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札幌有雪(一)

气象台说,今年的冬季将会是近二十年来最暖和的一个冬天。

  年满窝在沙发里,抱着手机将未来四十五天的天气状况都仔细的看了一遍。

  很好,一片雪花也没有。

  沙发的另一头,是终于忍无可忍,今天刚从公司离职的表姐余子酱,此时正在和她的RB朋友打视频电话,而在她长达四十五分钟的聊天里,年满只听懂了最后一句:拜拜。

  端起茶几上的热牛奶,还是忍不住叹息,“鹅毛大雪的场景,今年怕是又见不着了!”

  年满最爱寒冬里的下雪天,站上一小会就会白头的那种。

  “鹅毛大雪?”余子酱在沙发缝里找到充电器,给发出低电量提醒的手机接上电源,“这几年哪年不是晚上落点小雪,早上就快化完了。”

  年满想也是,这几年N市的冬天,雪花也就是象征性的来走个过场,敷衍一下这个被叫做冬的季节。

  “呐,”余子酱把手机递到年满面前给她看,“札幌已经开始下雪了,百合子刚传给我的照片,还热乎着呢!”

  年满瞧着照片上的雪景,轻叹了声,“羡慕啊!”

  “有什么羡慕的,”余子酱收回手机,盘起腿,从茶几上捞过一袋加大号的薯片,“我们也可以去啊!反正你待业,我失业,都是没工作的人,多的也就剩时间了。”

  安静了几秒后,年满问,“什么时候动身?”

  余子酱翻了翻手机上的日历,“下周?”

  “待多久?”她又问。

  “年总得回来过吧!”

  年满点头,“行。”

  电视里又进入到了广告时段,年满摁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台。

  现在的电视剧十有八九都是谈情说爱,似乎除了男女之间那爱恨纠葛的感情,就没得东西拍了。

  三十三台是本地新闻台,主持人正在播报今天发生的新闻,某小区发生火灾,幸好消防员救援及时,一家五口都没有生命危险。

  电视画面里,老旧的小区六楼,被火舌浓烟吞噬着,穿着黑色消防服的消防员抱着浑身湿透的小孩从楼梯里冲出来。

  “我要睡了!”余子酱把麻了的腿拿下来,拍了拍手上的薯片碎,“今天和那白痴上司吵了足足两个小时,嗓子都要废了。”

  余子酱这次辞职就是因为和这个她吵架的白痴上司,她说她已经忍这位上司很久了,今天若是再忍下去,她怕是要提刀将他大卸八块了。

  “去睡吧!”年满朝她摆摆手,“祝你在梦里吵赢你那白痴上司。”

  ***

  一周后,新千岁机场。

  年满看着脚边一红一绿的两只二十八寸行李箱,问余子酱,“现在我们去哪儿?酒店?”

  “不去酒店,”余子酱在包里翻出手机,“我拜托百合子帮我们租了间房子,她来接我们去租的房子那儿。”

  百合子是札幌本市人,余子酱在北海道大学读书时的同班同学。

  百合子,果然人如其名。

  “我妹妹,年满。”余子酱介绍道。

  “你好。”百合子说着蹩脚的中文。

  “你好。”年满也用着不太顺畅的日语回道。

  租的房子在札幌市的厚别区,一幢独立的两层小楼房。

  年满把后备箱的行李箱搬出来,跟在百合子和余子酱身后。

  房屋的主人是百合子的朋友,因为工作原因,已经在国外定居了,这里也就空置了下来,也一直没租出去。

  百合子在下午两点钟前还得赶到苫小牧,所以把钥匙交给余子酱后就离开了。

  “怎么样?”余子酱插着腰,看年满。

  “嗯,”年满点点头,“很满意。”

  楼上楼下各有两间卧室,年满和余子酱都不打算住楼上。

  这几天札幌的小雪已经停了,第二天,余子酱就自告奋勇要做年满的导游,带她游遍札幌市。

  可不过才两天,余子酱就直喊累的不行,年满也觉得累,两人便一致决定,还是宅在家舒服。

  很快,十二月也进入到了中旬,晴了两天的札幌又开始下起了雪,是年满喜欢的那种鹅毛大雪。

  晚上,余子酱提议去居酒屋,年满自然没意见,她喜欢那家居酒屋老板的厨艺。

  羽绒服长到膝盖,皮质的雪地靴里是厚厚的毛绒,年满拿上雨伞,在门外等着还拾到自己的余子酱。

  今天居酒屋的客人不是很多,年满拉开门,热烘烘的暖意立马扑了过来。

  两人在原木色的长吧台前坐下。

  点菜这活儿自然是交给了日语熟练的余子酱,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年满的口味她都清楚。

  两杯清酒下肚,年满撑着脑袋,望着窗外的大雪出神。

  札幌的雪,满足了她对冬天所有的期盼。

  余子酱在和热情的老板聊天,她听不懂,也懒得听。

  居酒屋的门又被拉开了,年满循着声儿望过去,是两个男人。

  走在前面的那位,身材有些偏胖,穿着艳红色的羽绒服,跟在他身后的是个高个子男人,穿着黑色的防寒服,背着旅行包,半低着头。

  中国人?

  还是韩国人?

  两个人在余子酱的右手边坐下,不过和她们还隔着一个空座位。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低,年满听不太清楚。

  她拽了拽余子酱的衣服,示意她看那边。

  “好像是中国人。”她低声说。

  在札幌遇见国人没什么奇怪的,不是在这边定居工作就是过来旅游的。

  余子酱很直接,“中国人?”

  穿红色羽绒服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诧异的问,“你们也是?”

  年满想笑,难道她们看起来像是外国人?

  异国他乡遇国人,总是倍感亲切。

  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年满知道了穿红色羽绒服的男人叫骆野,他旁边的那位叫许瓒,刚从富良野过来,更有缘的,他们也是N市人。

  “我们出发的时候,富良野才开始落小雪,”骆野拉开羽绒服拉链,继续说道,“没想到札幌的雪下的这么大,更倒霉的,附近的酒店也全都满客了。”

  “你们没提前订酒店?”余子酱把她们还没动过的芥末章鱼往骆野和许瓒那边推了推,“尝尝这个。”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