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夷门之处有贤者

车水马龙,比肩接憧用来形容如今的大梁城丝毫不为过。和如今日益繁华、用不到百年时间已经成为了天下间仅次于陶地的繁华大城的都城大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的魏国国势日益衰落下来。

  时值魏圉继承王位的第十九个年头,魏国国势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早已没有了百年前文侯、武侯时期的纵横天下,现如今不过苟延残喘罢了。

  在秦国的强大兵之下,魏国如同一只弱小的羔羊,每每损兵折将,而后被迫割地求和。魏圉继位以来的这十九年,魏国已经在秦国手下丢失了三十多座城池,损失兵将更是达到了二十万。

  不过这些都和庞癝无关。作为没落贵族出身的庞癝家道已经衰落到了与平民一般的地步了。

  遥想百年前庞癝的高祖庞涓曾任魏国大将军,甚得魏惠王看中,庞涓也不负魏惠王的看中,屡次击败列国军队,更是率军打到强秦的国都咸阳城下。

  不过随后的庞涓便遇到了自己一生的劲敌:孙膑。

  而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先有围魏救韩,后有围魏救赵,最后孙膑在马陵用计击败魏国大军,庞涓也在那时便自刎而去。

  随着马陵之战的结束,魏国精锐尽失,称霸天下的势头便被生生遏杀,秦国便乘此时魏国兵力空虚之机迅速出兵占领了河西之地,而后势不可挡的迅速东进,一路横扫列国兵峰。

  可怜魏国先祖文侯、武侯开创的大好局势一朝丧近,魏国也从此由战国第一强国成为了只能和韩国厮混的中流国家,而后再没有雄起过。

  此时时值周赧王五十七年冬,秦赵长平之战结束还不到一年时间,四十万被坑杀的赵国士兵的鲜血还未完全干涸,秦国就又急忙攻击赵国都城邯郸,想要一鼓作气荡平这个关东六国中唯一一个能够与自己抗衡的军事强国。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还未下,秦王便急不可待的命五大夫王陵率三十万秦军到达了邯郸城下,赵国上下也是誓死抵抗。邯郸城内的老幼妇孺全部出动守城抗击秦国的侵略。

  长平一战击碎了关东六国抗秦的心,也使得赵国臣民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秦军的残暴,以往大多数人都只是道听途说,这一次却是亲身经历,四十万赵国士兵被坑杀,使得赵国全国上下家家披孝、户户戴孝。为了守卫身后的家园,赵国上下开始了与秦军的殊死搏斗。

  此时的大梁颇为热闹,每天赵国来往各国的使者都会经过此处,而这前几天赵平原君赵胜在门客毛遂的帮助下说服楚国出兵之后又再次来到大梁,想要说服魏王出兵解救邯郸之围。

  然而魏王魏圉早已在这十几年来的屡次损兵折将、丢城失地中被秦军杀破了胆,秦王只是派使者来大梁城轻轻一吓唬,魏王便急忙派使者前往驻扎在赵魏边境命令驻扎在此处的十万大军停下前往邯郸的步伐,生怕下一个遭殃的便是魏国。

  无奈之下,平原君赵胜只能通过迂回之策说服信陵君魏无忌,希望通过魏无忌能够说服魏王出兵救赵。

  平原君赵胜与魏无忌乃是连襟关系,魏无忌的亲姐姐便是赵胜的夫人。平原君赵胜身为赵国国相,邯郸被破的话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信陵君无忌的亲姐姐的下场也是可想而知的。

  因而魏无忌屡次面见魏王,希望能够说服自己大哥出兵救赵。可一天天过去了,魏王屡屡拒绝,后来更是连魏无忌的面都不再见。无奈之下,魏无忌便想自己独率门下三千门客独自救赵。

  身为夷门令的庞癝也有报国之心,只是现在家族早已没落不堪,自己的这个夷门令还是花尽了家中最后一笔余财并托了无数的关系才勉强得来的,故而此时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国迅速衰落,几到破灭的边缘。

  之所以庞癝要当这个夷门令,乃是因为这夷门之下有一大贤:七十多岁了还是监门小吏,也就是现如今自己手下的收税小吏侯嬴。

  别看侯嬴这老头已经七十多岁了,看上去苍老无比,平时话也不多,与普通老人没什么两样。庞癝与之交谈过之后便发现此人胸怀韬略,与姜太公一般都是大器晚成之人。

  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侯嬴也不例外。这不,这些日子信陵君魏无忌便接二连三的宴请侯嬴。且每次都会亲自驾车来到夷门处,无论侯嬴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魏无忌都会站在旁边含笑看着侯嬴,丝毫不以为杵,反而之后更加的恭敬有礼。

  身为夷门令,庞癝自是把侯嬴的行为举止瞧了个清清楚楚,故而每每都暗地里劝他:“以公子的贤明,能够礼贤下士已是不易,而侯老头你却每每做出出格的举动,就不怕公子生气?”

  侯嬴大笑道:“不会的。公子的贤明并不是做样子做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礼贤下士。再说如果公子真的和赵国的平原君一个样子,又怎么值得我前去效力呢?”

  得!这侯老头连平原君赵胜都看不上眼,那你这眼光要多高啊?这些古人真不是咱们这些后人能够想象的。

  没错,庞癝乃是一个穿越者,十年前就已穿到了这庞涓四世孙庞癝身上。虽然战国时代乃是一个思想大碰撞的时代,各种思想在这里百花齐放。但庞癝可不敢把自己现代的那套思想放到这里,到时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古人可不简单,更别说整个华夏上下五千年来思想最为活跃的战国时期。估计只要自己稍微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只怕就会吸引来无数的目光。

  被人关注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却是不折不扣的坏事。刚刚穿越过来时,庞癝就不想让人过多的关注他。如果到时候说出什么出格的话语,自己要怎么解释得了呢?

  你说咱是生活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古人肯定不如你?兄弟,别傻了,在这个时代可是有一种叫做纵横家及名家的东西存在的。他们专门以辩论为生,靠着口才名扬列国,常常说得列国君臣哑口无言,一言兴邦,一言灭国丝毫都不夸张。

  不说已经去世的张仪、苏秦,就说现在邯郸城内可是有着一个叫鲁仲连还有一个叫绉衍的两个专门以辩论为生的家伙存在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庞癝对很多名言名语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估计遇到鲁仲连这样以辩论为生的大佬,只拍三言两语就会把自己辩得哑口无言。

  而庞癝也并不想在这里以口才扬名,这也是庞癝之所以要做夷门令的原因所在。他想通过侯嬴结识信陵君魏无忌这个贵公子,而后通过信陵君进入到魏王的视线,从而进入魏国朝堂。

  可能会有人说:“兄弟,你可千万别犯傻,此时秦国一统六国乃是大势所趋。只要你稍微透露出几句后世的话语,不说封侯拜相,做一个富家翁也是搓搓有余的。”

  对此,庞癝会无情的鄙视回去。不错,自长平之战后,列国更加的无力抗衡强秦,秦统一六国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可庞癝却不想落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君不见商鞅之下场。

  这个时代的各诸侯国都具有极其强大的排外性。虽然秦国重用了多名外国人特别是魏国人为相,然商鞅被车裂,张仪比较机灵,看出秦武王不喜欢他便早早的退了下来,而后的范睢、蔡泽、吕不韦下场好像都不是很好,也只有李斯一个人在秦始皇嬴政时期一直担任着丞相之职。

  在信陵君门客的咋咋呼呼中,庞癝和侯嬴一同目送信陵君魏无忌带着他那三千门客一同消失在视线之内,庞癝便盯着侯嬴不住的打量:“你说信陵君会回来吗?”

  侯嬴摇了摇头,他也不确定信陵君能否回来,叹着气摇了摇头:“老夫也不知道。”

  是的,别看侯嬴是一名贤者,但这次他真的不知道信陵君是否明白自己的用心,神色担忧至极。

  听此,庞癝摇了摇头:“我说侯老头你啊······”

  侯嬴问道:“我怎么了?”

  庞癝目光中不无鄙视:“我说像你这样的大贤之人是不是说话都是吞吞吐吐的,本来刚才你就可以把自己心中的谋划告诉信陵君的,但你却没有,真是搞不懂。”

  侯嬴呵呵一笑:“有些东西还是要他自己明悟才行。”说完就蹲到了墙角处避风打盹去了。

  “哼,你还傲娇上了!”庞癝心中轻哼了一声,也躲到墙边打起盹来,离侯嬴远远的。侯嬴只是眯眼看了庞癝一眼就又闭上了双眼。

  午时的阳光极其和煦,虽然已经入冬,但阳光照在身上还是使得人懒洋洋的。

  但无论是侯嬴还是庞癝都无法做到像旁边其他小吏那样悠然自得,盖因心中有事。

  侯嬴就不多说了,庞癝完全是想趁此结识魏无忌从而进入魏王的视线,以实现自己的晋升之路,因而心中颇为担心魏无忌一去不回,虽然历史上记载了这次魏无忌没多久就又回来了,可历史毕竟只是历史,现实是谁也说不准的。

  一个时辰后,前方的大路上隐隐约约的出现一道烟尘。

  应该是魏无忌回来了!庞癝想到此处,急忙兴奋的站起身来。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