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章 回家,悠然

那人影被吼声吓得一哆嗦,扭头看见庞元,脸上欢喜,兴奋的跑了出来。

  却是一个身体壮实面貌憨厚的少年,他抱怨道:“庞元,是你啊,吓我一跳”。

  “虎子,你鬼鬼祟祟的藏那儿干什么呢?”庞元有些好笑。

  “哎,别提了,刚刚你爷爷没见着你,就让我来找你,结果我刚走到村口就看见我爹过来,我就赶紧藏了起来,躲了一会儿,这不,要出来就看见你了”憨厚少年苦着脸,叹着气说着。

  这憨厚少年却是和庞元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名字叫童虎,而他父亲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庞元遇见的那位魁梧大汉林叔,童林身手强悍,经验丰富,是村子里有名的猎人。

  可能是遗传的关系,童虎从小便虎头虎脑的,从不挑食,再加上童林时常的操练,现在虽只是少年便已极为强壮,粗手大脚,论身体素质和常年坚持锻炼的庞元相比也丝毫不差,甚至隐隐要强上几分。

  童林对童虎的训练当然不会轻松,可以说的上是严厉,这也导致童虎每次见到父亲就有些忐忑。

  “行了,你爷爷还在等着你呢,别磨蹭了,咱们都快点回家吧,我都快饿死了”童虎忍不住紧了紧肚子,催促道。

  “那好,那我先回去看看我家老头,咱们明天见”庞元和虎子道别,朝着自家木屋的方向的一条小路走去。

  小路上铺满了五颜六色的鹅卵石,踏上去微微有些硌脚,不过庞元双脚早已磨出一层薄薄的老茧,倒是没多大感觉。

  没过多久,庞元已经扛着长矛走到家门口,入目所见是一所不甚高大的木屋,风格粗犷,看着倒是极为坚固,旁边还有几个偏房。

  整个木屋被将近一人高的围墙从两边彻底围了起来,形成一个不大的院子,围墙是用巨石同泥土混合垒起来的,非常厚实,院子里面用篱笆围出来一小块菜地,种植一些最常见不过的蔬菜瓜果。

  迈步进去,一个老头儿正佝偻着身子,举着锄头在菜地里忙活,听见有人进来,他赶忙抬起头来,看看来人。

  看见庞元,老头儿直起腰,把锄头扔一边,两眼一瞪,“你个臭小子,还知道回来?不找人叫你不知道回来吃饭?!”

  庞元只是尴尬一笑,也不争辩,把长矛搭在围墙一旁,将早已断气的野兔从矛上拽下来。

  提着毛茸茸的长耳朵将兔子在老头儿眼前晃了晃,“老头儿,今天运气不错,晚上加餐今晚上就吃它了,烤兔子!怎么样?!”。

  老头看着这肥硕的野兔,脸上也泛起笑意“臭小子,别贫了,啧啧,看看你这一身汗,赶紧收拾收拾身上吃饭去,饭快熟了”。

  ***********************

  夜晚,饭后,

  串着清洗干净的野兔的铁叉被架在燃烧的火堆之上,下面的火堆旺盛的燃烧,橘红色的火苗肆无忌惮的舔着野兔裸露的肉层。

  兔肉表皮已经被烤的焦黄,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肉质表面时不时的滴下几滴油脂,滴在火堆里滋滋作响。

  庞元和老头盘坐围在火堆旁边,静静的看着跳动的火苗,眼前的一片火红在两人的眸子里泛起倒影。

  老头的脸庞被篝火的闪耀照的发红,时而抬手在兔肉表面均匀的撒上少许调料粉,并慢慢翻转铁叉烘烤兔肉,使其烘烤均匀,这样等了一会儿,一切便大功告成。

  庞元虽有些心急,却依旧等了片刻,才用布垫着手将铁叉从架子上拿下来,老头则拿起一柄短刀,将野兔从中一分为二

  将略大的那份兔肉往庞元面前一推,老头儿眉头一挑,话语依旧倔强,眼中的却不由得滑过一丝不易察觉地宠溺,

  “行了,吃吧...”

  庞元也不推辞,接过来烤的油亮喷香的野兔肉,也不顾忌烫嘴,便大口咬上去,雪白的牙齿狠狠撕下一块热腾腾的兔肉,胡乱咀嚼了几下便迫不及待的咽了下去,“啊...”少年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嚎。

  另一边,老头也吃的不亦乐乎,不一会儿,两人便已是满嘴流油,嘴唇上都泛起一层油光。

  老头忽的好似想起了什么,起身去了屋里,等到出来时,手里已多了一壶酒,老头平时也不怎么舍得喝,今天居然拿了出来,要以兔肉下酒。

  “别看了,没你的份!”看到庞元眼巴巴的看着酒壶,老头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自己却美滋滋的,吃一口热气腾腾喷香肥美的兔肉便抿一口酒,美酒佳肴,相得益彰,乐得老头儿眼睛都眯了起来。

  看的庞元羡慕不已,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努力发泄在眼前的食物上面。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