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正月朔日却惊魂,红梅少艾香消殒。

一、2月5日(大年初一)下午18时,东风路派出所。

  北方冬季的白昼特别珍贵,现在天已经黑透了。

  值班民警打开饭盒,看见家里送来的饺子,心满意足地笑了。他倒了杯热水,准备拿饺子就热水。

  第一个饺子还没送进嘴里,一个六十来岁的大姨哭着冲进来,拍着桌子对民警喊:“同志,我闺女让人害了!”

  二、2月5日下午19时,东风里2号居民楼楼下小房(北方旧式居民楼群间的联排仓库,一户一间)。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横卧在地上,衣着完整,脑后有被击打的痕迹及碎玻璃插入,左胸有一处利刃反复刺入而造成的创伤,脖颈被白色尼龙绳缠绕,舌头外伸,流涎,双眼未闭合,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

  “先打晕,捅一刀,再勒死?”高梁,刑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问。

  “嗯…顺序不太对。等杨东升做完现场,把人带回去再看看吧。”崔立伟一边抬起尸体的手,一边看着表。“大概死亡时间是昨天上午,天气比较冷,所以还要进一步检查。”

  高梁不再问了,转向技术员:“升子,你这里有什么发现?”

  “小房的门锁是老式挂锁,而且据家属说他们到的时候是上了锁的,死者身上也有一把钥匙。”

  “高师傅!你们在哪儿?”黑灯瞎火的,黎麦实在走不明白这种老式小区。

  高梁从逼仄的小房出来,拿手电筒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照亮,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往这里狂奔。

  黎麦背着书包跑过来,嘴里也不闲着“这也太不好找了。”

  高梁心里默念“自己的徒弟,不能打死。”敲敲黎麦的脑袋:“手电筒给你,赶紧把法律文书拿出来,该填的填上。别那么大声音,大过年的想把小区都吵起来吗?”

  黎麦有点儿委屈:“不用我吵,你看他们都在看热闹。”

  高梁一抬头,小区家家窗户上都有人影探头探脑向下看。他也无奈了,跟黎麦交待:“别废话了,赶紧让死者家属找地方给你填文书吧。”

  三、2月6日凌晨2点,刑警大队一中队办公室。

  “死者张梅,女,27岁,LN大学研究生,于2月4日上午失踪。2月5日下午17时45分左右被发现陈尸于自家小房里。

  “具体情况如下:2月3日晚上,死者张梅的二姐张兰突然阵痛,社区医院医疗设施和水平不足以处理这种情况,就让张兰的丈夫何飞和婆婆把她转到妇婴医院。何飞母子俩给岳父张志明和岳母王春芳打电话,通知此事。随后张志明夫妻俩、张梅及其已出嫁的大姐张菊赶到社区医院。因为孕妇转院需要人手,张梅把男朋友赵浩叫过来一起帮忙。

  “因为何母是寡妇,年轻时生活比较拮据,养成了…呃…节省的习惯。在妇婴医院办理入院手续的时候,两家因为费用问题吵了起来,被医院的医护人员制止了。

  “2月4日凌晨,两家给张兰办理入院手续后,再次争吵起来。由于张梅是研究生,比较有文化,很会讲道理,很快就把何氏母子说到哑口无言。小姨子的完胜让何飞比较生气,就要打她。被人拉开以后,张志明老两口觉得比较疲劳,需要回家休息,就让大女儿张菊和张梅、赵浩留下照顾张兰。

  “2月4日早晨,张兰情况稳定下来,但是没有生产迹象。医院就不让太多家属留在那里。何飞的母亲和张菊、张梅、赵浩一起离开医院。

  “张菊、张梅、赵浩到了张家休息一会儿,大概10点多钟医院打来电话说张兰要生产了,身边没有陪床家属。他们三个和张志明夫妻俩又出门赶往医院。因为人太多,张家老俩口和张菊坐出租车,张梅和赵浩坐了台三轮车(人力车,比出租车便宜)。

  “上午11点左右,张兰已经进入手术室。赵浩来到医院,告诉手术室外面的张家老俩口:’张梅来月经,去买卫生巾了,她说她要是太难受就不过来了。让我先过来看一眼。’随后称有事离开医院。

  “由于张兰生产不顺利,张家人一直在医院待到5日上午。老俩口回家后并没有看到张梅,但因为更担心张兰,就没有在意张梅的行踪。

  “5日傍晚,王春芳准备做晚饭给张兰送去,去小房拿猪肉,发现张梅尸体,于是向东风路派出所报案。”

  黎麦抬头看看大家,接着说:“以上就是我们对张梅被杀案这一阶段的侦查情况。”

  副局长李乐峰看向高梁,问:“你还有什么补充?”

  高梁抬了抬眼皮,平静地说:“内容翔实,语言丰富,情节生动,除了没有重点以外,文学价值还是有的。”

  专案组成员暗暗低笑,黎麦一脸吃屎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师傅,内心极其崩溃:第一次和师傅参加专案组会议,就这么没面子,以后该怎么混啊?

  杜志春,一中队副中队长,打个圆场:“行了行了,一个新兵,你别太刻薄了。”

  高梁点了点头,证明自己听进去老大哥的话了,转头看向黎麦:“你把摸排的情况讲一下吧。”

  黎麦擦一擦头上的虚汗,打开笔记本说:“是。案发后,我和高师傅主要排查东风里小区到医院沿途情况。我们走访了从张家到医院路上的所有小卖店,但是没人记得有这么个人买过东西。因为是大年三十早上,都回家过年了,开门的店很少,买东西的更少,所以应该不会有差错。”

  李乐峰看着高梁:“把你的想法也说一说。”

  高梁打开笔记本:“现在正在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都很少出门,我们走访了附近的居民楼,可以确定这个案子没有目击证人。但是这个案件并不难。陌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发现尸体的地方是张家小房,而且从张梅身上拿到的钥匙也只有她的指纹。如果是陌生人作案,现有条件是没办法把尸体藏进小房的。那么熟人作案,小房门锁完整且没有指纹,证明凶手和被害人当时已经在小房了,之后凶手临时起意杀掉张梅,又把门锁锁上,擦掉指纹。

  “既然是熟人作案,那么动机很主要。从目前情况来看,张梅和她二姐夫何飞的矛盾很深,吵架时张梅对何氏母子非常不客气,不排除何飞怀恨在心杀之后快的可能;而且何飞在2月4日早晨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不在场证明。还有就是张梅的男朋友赵浩,目前还不知道他有没有杀人动机,但他是就像小麦说的,他在张梅去买卫生巾这件事上撒了谎。”

  李乐峰接过话:“之前高梁也跟我汇报了一些情况。我认为总共有这么几个疑点。一是,2月4日早上,张梅和赵浩与家里人分开去医院之后,再也没人见过她,或者听到过她的声音,她的行踪是赵浩叙述的;二是,根据法医室提供的尸检报告,张梅死亡时间大概在2月4日上午10点到13点之间,重点是她并没有在月经期,赵浩撒谎;三是,赵浩在离开医院之后也失去了联系,高梁、黎麦刚才到他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他爸妈也没有联系上他。所以赵浩嫌疑最大。”

  黎麦小小声:“可是何飞的嫌疑也很大啊。”

  高梁接过话头:“没错,因为昨晚从案发现场回来,我和小麦摸排的这条线都是和赵浩相关的。但是何飞这条线也不能断,因为他最有动机,所以老杜大哥带着赵鸿在跑何飞那条线。”

  杜志春应到:“是的,我刚才把情况汇总到高梁那里了。何飞在4日早上,也就是我们初步判断张梅失踪的这段时间,大概有两三个小时是无法证明自己在哪里的。其实说无法证明不准确,应该说他没有跟我们说实话,过后我再单独问他吧。刚才我们直接在医院和他接触的,可能当着他妈和他媳妇的面不方便说吧。”

  李乐峰点了点头:“现在是春节假期第三天,从接到报案到现在,已经8个小时过去了,看来大家把基础工作都做了。开年就是命案,这也是没办法,谁让咱们干这行呢。事实上,这起案件非常简单,甚至可以圈定凶手范围。

  “我知道你们很不愿意听领导重视之类的话,好像领导不重视咱就不干活了似的。可这是新世纪开年第一案,还是个杀人案,且别说领导重视不重视了,就说现在老百姓之间都流传了几个版本了。让大家过个好年,免得人人自危,这是我们的职责。所以,下面分配下一步任务,一组高梁、黎麦,继续跟着赵浩那条线,失踪也有痕迹,还怕他去了太空不成?二组杜志春、赵鸿,你俩去探探何飞的底,不要掉以轻心,破案之前不要放过一点儿可能性。三组陈利明、刘思宇再查查张梅周围的关系人,随时和一组通气。崔立伟,法医室尽快化验报告发给我。”

  说完,他就要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回头:“我让我媳妇给大家送饺子过来了,大家吃完再干活。”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