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重逢

陶羽桐从来没想过会这样再次遇到骆鹰淇,起码在她走的这十年里没有想过,不过她又想自己这种情况也算是自投罗网,毕竟这是风回集团这次大型招聘会的迎新酒会,骆鹰淇作为风回集团的执行总裁又怎么可能不露面。

  她心虚的瞟了瞟站在台下不远的地方准备发言的几个公司高管,缩了缩脖子,举着橙汁半挡着脸又往人群里缩了缩。

  这里是上华市,是她出生又成长的地方,但是自从十年前十六岁的她被姨妈接走之后,她便没有真正意义的回过这个城市,就连母亲的忌日她也是直接去墓地拜祭,不做过多的逗留。

  十年了,这个城市的迅速发展让她觉得熟悉又陌生……

  而今天是她被表姐硬拉回上华的第三天,陶羽桐默默看了看旁边觥筹交错的众人,再一次感叹命运的奇妙,明明三天前她还大剌剌的躺在姨妈家以失业为借口心安理得的当米虫,三天后的今天她就被表姐用关系强安排进风回公司总务部工作了。

  出来混的早晚得还,如果当初不是她借着失业的由头发懒赖在家里,如今哪还会落得这个下场。

  陶羽桐抬眼看了看前面那个在哪都会被当作焦点的人,从小他走在哪都不会被忽视,如今的他意气风发,早已脱了少年稚气长成了成功人士,英姿飒爽更胜于当年,再看看自己,如今连进他的公司都要走后门呢!

  还好自己当年即使做了决断,不然两个人凭着当年的懵懂无知走下去,只怕会伤的更深。

  如今一看,当年的她真傻,竟然会以为这样优秀的他跟她是同一处的,难道是两个人从小学到初中当了六年的同学的原因?

  想想自己当年刚被骆鹰淇告白的第二天,就被他家人拉回他京城的老家,不是因为别的人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认清现实……

  “你不配……”

  这几个字是她那些天所听到最多的字眼。

  也是,那时的她无父又刚丧母,怎么配的上家世长相无一不精的他呢?不过当时打垮她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骆鹰淇奶奶听上去推心置腹的一席话。

  “羽桐,你是个好孩子,你既与小淇好友这么多年,便应知他在这个家的处境,他虽是嫡出的长子,却在骆家只排行老四,那个女人庶出的孩子都排在他上面,小淇他若想得到自己应得的,势必得娶个家世背景相当的女人回来,而你……”

  “如今我已经为他相中了陈家的大女儿,那孩子性格大方,举止得体,年龄又与小淇相当,再加上她家在京城的身份地位,将来势必对他的发展大有助力。我打算下个月便为他俩订婚。”

  是啊,这样的她拿什么跟人家竞争,以她的身份若是真嫁给骆鹰淇,别说帮他,估计会变成人家茶余饭后议论的话柄,成为他一辈子的诟病吧!

  于是,终于认清现实的她逃了,扔下等待她回答的他逃了,这一逃就是十年。从上华逃到了南城的姨妈家,当起了缩头乌龟,打算永世都不再跟他相见。

  想到这,她心中有些隐隐的刺痛,于是习惯性地抚了抚胸口,压下心底浮上的一丝丝的难过。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