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你吃过竹节虫吗?

“吃了它。”

  男人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裹着明显森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云臻满脸抗拒的看着男人递过来的东西,拼命的摇了摇头。

  她用力的抿紧了嘴唇,清澈的眼瞳中,尽是难以接受的恐惧。

  肠胃不受控的蠕动了一下,泛起无限的反胃之感。

  接近于黄昏的日光,异常的刺目晃眼,映落在男人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本来是很美好的景致。

  但前提是,如果他的手指上,没有缠着那条接近于棕黑色,恶心的竹节虫的话。

  那条虫子不安分的在他的手指上蠕动着,身体软塌塌的,看着和蚯蚓很像。

  云臻不受控的干呕了一下,差点儿吐出来。

  单是看着它,云臻就有些受不了,别说是吃下去了,而且还是生吞。

  “它看起来虽然恶心,但是蛋白质很丰富。”

  男人不含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冰冷声音,再次响起。

  “在野外生存最重要的,就是消耗最少的体力,找到食物。”

  “你从山坡滚落,体力流失严重,而且还受了伤,如果不吃东西,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看着眼前拼命摇头拒绝的女人,宫枭微蹙着眉心,目光中攒聚着清寒和无奈。

  “可是...真的只能吃这种东西吗?”云臻还是忍不住的犯恶心。

  宫枭眉心微挑,乜斜着眼睛看向她,哂笑一下:“怎么?你还想在这个地方,来一顿野外烧烤?”

  明显的嘲讽,云臻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问:“你确定,这东西能吃?”

  宫枭没忍住白了她一眼,然后做示范般,捏起那条还在蠕动的竹节虫,丢进了嘴里,面无表情的嚼了几下,吞了进去。

  他有着俊美无俦的容颜,与生俱来的矜贵优雅,淡定的把一条棕黑软腻的竹节虫放入嘴里,仿佛是在品尝着上等的鱼子酱。

  但是...

  “呕!”云臻终于没忍住,吐了。

  因为一想到他嘴里是蠕动的活体竹节虫,云臻根本无力去忍受这种强烈的冲击感。

  她忍不住朝着男人竖起了大拇指,强!

  不愧是M.K极限生存俱乐部的教练,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宫枭依旧眉眼清冷,瞥了云臻一眼,“现在还剩下六条,咱俩一人一半,要么吃,要么死,你自己选择。”

  说着,他朝着云臻摊开了手,只见纹路清晰的掌心中,剩下的那六条竹节虫,身体盘成了蚊香模样。

  在他手心张开片刻后,它们又开始不安分的蠕动起来。

  云臻的脸色,瞬时间苍白如纸。

  恶心反胃的窒息感,一波波冲击着她的感官。

  与此同时,她的肠胃里也传来一种被掏空的灼烧感,云臻清楚,她如果再不进食,补充能量的话,真的会饿死在这片荒野。

  这里是远离繁华都市的柘宕山脉,地势险峻,没有人烟,甚至没有什么活物,是荒野求生爱好者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

  她本来是趁着休假,和家里人一起出来自驾游的。

  但是,车子停在人烟稀少的野外,他们走下来休息时,她却被人从背后,猛地推了一下。

  猝不及防,她从高高的山坡上,滚了下去。

  她明显是被某人戕害了,她心里有数。

  她若是真的死了,那人必定欢呼雀跃,她怎么能够让恶人得逞?

  大仇未报,她怎么能死?

  云臻质问自己,目光再次落在那些令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竹节虫上。

  宫枭朝她挑了挑眉,似是鼓励。

  死,比恶心更难以接受。

  不就是一条虫子吗?她吃!

  云臻心一横,强压着一波又一波涌动的反胃,鼓起勇气,拿起了一条竹节虫,丢进了自己嘴巴里,拼命咽下...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