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脱离失败

长元十五年十二月,安城。

  连续下了月余的雪,将进城的路封得七七八八,寒风夹着雪沫子,硬生生地刮着脸。

  夏雪一身白衣,双手成拳,瑟瑟站在寒风里。

  “夫人,相爷还在忙,您请回吧。”

  管家在进去了七次之后,还是给了同样的结果。

  “没关系,我再等等。”

  夏雪尴尬地扯起嘴角,唇瓣又渗了些血丝。

  管家叹了口气,第八次进了书房。

  又过了一个时辰。

  管家第八次出来。

  “夫人,您还是回去吧,冻坏了身子不好,奴才们承担不起。”

  夏雪扬起脸,长长的睫毛上粘着的白霜虽然遮盖住眼底布满的血丝,却掩盖不了那氤氲的雾气。

  “我只想跟夫君说几句话。”

  管家摇摇头,无外乎是向相爷求情,不要和离,只是相爷作的决定......

  管家叹了口气,转身。

  夏雪死死地盯着那黄杨木雕花的门再一次合上,两行清泪,终于滚了出来。

  三年前,夏雪是侯府贵女,楚振轩是丞相少史。

  自从相遇,她便一发不可收拾。

  百般任性突破了千般阻挠,夏雪嫁给了楚振轩。

  成亲后,夏家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仅仅三载,就将楚振轩推上了丞相之位,成为长元历史上最年轻的左相。

  夏家人不知道,成亲三载,她跟她这个名义上丈夫的见面次数,屈指可数。

  夏家人更不知道,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通过管家传话,甚至是隔着房门,说完她要说的话,走人。

  夏家人更更更不知道,楚振轩早已厌倦了夏雪,整个相府都知道,相爷和相爷夫人要和离。

  “轩哥,还是让嫂子进来吧,这种天气,再站下去恐怕会出事。”书房内,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声。

  “不用管她,我们继续。”

  夏雪一颤,瞳孔瑟缩。

  不见她,竟是因为书房内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抬起僵硬的双腿,夏雪三步并两步,猛地推开房门。

  书房内坐着三四个丞相府的幕僚。

  跟楚振轩并肩站在方几旁的,正是说话的左晴。

  夏雪有点尴尬。

  楚振轩眯起眼。

  管家赶忙上前拉她。

  夏雪硬着头皮推开管家。

  上前。

  仰起头。

  “你要跟我和离,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你看她男不男、女不女的有哪儿好?”

  “闭嘴!”楚振轩眼底闪过厉色。

  “天天舞刀弄枪,装得倒像个谋士,她能帮你当上丞相吗?她家族能帮你当上丞相吗?”

  “她算个P!”

  “你为她跟我和离......”

  “闭嘴!”楚振轩咬牙切齿,“看样子和离真是便宜你了。”

  本来楚振轩觉得,夏家对他有恩,只要夏雪恪守本分,他会让她占着相爷夫人的头衔,富贵到老。

  谁知道,她不但不知足,还暗地里做那些龌龊的事,甚至不惜把整个楚家推上风口浪尖。

  既然她要作死,也不能怪他。

  楚振轩提起笔。

  顿了顿。

  “夫君,你不会真的要休了我吧?你要敢真的休了我,夏家---”

  楚振轩本还有一丝犹豫,一听夏家,迅速拿起纸,奋笔疾书。

  “天子呈诏,吾妻夏氏,无贤无德,善妒刻薄,以此休离,立此文约为照。”

  落了款,并盖下了私印。

  甩给夏雪。

  夏雪颤抖地捡起休书。

  泪水弥满了双眼。

  “既然相爷如此绝情,我夏雪也不再纠缠你,此生不复相见。”

  夏雪说完,攥着休书,轻快地跑了出去。

  楚振轩看着夏雪一抖一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系统比比:警告警告,深情人设不能崩!】

  【比比:警告!】

  【比比:你再笑下去就要露馅儿了!】

  【夏雪:我什么时候可以脱离?】

  【比比:我试试啊。】

  片刻之后......

  【比比:警告警告,脱离失败!】

  比比满是沮丧,系统显示任务未完成。

  【夏雪:日,不是说好拿到休妻书就完成任务吗?】

  【比比:我少看了项任务说明。】

  ……

  【夏雪:浪费我真心啊。】

  你刚才哪句真心?比比心里想着,除了那句此生不复相见。

  【夏雪:少的那项任务说明是什么?】

  【比比:攻略对象的负面情绪值要达到一百。】

  【夏雪:现在多少?】

  比比低下头,声音极小的回答,【99!】

  日的n次方。

  夏雪停下脚步,咬着唇,呼吸,再呼吸,三呼吸......

  嘴角使劲扯起,泪眼婆娑......

  夏雪转过身朝书房走去。

  再次见到夏雪的脸,楚振轩有点意外,总感觉有哪儿不太一样。

  夏雪挪到他跟前,抽泣着,“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楚振轩抿嘴,不置可否。

  夏雪又上前了一步,“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下吗?”

  楚振轩眉角厌恶更甚,索性转过身不看她。

  夏雪眼里极快地闪过一抹狡黠,抬起绣腿,对着楚振轩的屁股,狠狠踹下去。

  ……

  昏倒前,夏雪默默的念了一句,我怎么忘了他会武功。

  猛地坐起来。

  夏雪看着眼前那熟悉的木纹雕花床,头顶冒出来一个大大的“日”。

  还没脱离!!!

  那她的休书呢?

  【比比,比比--】

  【比比--】

  没有应答。

  夏雪一边喊着,左右开始在床上翻了起来。

  ---这个家伙不知道又跑哪儿偷懒去了。

  ---老娘的休书跑哪儿去了?

  ---老娘这是躺了几天啊,浑身散架子了一样。

  上下扭动了一圈脖子。

  “轰”!

  她的头嗡嗡作响。

  借着烛台的余光,夏雪看到了一张惊悚的脸。

  楚振轩!

  “相-相-夫君--”夏雪讨好地笑笑,没完成任务前,可不能把攻略对象得罪死了。

  楚振轩扬起手,“在找这个吗?”

  “当然----不是---”

  ---才怪!

  楚振轩眉头拧的更深了,他听到了什么声音?

  从这个女人起来之后,他十分确定她没张过口,可是他却是听到了她说话。

  难道是--

  她的心声?

  不可思议地摇摇头,怪事他见到过不少,但是这种还是头一遭,说不定又是这个女人在耍什么花招。

  盯着楚振轩变了又变的脸,夏雪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臭男人不会要变卦吧?

  ---忽然发现姑奶奶国色天香闭月羞花明艳动人风姿绰约人见人爱倾国倾城,后悔了吧?

  ---比你身边那个男人婆不知道强多少倍,哼哼。

  ---现在发现还算你眼光还凑合。

  ---可惜,姑奶奶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了。

  楚振轩忽地向她看来。

  夏雪又恢复了满脸讨好。

  “夫君,你是不是回心转意了?”

  ---千万不要啊。

  楚振轩的脸更臭了。

  ---嗯,这个楚振轩生起气来还挺帅,要不我晚点走,每天把他气上一遍,我自己还能养养眼。

  楚振轩攥着休书的手,紧了紧。

  ---身材嘛,也还说得过去,但是那天相府那几个幕僚,也都不错呀,十几岁的小鲜肉,啧啧。

  楚振轩胸口的起伏加快了。

  ---楚振轩虽然也才24,但还是老了点。

  想到这,夏雪往楚振轩的脸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才发现。

  楚振轩满眼通红,像要吃人一般。

  夏雪缩了一下脖子。

  ---赶快先把休书要回来。

  “夫君---”

  夏雪撒娇的尾音还没落下,楚振轩扬手一记手刀,又把她敲晕了。

  靠!

  再次昏迷前,夏雪比了个中指。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