肉吃,都是吃一些草和水活下来的。

  而苏皖又是女人,所以部落尽管十分的厌恶她也不能遗弃她,才让原身有恃无恐。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