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倒霉

夏季的雨刚刚冲刷了地上的尘埃,驱走了世间的闷热,万物都昂扬着头颅,享受着这曼妙的清凉。

  京城里,路人们依旧撑着油纸伞,在湿润的土地上缓缓前行。

  某一处小巷里,威武的大宅门伫立在雾蒙蒙的空气中,门口的两尊大狮子张着大嘴巴,露出狰狞的面孔,吓退四方鬼兽。

  幽静的院落中,一颗古树上,苍翠的树叶沾着雨滴,雨滴太重,树叶弯下老腰,“叮咚——”一声,雨滴坠落在了地上的一滩水洼中,阵阵涟漪悄然铺卷开来。

  “咚——”似乎是突然报复性地将头摔在枕头之上,王雅君发出了这巨大的声音。

  王雅君默默地躺在床上,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越。

  王雅君深呼了三口气,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房子,听着旁边跪着小丫鬟抽泣着,王雅君直觉得脑瓜隐隐作痛。

  现在,由不得王雅君不接受穿越的事实了。

  小丫鬟昏天黑地地啜泣着,直哭得王雅君心肝疼。

  王雅君回想着穿越之旅,就感觉脑袋发昏。自己在马路上走路,本来走得好好的,谁能想到两辆车互相撞上了,王雅君那叫一个害怕呀。

  转身就要逃跑时,迎面撞上了第三辆车,第三辆车陡然一个急刹车,就是这么轻微的一撞,王雅君一睁眼就成了躺在床上的古代女子。

  “小姐——”

  小丫鬟的声音,有气无力,含着惊恐,仿佛自己没气了似的,

  “我还有气。”王雅君默默地反驳。

  谁知就这么一句话,小丫鬟哭得更是惊天动地。自家小姐失忆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小丫鬟越想越难过。

  整整一个时辰,小丫鬟抽泣了一个时辰。

  小丫鬟名叫欢儿,是原主的贴身婢女。恰巧,原主也叫王雅君。

  王雅君费尽心思,哄好了这个小丫鬟,并从欢儿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处境。

  天下如今两分,分为南风国和北越国。

  而原主的父亲是南风国的威武大将军。

  这些年,南风国与北越国边境矛盾不少。最近这几年,还打起了仗。但是南风国却是屡屡战败。

  无奈之下,朝廷只好派出威武大将军。说起来这个威武大将军,那可是举国亲厚的大人物。

  威武大将军亲自上阵杀敌,出奇制胜,南风国的战事转危为安,京城里传来捷报,举国同庆!

  就在前几天,收到消息,将军要从战场上回来了。

  按道理说,将军打胜仗,得给奖励吧。但是威武大将军的名衔已经够高了。这金银财宝也是可以赏赐一些,但是听着总没有加官进爵来得丰厚。

  于是,朝廷的大臣就给皇帝出谋划策,赏赐什么呢?

  听说将军有一个嫡亲的大女儿,将军甚是疼爱。太子正当年华,缺一个——太子妃。

  这样一来,有人不乐意了。将军已手持重兵,怎么能让她的女儿再当太子妃?不如当太子侧妃?说这话的,正是那当朝宰相。宰相的女儿可是一直心怡太子呀,这眼瞅着太子妃的位置就没有了,不得说点啥?

  其实,将军年事已高,若不是战场之上南风国屡屡战败,怎么会派将军去。

  再者,皇上的密探也早就打探了将军此次回来,有意交出兵符,偷个清闲。

  皇上心里清楚,却还是闭而不语。看着这帮大臣讨论完了。就让他们退下了。

  总之,皇上还没有下旨定论。说是一切待将军凯旋之日,再做决策。

  说起来也怪,原主王雅君的母亲,是这个威武大将军的青梅竹马,算是“糟糠之妻”,但是将军没有嫌弃,依然与夫人十分恩爱。也没有任何小妾,至始至终只有一个结发妻。

  后来上京城受封,自然是带着自家夫人一起,之后也过了几年恩爱日子。而王雅君就是在这个时期出生的,将军也算是老来得子。

  只是没过几年,将军夫人身体羸弱,终是因为病魔去世了。而将军也再没有续弦。

  当时的王雅君才只有五岁。

  将军一个大男人,硬着头皮照顾王雅君照顾了两年。

  后来战事连连,将军也得上战场。

  再归来日,没曾想,府中的嬷嬷们,小丫鬟们也不好好伺候小姐,竟然让她吃馊饭,不高兴了对她也是非打即骂。

  将军那叫一个心痛呀,重重地罚了这些嬷嬷们。

  后来的某天夜里,被将军照顾得香喷喷的女儿,突然梦呓了一声:娘亲。

  谁曾想,将军听进了心里,竟然给王雅君招了一个后娘。

  哎呀,这后娘哪有亲娘亲的?

  要说王雅君能穿过来,也是拜这后娘所赐。

  后娘正是当时的宰相的女儿,而现任宰相正是这后娘的哥哥。

  后娘嫁进来时,对将军照顾得体贴入微,对王雅君那叫一个无微不至。

  将军看在眼里,对于这个续弦很是放心,隔年,后娘就给将军生下了一男一女。

  尽管如此,后娘依旧尽心尽力地照顾着王雅君。因为将军最疼的还是王雅君。

  这不?从自家宰相哥哥那听了一点只言片语,就赶来告诉了王雅君。

  因为后娘贴心的照顾,王雅君对后娘也是很信任,所以后娘自然知晓王雅君爱慕着自己的侄子,也就是当朝宰相的儿子。

  听到后娘的小道消息,王雅君不乐意了,好不容易就要等到自己及芨,可以嫁人了。但是,王雅君的如意郎君是表哥呀,怎么能让太子半道截胡?瞧这话说得,好像人家太子乐意娶她似的。

  总之,王雅君知道后,心生慌乱,更不愿意自己的婚姻沦为政治工具,生怕圣旨下来。

  于是,后娘给王雅君出了一个主意。大胆地去表白表哥。最好人尽皆知,这样一来,皇上与那太子也不会强人所难。

  王雅君本身就爱慕表哥,听到后娘支持,有些害羞,但也很是心动。

  完全没有了章法的王雅君,照做了。

  要说在古代,女子当众告白,若是两情相悦,也算是一道佳话。

  但是,宰相之子听到过自己的亲表妹,也就是后娘的亲生女,说王雅君老是欺负她,而自己也亲眼见过,王雅君抢亲表妹的东西。对王雅君完全不感兴趣。

  只是君子喜怒不浮于色,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远离着王雅君。

  所以王雅君的表白,自然是以失败告终。众人也是对她指指点点。

  王雅君那叫一个羞愤呀,当场撞柱。血流不止呀。

  就这样,一醒来,现代的王雅君就来到了这里。

  此起此刻,躺在床的王雅君,那叫一个生气,原主这倒好了,惹下一大堆麻烦,拍拍屁股走人了,自己却要在这活受罪。现在脑袋上还疼着呢。

  不过这事,哪能瞒得住皇上?听说皇上知道后很愤怒,向来笑面虎的皇上,怒斥了当日伺候的一个小奴才,只是因为端上来的茶有些滚烫。可是,皇宫之中的人,真的会如此不谨慎么?

  尽管赐婚一事,皇上还未下旨,但几个高层官员,也是明白皇上心意的。这事,也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如今赐婚不成,反而让自家太子落了个被人嫌弃的名声,越想这个,皇上是越气呀。

  但是还没有办法,将军正在回来的路上,自己不能苛待人家的女儿呀,况且女儿了面薄,自己还得尽量照顾着。

  于是,皇上派给将军府最好的太医院大夫,一定得治好这王雅君。

  又赏赐了王雅君一些金银首饰,权当是安慰了。

  但是那百姓的悠悠之口,是堵不上了。况且,人家皇上也压根没想着堵上。

  王雅君这个吭爹的,把自己的爹愣是整了个教女无方的名声。

  一时间,京城里,流言蜚语满天飞。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