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开端

2025年,9月22日,19点43分,杭州西湖,花园小区,16栋502房间。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已经初显老态。皮肤开始变得松垮垮,没有弹性。即使自己坚持用着护肤品,无论是饮食还是卫生都特别注意。皮肤还是一天不如一天。

  最近到了月末,时不时感觉到肚子痛,我估摸着是不是月经来了。

  接着把衣服穿了,就出卫生间,到了客厅。这桌子菜,已经摆了好久了,丈夫还是没有回来。

  我坐在沙发上,又想到我俩都三十来岁了,连个孩子也没有,到不是说身体有问题,而是他不想要。

  现在我很闲很无聊,每天就坐在这里等着丈夫回来,脑子里这些东西,我基本上每天都得过一次。

  到了晚上十点,丈夫终于回来了,而此时饭菜已经凉了。只见听开了门,从玄关进来,一阵运动鞋的熟悉声响落入耳中。

  还没出玄关,他就一声声老婆的喊着过来了,我心中有怨气,没有说话。

  他从冰柜里拿出一瓶雪碧喝了一口又放回里面,便径直去了卫生间洗澡。

  便听见淅淅沥沥的淋浴声音,过的有半个小时,他才出得门来。身上只传了一条纯色的裤衩,露出身上少许的肌肉。

  他见得我坐在沙发上,便在我旁边坐下来,拉了我的手道,“成了,研究成了。做了几次实验完全受控。”说着他从放在玄关的背包里拿出来一块板子,这块板子有滑板那么长,他就把它放在地上,叫我坐上去。

  我本来的一些怨气被他这神叨叨的话语按下了,便坐在了地上的板子上。他见我坐上了板子,便在板子上瞎弄。我只听见一个按钮跳动的声音,随即便感觉到屁股下有一阵力。我吓了一跳叫了起来,直叫妈呀,什么鬼东西。屁股一让,却让不脱反而被拖起来。

  我连忙回头一看,只见板子还是板子,只不过这时候板子漂浮在空中,我在的身体上下颠晃了一会儿才慢慢平稳。随即就感觉到这板子如一个椅子一样,刚好让我屁股的高度足以把脚伸到地上,感觉到摩擦力。

  然后我再去看老公,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在调整数值。

  我脑中立刻出现一个词,反重力装置。我兴奋问他道,“这个是反重力装置?”

  他道,“对,不过反重力不够确切,更准确的说法叫,物质波干涉仪。原理其实也不麻烦只是你可能听不懂就不讲了。”转而又说道,“以后啊,咱家就进入了先进的科技时代,比所有人都领先呢。”说着嘿嘿笑了两声。

  我又把屁股在板子上颠了颠,像个皮球一样,唯一的缺点是有点硬。我就说,“好是好就是太硬了。”

  他说,“没事转头我给你加个垫子。”我见得他似乎已经将这个板子送给我了,我好不开心。我开心的是,一般情况下他让都不让我碰他研究的东西,今次他居然送给我了。

  他便在一旁叫我怎么使用,教完了又才去吃饭。吃完饭他还是很兴奋,在房间里老是脸上笑嘻嘻。太棒了,太棒了的叫个不停。我以为他是因为研究成功了才这么高兴,可是他见得我玩板子,眼睛看都没看一眼。

  我不由的觉得纳闷儿,如果真这么高兴也应该有意无意的看看板子吧。何以他光是叫却没有任何眼神。

  虽然觉得纳闷儿,我也不管他,他高兴就好了。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的就出门了。我对他说今天陪陪我好吗,他说今天中午我回来看会儿他。我也没办法我只好让他出门了。

  他不在,我也就懒得做早饭了,叫了个外卖。吃了外卖之后又没事,就看了会儿电视。

  看完电视剧差不多到了中午,我就一直在等老公回来。想象着回来我和他的对白,与及我们下午的活动。

  就在我还在想象的时候,我听见外面有钥匙转动的声音,我心下以为是老公回来了。

  只见得门开了,一个黑人男子走了进来,我感觉有点害怕。不敢大声说话,到快速到厨房拿了菜刀。

  把厨房门关了,把刀指向那人。他看我拿刀对着他倒也不怕,慢条斯理的脱了外套挂在架子上,在客厅桌子旁坐了下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见得他只是露出笑容,我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这位先生,我们家钱也不多,你放我出去,屋里要什么自己拿就是了。”

  他才缓缓操着纯正的中国话开口道,“对不起小姐,让您受惊下了,我是您家先生先生派来那那块板子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拿走他说有些地方还要再改一下。”

  我见得他提起了板子,这才有些放下心来将信将疑的回去拿了板子出来,从地上踢给他。

  他拿了板子转身要走,我就叫他把钥匙留下,他说先生回来就不好开门了。我说他回来我给他开门,你留下就是了。

  那人露出无奈的表情,随即把钥匙放下,拿了板子出了门。我这才放下心来,过去把门反锁了才把菜刀放回厨房。

  等过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完了,这可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以后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就靠这个了。当下又气氛,有自责。

  随即开了门出去找人,却哪里能够看见半个人影。

  整个下午我都在自责只盼老公快些回来,又祈盼他不要回来。

  我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会会发多大脾气。但我又想让他赶快知道这件事,也许还能有转机。我还是希望他早点回来。

  然而这个下午都没有他的身影,一直到晚上,我都心态爆炸了,他才回来。

  然而我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我却不敢过去,直到看见他我才焦急的跑过去道,“老公你打我吧。”

  他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我说,“我把你送给我的板子弄丢了,被人拿走了,你成为全球首富的东西没了。”

  我本来以为他要气炸,没想到,他笑眯眯的看着我,等我说完了才从后面拿出一块板子,上面套了皮套子。

  我以为他意会错了便又说了一遍,他说那个人是他派来的,才涌来一阵惊喜,瞬间萎软在沙发上。

  虽然我一直以为老公要批量制造这个东西,然后在各个平台售卖。然而他却没有那样做,连续过了好几个月,到我反复问起来。他才说,“卖给别人那有什么意思,我们家自己家用就是了。我也想看看这个世界上的人,在看见了有这样的飞行器出现的情况下,到底会花多长的时间才能造得出来。”

  时间一晃,便过了一百六十四年。

  当下满天的飞行器,随处可见的大屏幕上有一个男人的身影。

  三个人坐在屏幕中间,二男一女,有一男一女挨得很近似乎是采访者。画面时不时的切换到那个被采访男人的身上,他看起来有四十来岁的样子。

  这个时候那个女人问道,“关于飞行器这样的技术,您是怎么研究的呢,虽然很多科学家看了您的笔记,其中只是一些制造的手段,并没有提及其中的原理,您可以在这里给我们讲一下吗。”

  那女的说完这番话,和他挨得很近的男子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不知作何思虑。

  画面镜头一转,屏幕中只有男子的面庞,只见他侧脸对着屏幕,似乎是在看向问他的那个女人道,“其实这其中的技术,我也不好明讲,毕竟这涉及到我们公司的利益问题,我们的飞行器关于技术方面的问题因为一直未有向有关部门提供,进而多次被禁止制造,不过我们的官方毕竟还是有公明的一方的,有益于时代的技术,即使不提供原理,也还是受到了支持。不过对于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我们倒是可以给出科学家们一个研究方向。其实在量子力学中人们已经习惯于用概率来描述粒子的出现,这是基于所有人没有找到方法,而接受的一个似乎可行的方法,以致于引出来,关于上帝掷骰子这样的说法,那是完全不对的。我可以告诉各位的是,粒子的行为若然用概率来描述,那么即使再过一千年我们的物理学还是会停滞不前。所以我给出的方向是大家回到寻找描述微观粒子行为的正确函数,才是明智的。”

  “那么关于技术原理,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守口如瓶呀。”那女人露出笑容来。

  “是的。”男子道。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