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我是个生意人

百汇县,美味楼的某一个包间里,十多个厨师打扮的男女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面前,一个个手里还拿着纸笔在记着什么,像极了正在认真听讲做课堂笔记的学生。

  作为讲课的“老师”,林钱独坐在一张餐桌前,仔细的品尝着餐桌上美食,不时点评几句。

  餐桌的中心是一个木炭火锅炉,四周摆放着各式各样精致的食物,显然是在打边炉。

  林钱从沸腾的火锅炉里夹起一颗洁白晶亮的丸子送入嘴里,轻嚼几口,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今天的鱼丸谁做的?鱼香浓郁,弹牙爽口,不错,不错。”

  “多谢先生赞赏,属下今后自当尽心尽力,力求做得更好!”

  人群中,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一脸振奋,跟中了什么大奖似的。

  “嗯,下次你也可以尝试在丸里包些肉馅之类的,多一种口味,让客人们能有多一种选择。”林钱又是说了一句,然后开始品鉴其它菜品。

  而刚才的那名男子应了声“是”后,就乖乖退入人群里,拿起笔记了下来。

  餐桌上让林钱满意,赞赏的菜品不少,可让他失望,批评的同样也有,等到林钱把餐桌上的菜品全部品尝,点评一遍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好了,本月的考核到此结束,老赵你记下,今天做出菜品合格的厨师,本月工钱全部涨一成,以资鼓励,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持,甚至更进一步。

  至于不合格的,暂且就不扣你们工钱了,不过下个月的考核还是这样的话,可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林钱一边继续吃着自己偏爱的菜品,一边吩咐着。

  “先生您放心,属下都记下了。”

  闻言,一个看着有些威严的半百老头站了出来,这位就是美味楼的掌柜老赵,专职处理美味楼里大大小小一切事务,颇受林钱信任。

  “嗯,都下去吧。”

  林钱随意的摆了摆手,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是说道:“对了,老赵你刚才说有谁要见我?正好有空,让他进来,顺便见一见吧。”

  “是。”

  老赵应了声,随即带着一群厨师告退,整个包间里就只剩下了还在享用着美食的林钱以及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壮汉。

  ……

  与此同时,林钱所在的包间外,两个身穿劲装的男子正在说着什么。

  这两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另一个是二十来岁的青年。

  “爹,这林钱不过区区一个酒楼老板而已,真的能够帮得到咱们?”

  两人里的青年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

  “嘘,你小点声,咱们现在是有求于人,被人听到你这么说话不好。”

  中年人一听,连忙低声训了句,四处张望发现没有人在附近的踪迹后,才松了口气道:“这美味楼是林钱的,但这可不代表他手下产业就只有一个美味楼而已,有传闻,他手里掌握的财富,在偌大的百汇县内可排进前十!

  当然最重要的是,听说这林钱人脉极广,跟县里许多大人物都说的上话,有他出面跟官府那边打招呼,咱们这道院想要办下来,才简单些。”

  “左右也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真有那么大的面子?老爹你可别被骗了啊!

  青年有些不以为然的嘀咕着,在这个强者为尊,修士至上的世界,商人一般只有那些天资不行,注定在修行上不会有太大成就的人才会去做,像他这种在修行上有点小成的人,对此表示不屑。

  “你……”

  中年人本想再训几句,却见包间的门打开了,连忙迎了上去。

  老赵一看这架势,索性也不走了,虚请了一下:“韩道友,我家先生答应请你们一面了,两位请吧!”

  “劳烦赵掌柜了。”

  中年人客气的拱了拱手,拉着自家儿子,赶忙进了包间。

  “两位请坐,吃过了没?没吃的话,一起吃点?吃过的话,再吃一点?”

  父子两人一进门,林钱虽然不清楚对方来意,不过还是热情的招呼着。

  “林先生,您客气了,您吃您吃,我们坐着就行。”

  中年人笑着婉拒了声,带着自家儿子坐了下来。

  “好吧,那你们可没有口福喽……”

  林钱也没多劝,大家又不是朋友,客套几句而已,这两人真要坐下跟他一起吃,他说不定还不习惯呢,喝着热气腾腾的汤,抽空说道:“两位找我,总不会是来看我吃的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额,您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有件事想请您帮一帮。”

  似乎是没想到林钱这么直接,中年人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顺势说道。

  “嗯……”

  林钱示意中年人说下去,也不忘继续吃喝着。

  “在下韩先远,这是犬子韩光……”

  韩先远也不拐弯抹角,自我介绍一番后,就直入正题道:“事情是这样的,在下近日想在县内开办一家道院,就去找了专管县内道院开办的伍司伍大人,伍大人那边回复说,县里三年内的道院开办名额已经全部发放出去了。

  在下听闻您与伍大人相交甚笃,所以想请您向伍大人替在下美言几句,看看是否可以挤出个名额给在下?”

  闻言,林钱抬头看了韩先远一眼,不置可否,只是问道:“开办道院的标准,你可达到了?”

  “自然,不才,在下前些天正好突破到了源力境九重,且有祖传人级下乘法门一门,完全具备开办道院的资格!”

  韩先远口中谦虚的说着,只是那昂首挺胸的姿态暴露了他内心的骄傲,至于韩光看着自家父亲,脸上更是满满的自豪。

  也是,在百汇县这样的小地方,一名源力境九重修士,已经算是强者,又有一门可以传承的法门,确实是值得让子孙为之骄傲自豪了,如若不然,又怎么有开办道院,教授他人的资格呢?

  林钱也不吃了,放下手里的筷子,剔着牙,笑道:“我这人嘛,心思简单,毕竟不聪明,更没有什么城府,所以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直说了,嗯,我是个生意人,所以在我看来,帮你就等于是做一笔生意,而既然是做生意,那自然就要有报酬……”

  “这是自然,林先生,您看这个价如何?”

  不等林钱说完,韩先远连忙将事先准备好的钱票递向前者。

  “十万飞羽币?少了,不二价,二十万,这事我帮了,否则,就当我今日没见过两位。”

  接过手,看了眼钱票上的数额,林钱摇了摇头,直接明码标价给出了一个价格。

  “什么?!!!十万还不够???你怎么不去……”

  韩先远还没作出回应,旁边的韩光坐不住了,顿时暴起,在他看来,这事情也不过是让林钱帮忙说句话而已,十万他都觉得多了,没想到林钱竟然还不满足,一开口就是二十万,真当他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闭嘴,你这逆子!”

  不过没等韩光爆粗口,韩先远就已经抢先制止住了,他早就调查过了,知道林钱表面上虽然是个商人,但实际上,手底下养得强人不少,别的不说,单单现在站在林钱身边的壮汉,就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他深知不是对手。

  要是真让韩光在这儿辱骂了林钱,后果不堪设想!

  意识到韩先远似乎是真的生气了,韩光心中虽然还是不忿,但也不敢再开口了,可见韩先远在他心中积威已久。

  “好,那就依林先生所言。”

  见此韩先远心中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意识到这事讨价还价不了,还是为了能转移话题,忍着痛,又是掏出了张十万飞羽币的钱票。

  二十万飞羽币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他估计就算成功开办了道院,没有个一年半载,怕也是没法回本了,当然长期来说,只要能成功开办道院,那还是赚的。

  “嗯,那就合作愉快了。

  咬金,伍司那儿你亲自去一趟,务必把事情办妥。”

  林钱毫不客气的将韩先远又一张钱票收下,随口冲着旁边的壮汉吩咐了句。

  至于韩光,反正也还没骂出声,就大人有大量的无视掉好了。

  “是。”

  林钱身旁,那个生得膀大腰圆,长相粗犷,留着一脸络腮胡的壮汉瓮声应道。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