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请老爷做主

  清晨。

  天上灰蒙蒙的,随时会下雨一般,令人压抑的气氛。

  一道缓急的脚步声在庭院响起,一个紫衣倩影扶着头上的发饰,脸上带着楚楚可怜的神情,眼神带着一丝怒意,想到了什么,收回了怒意,似乎酝酿着一场随时随地哭出来的情绪,匆忙赶去前院。

  “老爷......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紫衣女人终于停了下来,在前院拦住了老爷,样貌清秀,我见犹怜,看起来小家碧玉般的娇嫩,却不料那嗓音一出来,与街上的泼妇骂街不分伯仲。

  实在有违和感。

  “一大早,甘姨娘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所为何事?”卫正信眼里波澜不惊,看到身穿正七品官服,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年近四十,却丝毫不显老,一身凛然正气看起来就像三十出头一般。

  “二小姐竟然敢打伤妾身的乳娘,请老爷做主啊。”甘心菱一脸的痛心,抬起手臂,衣袖半遮住脸,看样子似乎在拭擦眼泪。

  “你那个乳娘为老不尊,仗势欺人,我也早想收拾她了,潇潇做的不错。”卫正信不为所动,挥了挥衣袖,看都没有看甘心菱一眼,便走出去。

  甘心菱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看着卫正信离去。

  翌日清晨。

  已经下起了绵绵细雨,庭院的路上,一个身影快步走去前院,披头散发,看起来狼狈之极。

  “老爷!老爷!这次你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二小姐今日一早便掀屋顶,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甘心菱可怜兮兮的模样跪在了卫正信的面前,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也来不及拭擦。

  看样子更为令人动容,不过那声音却是一言难尽。

  “哦?”卫正信出门前又看到了甘姨娘,瞬间沉着脸。

  甘心菱抬起头看到老爷黑着脸的模样,心中暗道,老爷这下子要惩罚二小姐了吧。

  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便听到了冷淡的声音。

  “还是潇潇贴心,知道你的庭院已经住了五六载,确实要翻新了。”

  “老爷......”甘心菱气急,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卫正信毫不留情的走了。

  手中的手帕捏成一团,甘心菱心有不甘,就不信卫正信不会帮她!

  第三日清晨。

  下起了倾盆大雨,轰隆隆的带着雷声,明明是清晨,却犹如夜晚一般,天气灰暗的可怕。

  卫正信撑着伞出门,还未到门口,便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今日跟在他身后的管家已经五十多岁,撑着伞,停下了脚步往回看。

  “老爷......这次你要为我做主啊,卫潇潇竟然敢赶我出门......”甘心菱衣发凌乱,身上还带着一个包裹,都没有执伞,身上都被淋湿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婢女,拎着大包小包的,哭丧着脸。

  “这个潇潇真是无法无天了。”

  “老爷说的对,她仗着那次落水后就无法无天了,这次竟然要赶妾身出府。”甘心菱没有看到卫正信的脸色,听到他的话,连忙接过话。

  “为府上节省费用开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竟然不敢为父商量,看来真的是宠坏她了。”卫正信扶了扶官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向甘心菱的眼神多了一丝厌恶。

  “老爷,你......”甘心菱顿住,就连哭泣都忘记了,她总算明白了,就算她说烂了嘴,老爷还是会偏袒卫潇潇。

  雨水越下越大,甘心菱的发丝都贴着脸颊,看到无动于衷的卫正信,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多了一丝坚决,“老爷,如果你赶我出府,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前门热闹的很,后院的碧潇院却冷清的很。

  香炉里面的香薰烟雾缥缈,一丝丝清新的味道袭来,让人心旷神怡,一袭白衣女子闭着眼睛撑着手,头上别了一个飞仙髻,穿着百褶长裙,衣裳上点缀几株梅花,美若天仙,看起来可望不可即,纤纤玉手敲打着桌面,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咚咚咚......

  似乎在敲击心一般。

  见到她容颜都要感叹一番:

  国色天香之姿,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

  庭院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二小姐,二小姐。”

  白衣女子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拂了拂衣袖,款款起身,外面的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明明是白天,却看起来天黑了一般。

  这天,终究会变的。

  收回视线,看向门口跑来的叶芷,粉色的衣裳,头上梳了双平髻,令人注目的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见底,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可爱之极。

  “甘心菱是不是还在门口吵闹?”

  “二小姐,你果然料事如神呀,她跟老爷哭诉你要赶她走,还想着用苦肉计,让老爷开口留下她,老爷愣是没有留她,都走到门口了,就是赖着不肯走。”叶芷跑得太急,即使撑了伞,头发了沾到了雨水,就连衣裳也湿了。

  一脸的兴奋,让那双眼睛多了几分灵气,生怕错过了告诉二小姐的这场好戏。

  “爹爹想让她走,她也不会走的,最后妥协的也是我们。”卫潇潇眼神多了几分玩味,她喜欢热闹,更喜欢看热闹。

  “如果不是因为甘姨娘,夫人也不会不理老爷了。”叶芷叹了一口气。

  抬起头时,看到小姐的容颜比之前美了不少,性子收敛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二小姐的身上多了股淡然,遇到所有的事情,都能泰然处之,但遇到甘姨娘,性子大变,不是拆甘姨娘的房子,就是要赶她走,这一切都是小姐前几天被甘姨娘推下水开始的,没想到这几日对甘姨娘更为胡作非为,而老爷和夫人却不阻止,还似乎纵容二小姐。

  “厨房的烧鹅做好了没有?”卫潇潇听到了叶芷的感叹,笑了笑侧过头,猝不及防的问道。

  叶芷脸上呆滞了片刻,想到二小姐这几天不是四处跟粗婆子唠嗑八卦,就是捉弄甘姨娘了,忍俊不禁,歪着脖子打趣道:“小姐,怎么前几日醒来后,你除了捉弄甘姨娘,就吃吃睡睡的,奴婢都不习惯了。”

  “除了捉弄她,我想不到有什么乐趣了,这日子实在是让人无聊呢。”

  卫潇潇看到窗外的雨滴落下,落在屋顶上,陆陆续续发出了声响。

  思绪飘回了前几日,她精心打扮准备着迎接网络文学作品颁奖晩会,听到主持人念到她的《潇潇为谋》获得了一等奖。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