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青春年华总受到质疑

看青春年华正好,花败花开,今蕊尤盎娆,唯忆,漠然!一路走来,坎坷迷茫,青春年华,一路清朗,烙印青春的芬芳,一路走来,失落彷徨。

  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林飞站在学校的公示栏看着到高二的分班名单上自己的名字,眼里含着泪水,这一年来努力没有白费,高二(6)是文科快班,也就是尖子班,在这个班的同学都于是着在未来都可能考上重点大学。

  林飞没有忘记,刚刚升入高中时,自己的排名是全校倒数第一,那时很多老师都不愿意接受这个倒数第一的学生来到自己的班里,都建议不要招收这个人进来,而学校的教学校长说:“这个社会总有着一个人垫底,如果不要他进来就成了别人是垫底的。”不过很多老师都同意进来,但是都逃避着不让他来到自己的班里,最后由校长安排到一(4)班。而来到这个班里整整一年里,班主任老师和他说话不超过四局话,或者说没有说过话,就是在课堂上,他举手回答问题老师都会叫其他同学起来回答,或者是他主动站起来了,老师还是叫其他同学起来,而他只有默默的坐下。

  在同学和同村伙伴中,都看起他,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下来,有一位同村的伙伴去学校帮他把成绩单拿来,故意拿给他家长,同时也把自己的成绩拿给他家里人看,因此被骂一顿,那时他这样的回答着:“学习不是一天两天事,万丈高楼平地起,而现在和以前相比,我的成绩在进步。再者我的智商也不比别人差,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会超过他们的。”不过家里还是骂他一顿。

  他是出生农村,父母生于六十年代,没有接受过多的教育,做一辈子农民,不懂得如何的教育自己的子女,或者是他们的教育都是来自于传统的经验教育---棍棒之下出孝子。希望自己的子女比别人的子女都优秀,时常拿自己的子女和他人相比,林飞就是在这种相比之中慢慢变得自卑起来。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人来嘲笑着他。或者是在同村的人中,都有着很多人来说他家穷,或者更看不起他,就连那些同村的伙伴们都不愿意和他说话,甚至刻意的逃避他。而他也看着这一切,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奋发图强,通过学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现在终于能来到尖子班,可以让那些瞧不起自己人,狠狠打脸了。还有那些老师们,让他们知道,世上没有绝对的天才,但有更好的老师,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这个自己不受欢迎的班级。

  看着公示栏,林飞把自己一年来压抑心情,和心里的那口恶气随着眼泪流下来,也开心的笑了,笑得多么的开心,有些肆无忌惮的,引起旁边的同学的注意。

  “佳熙,你看看我们还是在同班。”朱虹对着她旁边的季佳熙说道,两人是世家,从小就认识,也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

  “是啊!不过你快进入全班前十了。”季佳熙有些失望,朱虹和是好朋友,大师她的成绩永远都比自己好,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她,或者缩小一点距离都很难。而这次朱虹排在全班第十一名,而季佳熙排在三十多名,快到全班倒数那几名了。

  “这个是谁了,我们班没有这个人啊?”朱虹指着林飞的名字问季佳熙,林飞排在他们班第七名,也就是没有这个陌生名字的出现,她就可以进入全班第十,尖子班第十名,可以说是全校第十名,甚至是全市里都能排上名字,清城中学是清城市里的重点高中,全班市里最好的中学,林飞是进入这个学校里的倒数第一,但是和其他学校里比起来,还是有可比性的,只是这个老师的要求太高了。

  “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季佳熙也注意到这个林飞,而继续说道:“是不是从其他学校来的。”

  “不管什么学习来的,既然来到我们班就得尊重我们班的排名,让他知道什么事先来后到。”朱虹对于这次没有进入全班前十而不满,把气撒在这个林飞身上。

  林飞转过头来看朱虹,一米七的身高,穿着打扮都显示着她的家庭情况比自己好得太多了,还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也显得人长得清秀漂亮。而林飞也注意到站在她旁边的季佳熙,比她矮一些,大概有着一米六七左右,有些婴儿肥脸笑出来还有着两个小酒窝,帮着马尾辩留着齐刘海显得更漂亮了,在者她说胖不胖的身材刚刚好。

  季佳熙也注意到林飞在看她们,随着他目光看过来,林飞眼里还留着泪痕,她像他露出标准的笑脸,而林飞有些羞涩回避着,不敢与她对望,而季佳熙就显得从容,继续看着他。林飞没有继续留在哪里了。收拾东西回家了。

  林飞家里住在清城市里的一个边缘小镇上,里市区很远,每次去上学都要做四个小时的车,回到家后他高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自己在下个学期进入尖子班学习,那个班是全市里最好的班。

  “就你行吗?我可听说你在下个学期到最差的班读,如果还不好好的努力,将要开除的。”林飞的爸爸林长民说,他在林飞回家之前就听说了,那些提前回到家的人把这个事说了,不过是说他到最差的班学习,如果还是考个倒数第一名,就要被老师开除。林长民听着有些生气,特别是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而那些人都说自己的成绩又比林飞高出多少,他在学校又怎么的被老师骂的。

  “这是我的成绩单。”林飞没有去狡辩,把成绩单递给林长民。看着总分696分发着呆,慢悠悠的问道:“我记得总分是一千分来的,怎么才这点来的。”在初中时有九门功课,除了语数外是150分,其他的都是100分,而今年高一除了历史和地理是会考科目不算分数,而用等级A、B、C、D划分,其他科目都要算分数。林飞的历史和地理都拿到A等,也除去这两课之后,在全校只有着六个人比他成绩高,至于他们怎么说自己的,全然不知。

  “如果今年再不努力一点,就退学吧,我丢不起这个面子。”林长民继续说道,那些提前回来同学,就是要故意这么说,就是恶心林飞,而林飞自己想到没有得罪他们,再者这些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为什么看让他们这么嘲笑自己,事实已经证明了。林飞没有纠结这些,而下定决心继续的努力。让他们找不到理由来说自己,也没有回答林长民,带着东西回到自己房间。有着林长民在那里继续的数落着。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