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三中恶霸唤宋词

【文笔一般,进坑勿喷,谢谢】

  进入了雨季的江南城被罩上了一层白纱,增添些许朦胧感。

  宋华年撑着油纸伞从家里走出,走到了小巷口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

  细细一瞧,是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少年,宋华年蹲下身子看,乐了。

  少年长得白净,关键是这人她还认识,是隔壁班有名的校霸——宋词。

  这人虽说长得清秀,单从名字上听去也应该是一个文雅的人。

  但是吧,脾气确实好不到哪去,和他那张清秀的脸着实有些不搭。

  不少传言“白衣少年应如玉,三中校霸唤宋词。”

  这“如玉恶霸”的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恶霸”此时就躺在小巷口的青石上,双颊泛红,雨滴在他的脸上也不动弹一下。

  宋华年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怎么这么烫?发烧了吧?”

  她把手放在宋词的脸上,轻声开口:“你没事吧?”

  地上的人眼睛轻颤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睁开:“你...你谁...谁啊...”

  不过估摸着是烧糊涂了,一句话都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宋华年急急忙忙的跑回家,李管家正在院子的走廊下看书,看到她跑回来问道:“宋小姐,怎么了,慌成这样?”

  “李伯伯,小巷口有一个男孩发高烧晕倒了,赶紧叫刘叔送医院去啊!”宋华年说道。

  李管家拿了一条毛巾披在她身上:“知道了宋小姐,您先擦下身子,不然也该感冒了,您身子本来就比较弱。”

  宋华年擦着脸上的雨水:“我正好要去医院取药,让刘叔也把我带去吧。本来说不想麻烦他的,整天送我去学琴就已经够累的了。”

  李管家叫了几个人把宋词抬到车上,和宋华年一同来到了医院。

  “宋小姐,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您的药我也已经取好了,您一会儿还要去练琴呢。”李管家问道。

  宋华年有些不放心:“李伯伯,我还是去看一看他吧。我们这么把他送到医院里,他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啊。”

  虽说是恶霸,但好歹是个人,也不能丢在这里不管啊。

  李管家说:“宋小姐您放心,我留了人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的。”

  宋华年还是有些不安,和李管家说了几句之后便向宋词的病房走去。

  病床上,宋词那张惨白的脸着实让人有些心疼。

  她坐在那里看了许久起身去护士站拿了纸和笔,留了一张纸条在病房的桌子上面。

  宋词在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身影走了出去,但也只是一瞬间就再次熟睡了。

  宋华年抱着小提琴坐在车上的时候问李管家:“李伯伯,医生怎么说的?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挺严重的。”

  李管家与开车的刘叔叮嘱了几句回答道:“确实是发高烧了,但是幸亏送来的及时所幸没有造成肺炎。”

  “那样就好。”

  “宋小姐好像挺关心那个孩子哦。”李管家打趣道。

  宋华年瞪大杏眼,脸刷的红了:“我...我没有,我只是...只是看他的脸很白。而且这个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男生,算是我的同学。”

  “呵呵。”李管家笑:“我好像也没问什么啊。”

  宋华年反应过来,撅起小嘴:“李伯伯,你在笑话我!”

  李管家示意刘叔停车,下车打开车门:“我不是在笑话您,而是感觉您好像长大了一点儿,有些事情该自己明白了。”

  她半懵半懂的走进了老师家里。

  外面还在不停的下着小雨,宋华年看着窗外的雨滴,手里的节奏慢了半拍,打破了孩子们和谐的音调。

  “华年?”老师叫她:“你好像有点儿不在状态哦?”

  宋华年很懵然的看着她,反应过来之后起身:“抱歉,杨老师。”

  “不然你先休息一下?现在这个状态练琴可能有点太勉强了。”

  杨老师是国际小提琴家,声望高但是没有一点架子,待人及其温和。

  她从来注重的都是学生对小提琴的热爱,而不是一味的追求名利,忘记了学琴的初衷。

  宋华年把琴放进盒子里:“不好意思,杨老师。我今天有点事,能先离开吗?”

  杨老师点头示意,看着她离开了的身影,也有些担心。

  宋华年拦了一辆出租车:“到市中心医院,拜托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发现宋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担心。

  看到他惨白的脸连喜欢的小提琴课也没有任何心思在上下去。

  所以,她是怎么?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距离她离开医院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现在宋词到底是什么状态她也不知道。

  宋华年将头抵在车窗上,刹那间回想起第一次遇见宋词。

  那是刚入学的时候,她自幼身体状况有点特殊,所以没有参加新生军训。

  报道的那一天,学生们已经开始正常的上课了,她站在教务处的门口等着李管家,这时看见一个少年从天而落,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愣愣的抬起头看了看二楼的高度,默默地咽了口气,害怕下一秒就被他揍。

  哪知,宋词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这算什么?小说里的名现场?男主从天而落,他是神仙吗?

  咳咳,到后来俩孩子在一起之后,宋华年问他这件事。

  宋词想了想说道:“奥,原来那是你啊,我当时没注意。那天我是上课和英语老师顶嘴了,不想上课。看了看楼层不是很高,就没想太多,跳了下去。”

  当然那是后话,只是从那时开始宋华年就开始莫名的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知道他喜欢打篮球,知道他喜欢喝百事可乐,知道他喜欢白衬衣......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手里就多了一本《宋词选集》蓝色线封的。

  熟悉她的同学都知道,无论走到哪,她都要带着。

  嗯,除了去厕所,好像不合适。

  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宋华年掏钱下车,又一路小跑到宋词的病房。

  这时,病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因为一路小跑的缘故,她的呼吸也有些困难,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ps:作者在准备高考,所以不要催更哦〃∀〃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