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审讯

月光静静地笼罩在无隙城上空,黑暗阴沉的无隙探署里,探长黎舟将一摞照片,狠狠的甩到了顾念身前的桌子上。

  顾念没有去看这些充满着血腥的图片,眼睛透过窄小的天窗,看着半空中朦胧的月亮,左手无名指在审讯桌上轻轻的敲打着,发出怪异的节奏。

  黎舟就要爆发的怒气,被顾念奇怪的节奏触动,瞬间平静了下来,并且不经意的顺着顾念的目光,望向了天窗外的月亮。

  顾念原本就不怎么红润的脸上,此时显得更加苍白,相信任凭是谁,都无法将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和城北十四人死亡案件联系到一起。

  “黎探长?”

  看到黎舟怪异的表现,身后的小探员轻轻的呼唤了一声,黎舟一个哆嗦,赶紧闭上了双眼,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

  顾念仿佛没有看到发生的一切,自嘲般的扯动了两下嘴角,将目光从月亮,转向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你....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十四条人命,没有一具完好的尸体!大部分死者都是活生生的被肢解!”

  黎舟作为一个高级探长,对于自己情绪的把控自然是异于常人,很快的从之前被奇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手掌用力地敲着桌子上的照片,对着顾念咆哮着。

  强光灯已经打开了两个小时,所照的范围,也不过是顾念那副苍白的脸。

  顾念的头一直没有抬起来,冰冷的强光让他有些不适应,他的目光依旧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嘴上的笑容早已消失,轻声说道:“那是他们自己做的...”

  微不可闻的一声,让黎舟将快要说出口的一句话咽了回去。

  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说明,眼前这个青年就是那位残忍的杀人犯,现场没有留下顾念的任何痕迹,哪怕是脚印和毛发。

  无隙城的探员们,也只是从那座别墅的监控中,发现了顾念的身影。

  其实,这个单薄的身影都差点被众人所忽视,大家都在震惊,普通的人们怎么能用异常残酷的手段来自杀。

  祥和的别墅里,希尔家族十四名家庭成员聚在会客厅中,惬意的品着来自神秘东方的香茶,在突然之间仿佛大家同时听到了什么声音,全部都呈现出一种静止不动的状态。

  这种状态没有保持十秒,在场所有的人员,陡然爆发出癫狂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异常恐怖的画面,疯狂的奔向别墅的各个角落,慌不择路。

  那些价值不菲的实木家具,贵重的茶具和古董散落一地。

  这里,包括那位在无隙城中,德高望重的希尔家族族长格拉特.希尔。

  他竟然将座下的轮椅推出很远,有力的迈着两条原本毫无知觉的双腿,逃到了自己的卧室。

  别墅的卧室里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无法得知这些逃往卧室的人,是如何将自己分尸的。

  但是监控却清晰的,将客厅和厨房的惨状记录了下来。

  希尔家族小少爷疯狂的用头碰撞着客厅大理石地面,在头破血流之后,四肢直挺挺的撑住地板,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不断的扭曲着,就像被一只鳄鱼咬住了身体,不停的旋转着。

  直到他的胳膊和双腿全部从身体上分离下来,这位小少爷才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趴在地板上,合上了双眼,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笑。

  如果说希尔小少爷的惨状还可以让人理解,那么厨房的血腥一幕,让所有查看监控的探员,都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和恶心,跑到信息科外,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丹女士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疯狂的逃窜,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满脸冷漠的走到了厨房,异常平静的拿起放在深处的剁骨刀,毫不迟疑剁向了自己的右手。

  鲜血顺着不断抬起、落下的剁骨刀,飞溅到四周,丹女士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左手机械的重复着这一动作,直到整个右前臂完全掉落。

  探员们已经被屏幕里的一切惊呆,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停止下来,丹女士轻轻地撩开了自己的上衣,用笨重的剁骨刀拉向了那白嫩的皮肤。

  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这诡异而恐怖的场景,也不知过了多久,也忘记了将监控快进,就膛目结舌的看着屏幕上那钝涩的刀刃,一点一点的磨开她的皮肤。

  剁骨刀完全成了鲜红色,丹女士亮白的长裙也变成了玫瑰般的鲜艳。

  丹女士静静的看着从小腹中露的出东西,将手中的刀扔到了地下,单手轻轻的捧着那里,就像爱抚着腹中的婴儿。

  她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微笑,看向一旁熊熊燃烧的壁炉,那里是厨师们烧烤或者烟熏食物的地方...

  如果不是厨房这一段视频,探员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壁炉里碳焦状尸体的由来。

  十四个人,十四种惨状,就连经验丰富的验尸官,都不想一个人单独处理这些尸体。

  监控前的探员们,并没有注意到别墅大门前的顾念,他就像一个透明的空气,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扇金碧辉煌的别墅,仿佛可以透过大门,清晰的看到房子里发生的一切。

  只有黎舟无意中翻到了这一段,机敏的他马上发现了不寻常。

  根据监控中,从房子里的安保、保姆、厨师等人相继因为各种原因离奇的离开,到死亡别墅里的惨案发生,总共历经了一个半小时,而顾念却在门外站了两个小时。

  在别墅内最后一个成年人死亡的同时,一直矗立不动的顾念,突然像一根煮了很久的特里面条,软软的靠在了墙上,从监控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那单薄的衬衣,如同被水泡过一般潮湿。

  也许是急着离开,顾念只是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将左手里类似手机的东西放到了口袋里后,慢慢的消失在监控的尽头。

  黎舟在发现这一线索之后,连忙调查了附近街道所有的监控设备,这才追踪到顾念的地址。

  一帮探员匆匆赶到位于城南的贫民区,如临大敌般的踹开了顾念家中的大门,却看到顾念就像一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把“吱吱”作响的木椅上,双眼深邃的望着窗外的街景,手中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劣质咖啡。

  直到探员将顾念牢牢的拷上并带回探署的时候,顾念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慌乱、没有一声辩解、更没有任何反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