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重生与醒来

一处豪门大宅中,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夜晚的宁静,刚刚生下孩子的她,无力的呼唤着她的孩子。

  “恭喜夫人生下的是个男婴。”接生婆高兴的叫喊道。

  “快…快让我看看。”说话断断续续的美妇,她惨白的脸上,挂着幸福的泪水,眼中却隐藏着一丝忧愁。

  美丽的妇人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名叫宇智波明惠。虽然只是旁系但地位依然很高,这都得益于丈夫宇智波信弘,实力已经达到了精英上忍的级别,也是村子里有名的强者。

  现如今正是二战时期,丈夫正在战场上执行任务。战争是残酷的,而在战争时期出生的孩子大多都是不幸的,刚刚出生有大概率会失去亲人。

  明惠担心的正是这点,哪怕信弘的实力很强。

  “夫人放心吧,信弘大人可是族中了不起的强者,更是开启三勾玉的存在。”侍女看到夫人的愁容连忙安慰。

  “嗯,我相信信弘不会有事的。”明惠只能点点头愁容却一丝不减。

  孩子在嚎啕大哭俩分钟后就停止了哭泣,这把明惠和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认真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孩子可能体质稍弱所以才睡着了而已。

  明惠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脸,唔,长的真像他父亲,不对孩子一定以后长的像我,这么小就知道不给父母添麻烦真懂事。也许是心理作用,让她觉得孩子很像信弘。

  “夫人孩子的名字?”

  “以后就叫夜羽吧。”明惠溺爱的说道,在场的下人们都连连称好。

  “我是谁来着?为什么动不了?夜羽…是在叫我吗?”懵懵懂懂的意识在脑海里不断地提出疑问,越来越感到无力晕眩。和前世名字一样,夜羽的意识渐渐的昏睡了过去,脑袋实在是胀的发痛。

  一连多天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脑袋想不起来任何事情只能依靠本能活动。

  “夜羽不要着急哦,要好好长大。”一边哺乳一边诉说着。

  面上的愁容更多了,这个孩子比她想象的还要体弱一些,哭的声音都不是那么响亮,担心孩子过早的夭折找了许多医生看望却都说没有任何问题,即使这样却也寝食难安。

  转眼间三年便过去了,不得不说忍者的体质的确很强长的很快。三岁的夜羽即使原本身体羸弱,但也走的十分踏实,丝毫没有踩踏不稳的状况,这让明惠很高兴。

  即使夜羽三岁了,明惠还是习惯抱着他在大街上转悠,此时的大街多以女人孩童为主,夜羽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已经说话算流利的夜羽却本能的感觉很变扭,总感觉自己似乎忘了很多的事情。

  这个似乎有点眼熟啊?还有这些字符衣服款式,就好像到了古代到了外国一样。唉?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还有这种不同的语言声音,看着小摊的三色丸子和招牌顿时间夜羽又感觉到了一丝困意。

  “这孩子每次才没玩儿多久又睡着了。”明惠收敛起笑容,又露出愁容,听消息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了却没有信弘的任何消息,这让明惠十分不安。毕竟传回来的消息影都陨落了几位,又何况区区上忍呢。

  也许再过几个月战争就要结束迎来和平,木叶已经取得了重大的优势,局势已经很明显这次无疑又是以木叶胜利告终,雨之国就是最后的战争地点。

  信弘你一定要没事啊!夜羽长的和你好像。抚摸着夜羽的脸颊心里默默地祈祷。

  很快夜幕降临夜羽也醒了过来,“没想到我竟然穿越了意识还消沉了三年,不过…嘿嘿嘿嘿!”

  幼儿完全没有之前的懵懂之色,眼里透着精光,夜羽已经觉醒了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身份,本名也是夜羽,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二十岁还没有女朋友,只能和纸片人为伴,没想到竟然真的到达了二次元世界,一时间欣喜若狂!

  记得当时刚从路摊淘到的一块儿古朴的玉佩,虽然知道应该是个假货,但是终究忍不住想要,足足花了几百大洋!对于穷屌丝的他心疼不已。刚出古董摊就被车撞醒来就到了这里。

  “既然这样我就好好做个好孩子吧,没想到还能再次享受到亲人的温暖。听说现在是37年啊,二战应该快结束了吧?也就是说我可爱的雏田和井野都没出生啊!”

  一时间夜羽悲喜交加,悲的是来的时间线太早了!难受!喜的是本来孤儿的他又有了亲人。

  平静下来的夜羽明白在过个8年又要进行第三次忍者大战,要好好修炼才行!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素未谋面的爹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挂了估计刚有的好妈妈要崩溃。

  唉,希望能平安回归吧还是不要有缺憾的好。

  这个玉佩就是带我来这里的原因吧,不过在出生就没有见过难道在我的精神空间里?

  想到着夜羽试着沟通却没有一点反应,努力尝试了半小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说只管送没有任何外挂吗?这么惨的吗?

  “不,应该是我条件不够没办法开启,嗯嗯,一定是这样。”夜羽自我安慰了一番没有丧气,而且在过八年又要经历大战搞不好自己真会挂!明天要开始好好修炼了。

  “夜羽?醒了吗?”

  “妈妈。”

  明惠发现儿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还是习惯性的抱了起来,夜羽老脸一红虽说现在是小孩子身体,但是算起来上一世已经二十三岁了。因为是战争年代,往往忍者寿命很短都早早就结婚了,现在明惠也不过刚刚22岁。

  夜羽当即挣扎了起来,明惠以为儿子身体出了状况抱的更紧了,紧张的观察夜羽身体。

  “母亲大人我没事,我已经长大了不用再劳烦母亲大人了。”

  “呃…”明惠闪过一丝哀伤,夜羽为什么会突然用上敬称了?虽然如今的孩子都非常早熟但是儿子转变的太突然了。

  夜羽顿时慌张了,害怕暴露连忙说道:“妈妈,我只是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应该有大人的样子了。”

  “噗嗤,哈哈人小鬼大,明明都不敢一个人睡还说成了大人。”明惠听到这声妈妈很是高兴,忍不住调侃道。孩子早熟是好事大家族里大多数孩子三岁就已经接触一些训练了,夜羽身体一直很虚弱这才从来没有过训练。

  “我已经可以一个人睡了!而且我明天也要训练!”夜羽想起以前的画面,面色涨红略带急促。

  “真的吗?”明惠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告诉妈妈为什么要训练啊?”

  “看到家族里其他的孩子都在训练了,我也想。”夜羽已经恢复了常态。

  “这样啊!不过你先要完成一个人睡觉这样才能接受训练。”

  “嗯!放心吧妈妈!”

  “那我走了哦!我真的走了哦。”

  看着夜羽一脸坚定的样子,明惠微笑着离开了房间,期间查房了几次见夜羽真的睡熟这才放下心来。

  信弘我们的儿子真的长大了,也懂事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而且我也已经开启了三勾玉,下次,下次一定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了。

  明惠并没有回到房间,而是在庭院中,开启的写轮眼在月色下耀耀生辉,如同俩轮血月一般。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