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观书奇遇

知画阁。

  黎曼钰刚醒来,感觉手腕钻心地疼。

  她用尽力气举起手腕看了一眼,竟发现手腕上歪歪扭扭缠着绷带,而绷带上,是渗出来的新鲜血液。初步判断,这伤不轻。

  她躺的地方是竹板床,床帐上有大大小小的洞,屋子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可总透露着一股荒凉破败之感。

  等等,这不是书里的情节吗?

  就在刚才,她看了一本言情小说,里面的炮灰女配,身为三皇子的嫡妻,明明善良无害,却被恶毒侧妃算计,割开手腕取了一大碗血,眼看着就要领盒饭了。

  当时她还为女配感到不值,义愤填膺地在评论区留言,问作者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善良无害的女孩出场就领盒饭,结果原作者只诡谲回了她一句话——要不你来?

  要不你来?

  她还没有领悟这句话的意思,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再睁眼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了那个原本应该死了的“炮灰女配”。

  是梦,一定是梦!黎曼钰想到这里,又闭上了眼睛。

  “叮......”黎曼钰脑海中一声轻响。

  “谁?”

  “CNB-11超时空航班为您服务,CNB-11超时空航班为您服务!”

  “什么意思?”

  “由于您在CNB作者系统留言,不满炮灰女配傅云双开局领盒饭的结局,我们特此为您推出VIP体验服务系统,由您亲身经历,改写女配结局。”

  “什么?”显然,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你说什么,我来改写女配的结局?我......”

  “是的,从现在开始,您就是天祁国傅家三小姐、三皇子名义上的嫡妻傅云双。您需要完成她的心愿,得到她的认可和满意后,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您的首要任务,就是替傅云双出了今天的恶气;其次,您需要感化腹黑王爷顾......”

  “不!”显然这是一笔赔本买卖,黎曼钰眼里闪过几分狠绝,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我死了呢?”

  毕竟,根据前情,傅云双在梁亲王府连个小妾的地位都不如,按理说今天就应该领了盒饭。

  “那就永远留在天祁,留在书里。”说完,那个声音不顾她的反对,渐渐从她的脑海里消失了。

  永远......留在书里。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傅云双睁开眼,她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铜镜前,镜中的女子躺在床上,虽穿着粗陋的藕粉色衣裳、身形消瘦,可脸型五官都不差。

  黛色的标准眉、水汪汪的杏眼、饱满的樱桃唇,底子倒是不错。只是,大概从前吃得不好,所以显得瘦弱了些,气色也不甚好。

  镜中人正是傅云双了,原本小说里也说过,若不是因为过得艰苦,饿瘦了些,傅云双也是个实打实的美人坯子。

  外面的细碎脚步声越来越近,傅云双闭上了眼,佯装昏睡。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了她的房间。

  “哟,看这样子,离死不远了。”那个女人说着,伸手去探傅云双的鼻息。她一旁的婢女手中,正双手捧着一只小瓷瓶。

  “看来,是时候送你一程了。”柳辛曼说着,眼神示意身边的丫鬟上前。

  “啪。”正在这时,丫鬟的手被床上的傅云双一把握住了。傅云双睁开眼睛,目光炯炯看着不远处的柳辛曼:“怎么?非要看着我死,你才满意是不是?”

  就在刚才,傅云双似乎察觉到自己的伤口不那么疼了,浑身也多了些力气。不知道,这是不是系统额外的馈赠呢?

  不远处的女人应该就是那个恶毒女柳辛曼了。这女人果真如书里一般,长着柳叶眉丹凤眼,一点朱唇更是为她增添了风情。不但如此,她身上光鲜得发亮的衣着,也跟傅云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惜,这样一副好皮囊,却配了一副蛇蝎心肠。

  柳辛曼是梁王府的侧妃,因为深得梁王的宠爱,所以在梁王府霸道横行,之前害死的侍妾和通房,也不在少数。

  在此之前,也是她跟顾霆深说自己染了重疾,需要取嫡妃的血才能治好,傅云双才挨了那致命的一刀。

  柳辛曼的丫鬟看见傅云双醒过来,眼里闪过了几分慌张。接着,她想从傅云双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傅云双的手力气比她更大,她一时挣脱不开。

  “柳侧妃,柳侧妃......”丫鬟慌了。

  “放手!”柳辛曼看向傅云双的眼神带着几分嫌恶:“傅云双,我告诉你,你就是个被王爷嫌弃的卑贱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抓着我的丫鬟?”

  “她要害我,你也要纵容么?”傅云双说着,缓缓松开了摘星的手。

  柳辛曼看了傅云双一眼,眼里流露出几分怨毒:“你如果死了,便是自己失血过多而已,顶多是王爷为了我放弃了你,可不干我们的事。”

  “摘星。”柳辛曼扬了扬下巴,示意丫鬟上前:“看来,我们还要帮她一把”。

  她又将目光转向了傅云双:“姐姐,妹妹送你一程,你还是乖乖就范吧,也少些痛苦”。

  那丫鬟听柳辛曼的话,上前就扣住傅云双的下巴,要将毒药往傅云双的嘴里灌。

  傅云双身形未动,眉目却微微皱起,清明的眸子闪过几分凌厉。

  “唔......”眼疾手快之间,摘星被傅云双勾下了身,紧接着,傅云双半个身子压在了摘星身上。那瓶毒药,也被傅云双四两拨千斤灌进了摘星的肚子。

  “柳侧妃,我,我......”摘星连忙推开傅云双,跪在地上,神色慌张。她想将毒药吐出来,干呕了几声,却于事无补。

  柳辛曼有些嫌恶地看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

  她又看向了坐起在床沿的傅云双,弯了弯嘴角:“姐姐,你比以前更加生龙活虎了,看来一碗血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要不,下次我再跟王爷多要两碗,做我的药引?”

  说完,柳辛曼便带着摘星,扭着水蛇腰准备离开。

  “站住。”正在这时,傅云双朝着柳辛曼不疾不徐喊道。

  她随意踱步上前,站在柳辛曼面前:“柳辛曼,看来你身体也不差,还能随意到知画阁来?”

  “其实,你根本就没病,之所以让王爷取我的血,是你想要我的命,是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