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那位叛徒先生

  “长官?”

  “希尔。”

  “鹰眼回来了。”

  “也是时候了。将我们的叛徒先生带到三号审讯室,半小时后我会亲自跟他谈一谈。”

  “长官,你可能没有听明白。或许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不过鹰眼是被扶着回来的,他受伤了。而你说的叛徒先生还在外面。”

  “这也……不是太难以接受。”

  这次对话的双方是尼克·弗瑞与玛莉亚·希尔,神盾局的现任局长与他的副手,神盾局的指挥官。神盾局,也就是名声不显却能量极大的国土战略防御供给与后勤保障局。虽然再怎么看都是有了前者再有后者,但事实上前者是由后者缩写而来。还有……好吧,名字什么的都不需要在意,相信这个世界的观察者们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以及他们的能耐。这里就不陈述了。

  重点是,于神盾局内部鼎鼎大名的超级特工、鹰眼,竟然被另一位本来没多少存在感的特工、现在的叛徒干翻了?

  还有,神盾局的黑面局长尼克弗瑞竟然说“不是太难接受”?难道应该称赞他一句泰山崩于前而脸色不改?

  “将他的心理评估送过来。他已经成为一个威胁,我们需要预测他下一步的行动。”

  从这句话看来,弗瑞也不是完全不把那位叛徒先生当回事,不然他也不用亲自过问了。

  “是的,长官。”

  玛莉亚希尔正要转身离开去下达命令,结果被喊住了。

  “先等一下。”顿了一顿,弗瑞这么说道,“他的S.O.是谁?”

  S.O.,Supervising_Officer,监管人员。一般来说,也就是跟接引者、引导人等差不多,这是神盾局特工之间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这种关系比起直接的上下级还要紧密。新手特工在通过了一系列的审核测试加入神盾局之后,一般都会有一位老资格的特工对他进行指导、引导,并对他做出评价。而这位老资格特工的意见会成为新手特工那跟随一生的资历的一部分,是他调职、升级的重要根据。另一方面,新手特工的行为要受到自己S.O.的监督,S.O.也要为新手特工的行为负责。

  其中最有名的一对,菲尔·库尔森,神盾局内部最敬业最有人气的特工,他的S.O.就是尼克弗瑞。当初就是弗瑞将库尔森带进这一行,并一步步将他培养成现在的样子。不知道这算不算名师出高徒,但起码是没出差错了。

  这就是弗瑞问到那位叛徒的S.O.的原因了。

  听弗瑞问起这个,希尔愣了一下。这个状况引起了弗瑞的注意。

  “有什么问题吗,希尔特工?”

  见弗瑞一脸怀疑地盯着自己,希尔觉得有些荒诞。

  “长官,你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

  看着弗瑞略显困惑的目光,希尔很是哭笑不得:“他的S.O.也是你的熟人了——菲尔·库尔森!”

  弗瑞一下子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还是希尔将他从尴尬从拯救了出来。

  “长官,现在怎么做?”

  “让库尔森过来,并将刚才的命令传达下去。”弗瑞沉吟了一下后这么说道,“先去完成这两件事吧。然后回来,我们讨论下一步计划。”

  希尔点了点头,马上离开,然后没过多久就回来了。

  “宇宙立方的研究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研究人员全部通过了所有的考核,他们也遵从指示,刻意放慢进度。只是……”说到这里,希尔顿了顿,看了一眼弗瑞的脸色。见对方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她才继续开口,语气也坚定了许多。看来这个问题她是老早就想问的了。

  “宇宙立方被搁置了这么多年,长官你也知道目前我们没有合适的人才和足够的技术来获得进展,为什么要启动这么一个计划?”

  “你我都知道,之前宇宙魔方一直是被搁置封存的。但事实告诉我们,原来一直有人在对它进行私下的研究。就在神盾局的内部,就在你我的眼皮下。”没有凝重,没有愤怒,弗瑞依然是面无表情,“因此,哪怕我们不可能取得任何进展,我也想警告一下神盾局内的老鼠们,这样东西不是他们能动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起码要知道都有谁在盯着它。将要保护的东西放在最显眼的地方,那一千个观众里,就有九百九十九人在帮你看管它。另外,我也没打算只是做个样子。我们神盾局内部对宇宙立方的研究很久以来都停滞不前没错,但是这次我打算从外面招募人手。我已经让布莱克特工重点观察了数位一流的天体物理学家,很快……”

  “长官,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很明显,希尔对于弗瑞的答复不怎么满意。而就在这两人黑着脸对峙着的时候,第三个黑脸的家伙走了进来。

  “长官,我听说你在找我。”

  来人正是菲尔·库尔森。库尔森的到来打破了弗瑞和希尔之间那“和谐相处”的气氛。而从他的脸色来看,他也大概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了。

  “你没听错。”库尔森一进来,弗瑞就将独一道的目光移到对方的身上,“关于那个叛徒,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

  库尔森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

  “你就是这么当S.O.的?”

  这一回,库尔森终于开口了:“对不起,长官。”

  “‘对不起,长官’。”

  虽然从脸上很难看出弗瑞的喜怒哀乐,但明显他对库尔森的回应不怎么满意。他盯了自己那位忠实的手下一眼,然后说道:“鹰眼受伤被抬了回来。这一次由你出马,带上罗曼诺夫。有意见?”

  “没有,长官。我没有意见。”

  能说不愧是弗瑞带出来的吗,此时库尔森那张无表情的脸,与弗瑞的如出一辙。弗瑞似乎也没注意到这位手下的态度,很自然地开口:“那就行动吧。”

  “是,长官。”

  库尔森的离去比进来的时候还要干脆利落。而在旁边目睹了“师徒”的全对话、一直没有开口的希尔则出声了。

  “长官,你确定这么做没错?”

  听到希尔的声音,弗瑞才将一直目送库尔森离开的视线收了回来:“怎么了,你怀疑库尔森?”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整件事依然存在不少的疑点。我们这样做,等于是拱手将一位有天赋的特工推向对立面去。”

  “他现在不止是有天赋,更是有‘天赋’了。”这么一句更像是自言自语的低吟之后,弗瑞看向今天一直在跟自己抬杠的希尔,“你的意见呢,希尔特工。我们应该无视来自理事会的命令,什么也不做吗?不,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然后等着那位叛徒先生将洞里的狼引出来。”

  希尔秒懂弗瑞的意思了。沉默了一会,她说道:“需要知会那位叛徒先生一声吗?”

  “没必要。”

  “了解,长官。”

  (PS:关于S.O.,以及弗瑞和库尔森的监管与被监管关系,出自《神盾局特工》。可能有人没看过,特此注明。)

  (PS2:如果嫌前面不够刺激的,可以从70章看起……)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