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他是白月光

美声,在大部分人的心里是一门高雅的艺术。

  一提“美声”,相信多数人脑海里蹦出的与之相关联的人物都是那些早名扬四海的歌唱家。

  往远了说有世界三大男高音,往近了说有各大晚会的国家队级别常驻嘉宾。

  业内人士奉他们为毕生偶像,但不懂行的圈外人则将他们划进“小众”“冷门”的圈子;金碧辉煌的千人大剧场,歌唱家们拼尽全力奉献了精彩演出,结果却往往不尽人意。

  有人说“我一看台下,那个座位都是零零星星的。”

  有人说“学习声乐和歌剧的过程,本来就是一个闭环。”

  爱的人用燃烧一切的热情去爱,不爱的人多给予一分关注都觉得浪费时间。

  顾廷皓对着镜子整理好领带,系好西装最后一颗纽扣。

  门外的其他选手都在抓紧时间熟练曲目,拗口的外文歌词中还夹杂着戳人耳膜的魔鬼开嗓。

  真是没有比声乐比赛的后台更吵闹的地方了。

  顾廷皓深吸一口气,推门出去。

  参加比赛的同校后辈满脸紧张,一看到他,像是看到了救星,飞扑过去,一把攥住他的手。

  “顾哥!大神!保佑我上台不破音!”

  汗湿的手微微颤抖着,紧贴顾廷皓的掌心,他抓住对方的手晃了两下,另一只手拍拍对方肩膀,轻声安慰道:“不用怕,你就按照练习那样唱,没问题的。”

  “嗯嗯嗯!”对方得到鼓励后明显自信不少,还没来得及再多说两句,就听见工作人员喊自己的名字,刚做好的心理建设瞬间崩成渣渣。

  他一脸惊慌的回头看顾廷皓。

  “去吧。”顾廷皓站在原地,坚定无比的看着他,无声地比口型,“别怕。”

  这两个字仿佛有力敌千钧的力量,鼓励了畏惧登台的同窗,也鼓励了顾廷皓自己。

  “031号选手,顾廷皓。”

  即便已经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在被叫到名字的时候,顾廷皓的心脏仍旧脆弱地轻轻颤抖了一下。他沉着冷静地应了一声,往登台口走去。

  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成拳,指甲陷进皮肤里,几乎要穿破血肉的疼痛感让他清醒,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底荡漾的不是醉人陈酿,而是风雨欲来前看似平静的广阔海洋。

  “各位评委好,我是031号选手顾廷皓,来自尚宇大学,是声乐歌剧系大三的学生。”

  简短的自我介绍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这场比赛的观众多是大学生,其中女性的占比又高于男性;女人嘛,十有八九都是视觉动物,她们中多数人虽不懂歌剧,却懂如何欣赏好看的皮囊。因此顾廷皓一上台,便瞬间吸引了全部的视线。

  他的皮肤白且嫩,五官带着少见的古典美男韵味,尤其是眉下还衬着一双桃花眼,眼角无论何时都带着三分缱绻,即便是毫无情绪的轻轻一瞥,都会让人脸红心跳。

  他身姿挺拔,穿着一身洁白的西装站在舞台中央,剧院追光灯的笼罩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银白色的遐想。

  那一刻,于所有观众而言,他就像是只能隔着星河遥望的美好、却无人能触碰的白月光。

  顾廷皓对台下的异动毫不在意,不疾不徐地说完最后一句话。

  “我带来的歌曲是《Nessun dorma》今夜无人入睡。”

  评委当中有人认出顾廷皓,点了点头小声跟身边人说:“以前见过,这真是个好苗子。”

  “是歌剧《弄臣》的选段。”另一位评委低头表格上标注了一下,重点圈出曲目名,笑着说:“来听听唱的怎么样。”

  “好的,可以开始你的演唱。”

  顾廷皓鞠了一躬表示感谢,侧身点了点头,现场的乐队老师便开始演奏。

  “Nessun dorma”(今夜无人入睡)

  “Nessun dorma”(今夜无人入睡)

  顾廷皓音色清亮,被称为抒情男高音的他一开口便展现出不俗的实力。

  在融入音乐的瞬间,他将一切紧张情绪抛之脑后,举手投足间带着的大将风范引得评委连连点头。

  “……”

  “Dilegua,o notte”(消失吧,黑夜)

  “Tramontate,stelle”(星星沉落下去)

  “Tramontate,stelle”(星星沉落下去)

  “All’alba vincero”(黎明时我将获胜)

  “Vincero”(我将获胜)

  “Vincero”(我将获胜)

  顾廷皓微微仰起头,眼底缀着灿烂星光,他张开双臂,纵情歌唱。

  2019年9月8日下午15:35,尚宇大学音乐学院广播站的微信公众号更新了今日头条——

  恭喜我院声乐专业大三学生顾廷皓获得全国青年声乐比赛金奖!!![照片][照片][照片]

  作为尚宇大学声乐歌剧系的骄傲,顾廷皓以声乐专业第一的成绩入校,又在知名声乐老师的教导下进步神速。被选进比赛队伍后更是一骑绝尘拿金奖拿到手软。

  专业课成绩好还有多个奖项的加持,再加上近一米九的媲美专业模特的身高和让人一看就联想到青春校园小说的初恋脸,顾廷皓白月光似的完美形象跃然而生,不知道蛊了多少单纯少女心。

  头条文章的点击量和阅读量呈暴雨涨潮式的飙升,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女学生们无一例外地捧着手机,对着屏幕里端着奖杯和主办方以及评委合照的顾廷皓发出尖叫鸡同款叫声。

  “顾师兄太帅了啊啊啊啊啊!!!师兄看看我吧我可以!!!!”

  结束合影后,顾廷皓跟评委们一一握手,又收获了“年少有为”“前途无量”之类的称赞,他听得面上发热,抿唇轻笑作为谦虚的回应。

  “期待下次再见到你啊。”那位认出顾廷皓的评委笑盈盈跟他拥抱。

  “谢谢王老师。”顾廷皓自然也认得对方。

  由于比赛是在本市举办,来回的车程也就一个小时左右,所以学校方面安排了当天往返。

  顾廷皓在后台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是刚松开这位教授的手就被另一位业内大佬拉过去说几句话,只来得及脱了西装换上便装,妆都没卸就紧跟着同学们一起上了车。

  前排叽叽喳喳吵得不行,顾廷皓便推说自己个子高坐在前面不舒服,径自找了后排位置一个人坐下。

  路上大家都很兴奋,一脱下束手束脚的西装,个个都活泼得跟花果山上的猴子一样,前排闲不住的两个人互相交换眼神,一个人一眼看过来另一人立马接收到信号,便清清嗓子道:“这小金人都到手了,晚上还不庆祝一下?”

  话音刚落,除顾廷皓之外的人立刻站在统一战线起哄,和顾廷皓关系近一些的同学主动跟他搭话:“顾哥,晚上聚餐走起?”

  为了准备比赛一直连轴转的顾廷皓才放松没一会,现在只想回去睡觉,于是便眯起眼睛,摇摇头说:“我还是不……”拒绝的话还没说全,前排就传来一声叹息。

  “诶……”发出声音的人名叫付青青,在场唯一的女生。

  她故意拉长了声音表示不满,斜着眼睛看顾廷皓,顾廷皓偏过脸对她挤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干嘛?”这打断得可真是时候,他是没机会拒绝了。

  付青青转过身来,两手扒着座椅靠背,下巴搁在上面,像只冬季储粮的小松鼠一样嘟起嘴:“正好赶上大家都开心,顾师兄你这个金奖获得者都不去的话,我们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嘛!”

  和身上总带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和疏离气息的顾廷皓相比,付青青的性格就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她长得可爱、嘴巴又甜,深受老师们的喜爱,而且专业课也数一数二。她不敛锋芒,带着恰到好处的骄傲,就像一只拥有漂亮羽毛的小百灵鸟,在人耳边叽叽喳喳一天也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更何况,付青青还是所有人(背着顾廷皓)内定下的“音院比赛队队宠”,她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纷纷劝起来。

  顾廷皓最受不了这群人高马大上台能唱一打高音的大老爷们捏着嗓子撒娇,于是赶紧喝止:“停!闭嘴!不然我不去了!”

  付青青见目的达到,也就不过多纠缠,露出个甜甜的笑容后便转过身同别人说笑去了,顾廷皓被搅得睡意全无,无聊地伸手拨弄了一下支棱在眼前的刘海,然后偏过头望着窗外的飞驰而过的景色出神。

  “光顾着说话,我们都没有自拍一张诶!”付青青掏出手机招呼大家,“来纪念一下这个伟大的官方的时刻~”

  身边的人纷纷把脑袋凑过去,入镜那一刻皆被美颜相机的瘦脸功能惊到,自诩钢铁直男的几位大惊小怪的弹开,嘴里嚷嚷着:“咦~太假了!”但又口嫌体正直的再凑进去,想再度欣赏美颜加持下的自己的脸。

  付青青很快选好了合适的滤镜,为了把所有人框进镜头里又找了一阵角度,见顾廷皓心不在焉时不忘大喊一声:“顾师兄你看镜头!配合一下!”

  “好。”

  顾廷皓闻言抬头,配合的伸出手指比了个“yeah”——这是他拍照时一贯会摆的姿势。

  照片效果的确不错,但只有她一个人绞尽脑汁的为配文发愁,因为这些八百年不发动态的人只会脸不红心不跳的去她那里偷图偷文案,然后发朋友圈还不屏蔽她。

  过了几分钟,付青青的朋友圈更新内容。

  【大青青:就这样吧,出征大队返程啦~来看我们声歌系的排面们![奖杯][合照]】

  已经知道获奖消息的同学们接二连三的在下面祝贺,付青青大声朗读出一条条彩虹屁,每个人都认真听着,有几个还不时互相挤眉弄眼,不知道在暗自交流什么信息。

  顾廷皓低头摆弄手机,点进朋友圈看到付青青发的合照,发现自己被前排的脑袋挤在可怜的小角落,全身上下只露了脸,刷新一下正好又看到同学在下面评论【顾师兄在最后好惨,虽然看不见,但我猜他还在倔强的比剪刀手……】

  这句话把顾廷皓逗笑了,他抿了一下唇,把手机揣回兜里,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下车后离吃饭时间还早,于是大家决定先散了,等到时间直接在订好的餐厅碰面。顾廷皓便趁着有空回了趟宿舍,他的宿舍是豪华的双人间,舍友郑易正在床上躺尸,乐谱还盖在脸上,整个人姿态万分平和,仿佛即将入定的老僧。

  顾廷皓知道他在濒临猝死的边缘反复横跳了三个晚上都在忙着做导师要求的谱曲作业,便轻手轻脚的收拾东西,不想打扰他睡觉。

  结果没过几分钟郑易自己的订的闹钟铃响了,摇滚歌手的嘶吼声震耳欲聋,郑易瞬间从床上弹起来,关掉闹钟的时候还是惊魂未定的表情——很明显,差点被吓得当场去世。

  顾廷皓看他一脸憔悴,摸不准情况,只能试探着问:“作业还没搞定?”

  “刚肝完,我快死了……”郑易一脸呆滞的回答,看到顾廷皓手上的奖杯,回魂似的冲他挑了挑眉。

  “恭喜又拿了金奖啊顾哥,等会干嘛去?食堂吃饭去不?”

  顾廷皓把奖杯塞进柜子,耸耸肩,漫不经心的回答,“不去了,大家约好了要聚餐。”

  “聚餐?”郑易眼睛一亮,火速扔掉乐谱,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一脸兴奋:“带上我带上我,这几个大夜快把我熬死了,我得吃点好的补补!”

  “不太好吧。”顾廷皓有些为难,摇摇头道:“我本来都不太想去的,结果现在还要多带一个。”

  “这有什么关系~专业不同但大家都认识嘛,又不是见生人。”

  郑易不以为然的摆摆手,不给顾廷皓拒绝的机会,蹦蹦跳跳的跑到衣柜前开始找衣服,左手一件格子衫右手一件条纹衫,陷入理工科男生的审美怪圈,难以抉择。

  “那随你,饭钱自己掏。”

  出门时顾廷皓心里还在纠结,也不知道该给谁发消息说一声要带人去,想着还是到了再解释,就像郑易说的那样,大家都是同学,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一到餐厅,顾廷皓发现大家几乎都带了人来,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满满当当,像是过年。

  见状,郑易吹了个口哨,冲顾廷皓挤眉弄眼,意思是:看看,不止我一个来蹭饭的吧!

  这能一样吗?顾廷皓无语:也不看看人家多数带的都是女朋友,哪里是聚餐,分明是组团烛光晚餐!

  一位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同系师弟起身迎接顾廷皓,说:“主角终于来了,快请坐请坐!”

  “什么主角啊,好好说话。”

  顾廷皓发现自己好像经常不得不挂着无奈的表情跟他们交流,师弟笑嘻嘻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又开玩笑似的轻搡郑易一把:“你干什么来了你。”

  “我?”郑易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他夸张的拍了一下手,一本正经:“我当然是来保护主角的呀!我可先说了啊,知道你们没安好心啊,等会肯定逮着顾哥灌,顾哥可是咱们学院重点保护对象,我作为好舍友好兄弟,肯定是要站在保护顾哥嗓子的第一线呀!”

  “哟,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你就是来挡酒的呗!”有人高喊一声,引来满堂哄笑。

  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们就连哈哈大笑都分不同的声部,像在给歌曲和声。尤其他们还特意选了露天餐厅,桌位紧挨着人行横道,中间有半人高的装饰围栏隔开,走过路过的人都一脸好奇的往他们这里看。

  就连表情管理极好的顾廷皓也被郑易逗笑了,直接拉了他一把:“坐下吧您,等会多吃点少说点。”

  郑易连忙把屁股挪到凳子上,假惺惺的道谢。

  众人七嘴八舌的点完了菜后,有人问要不要多拿几件红酒,带女朋友来的几个都连忙摆手说自己女朋友不喝酒,要换果汁,郑易酸溜溜的看着一对对小鸳鸯的互动,用勺子敲敲杯沿,“这怎么还不上菜啊?”

  付青青正巧坐在他对面,把他的动作尽收眼底,虽然知道郑易只是油嘴滑舌了一些,人并不坏,但她还是看不惯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尤其是视线在郑易和顾廷皓之间来回梭巡一番过后有了对比,更显出了高低,她嫌弃地翻了个白眼,转脸和别的女生说话去了。

  “青青!”陪她一同来的好友王诗婷忍不住多看了顾廷皓几眼,悄悄扯了扯付青青的衣服,小声道,“顾师兄怎么带舍友来,他……”

  付青青了然,“放心,没女朋友。”

  她已经明里暗里打听过好多回了,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王诗婷蹙眉,这个答案让她半庆幸半忧郁,“啊?这么优秀都没女朋友啊?是不是眼光很高呀。”

  “天之骄子眼光还不高的话,谁眼光高?”付青青不可置否。

  闻言,王诗婷点点头很有自知之明的补充:“也是,那我就没有机会了。”说罢,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用手肘轻轻怼了付青青一下,“青青你和顾师兄很配呀!”

  “声歌系的才子佳人,白月光和小百灵,相性度百分百!”

  “少来了。”付青青面上一热,她低下头,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