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001章 临时家教

丽石市,东城区华固亭小区,C区9号楼一处地下室。

  透过窄窄的窗户,夏晓数看到户外地面上已经积存了少许雨水。

  雨加雪的天气,地下室倒也不怎么冷。

  夏晓数不禁有些担心。

  这才搬进来不到24小时,积水要是顺着窗户缝隙流进地下室,那可就麻烦了。

  不行,得出去瞧瞧,万一水漫金山,晚上可就得受冻了。

  出门巡视了一圈,还好,地下室窗户下面的边沿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呢。

  “夏晓数!不好好出去找工作,在那儿瞎转悠啥呢?!”

  回头一看,原来是房东大姐廖雯杉。

  “大姐,咱不是说好了嘛!下月7号,再不还钱,立马走人!”

  “说得挺好听,这都赖了小半年了吧?大小伙子家家的,看你平时也挺要脸面的,总拖欠房租,这要说出去好听啊是怎么着!”

  “您教训的是,我这就出去找份工作,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

  没办法,在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妈!我们班主任要把我调到9班去,那是什么烂班呀!去那儿还不如直接退学呢!”

  不知什么时候,房东大姐的独生子小杰突然出现在廖雯杉身后。

  这小子平时走路就没啥动静,跟只猫似的。

  “又惹什么祸了?都是你奶奶惯的!说!到底咋回事儿?!”

  “最近几次周考,数学都不及格……”小杰把头一低,随口交代了几句。

  “你小子就是欠揍!”说着话,房东大姐伸手作势就要打拍打小杰。

  “大姐,大姐!他都上高一了,不能打了。”说着话,小夏拦在二人中间,将小杰护在自己身后。

  “少管闲事!快出去找钱去!”

  房东大姐够牛!连夏晓数一起训斥。

  “大姐,大姐!有的学校现在施行循环制编班,每隔一段时间,成绩一公布,立马重新排班儿,班主任也不是刻意针对小杰。”夏晓数随口解劝了几句。

  “哎哟!知道的事儿还不少,我倒忘了,你原来不就是大学的老师嘛!教什么来着?”

  “……嘿嘿嘿……量子力学……”

  “大学老师混到你这份儿,还真是少见呐!少废话!出去找钱去!”

  “大姐,大姐!先别急嘛!要不咱这么着……我帮小杰补习数学,免费,咱免费!您呢!把我那房租再宽限一两个月,怎么样?”

  “切!就你?!你要能教得了书,还能把那么好的工作给丢了?闪一边去!”

  小杰怕挨打,连忙替夏晓数说了几句好话:“妈,妈!您就让他先试试,反正也不花钱,一周,就一周,实在不行,您再给我在外面报个补习班。”

  “别跟我提补习班,你小子上的补习班还少呀?!成天就知道玩,我看你呀,混吃等死,早晚喂狗!”

  房东大姐骂起儿子来,那还真是啥话也敢往外秃噜,也不怕犯忌讳。

  “大姐,大姐!就一周,一周之后,再不及格,您直接把我从这儿赶出去!”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

  “大姐您是好人,换作别人,早把我赶大街上了,这天寒地冻的,心里有数,心里有数……”

  “算你还有点儿良心,那就补补看吧。”说罢,房东大姐横了小杰一眼,上楼回家了。

  “小杰,咱这课咋补?”

  “您都混成这样了,还教我?快拉倒吧!”

  小杰抬腿上台阶就要走人。

  小杰压根儿就瞧不上夏晓数。

  手上就剩下三百多块钱,夏晓数只能暂时借住在小杰家的地下室。

  丽石市现在管得挺严,居民楼地下室已经不允许对外出租了。

  如此一来,小杰的妈妈自然也不能收取房租。

  唉!勉强算是白住吧。

  但是,如果夏晓数不帮着房东大姐做点什么,这地下室估计也住不了几天。

  没办法,耐着性子哄哄眼前这个半大小子吧,否则,真得露宿街头了。

  “9班是不是有你的对头?”

  “你咋知道?!”小杰停下脚步,扭头失声问道。

  “瞎猜的,谁没上过高中呀!呵呵……”

  “我就奇了怪了,就你这熊样儿,当初怎么考上的大学?”

  “这是两回事好不好?你还是琢磨琢磨怎么才能不至于滑到9班吧。”

  “那我问你,999乘以999等于多少?”说着话,小杰打开了手机。

  “998001。”

  “31度角的正弦值等于多少?”

  “0.51503807491005421008163193……”夏晓数一直往下说,听那意思,压根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停!停!停……哇塞!比计算器读取的位数都多。别随口胡说一串数儿蒙我,再重复一遍。”

  “0.51503807491005421008163193……”

  “停!停!厉害!我再问你,我怎么一见函数题就头大?你有啥好办法?”

  “函数这玩意对你来说,或许有些抽象。”

  “其实,我上课挺认真的,平时作业也会做,一考试,就……”

  “是吗?一直以为你净顾着玩了。”夏晓数笑着回应道。

  “教师讲课的时候,我听得清清楚楚的,课本我也能看懂,为啥一考就糊?”

  “你说的那个‘清清楚楚’、‘能看懂’,可能距离真正的理解多少还有些差距,呵呵!”

  “你真上过大学?”

  “算是吧!”

  “哪所大学?”

  “呵呵……说来有辱师门,我是东歧大学毕业的。”

  “真的?没蒙我?”小杰有些不大相信。

  “我毕业那一年,毕业证已经可以在网上查询了,你不是成天在网上玩吗?给你证书编号,自己查去呗!”

  “自家兄弟,信得过你!嘿嘿嘿……你打算怎么补?”

  “看你了,就混个及格呢?还是当个学霸,抑或彻底学懂弄通?”

  “我?及格就行,要求不高,将来上个三本就行。”

  “要求低了点儿吧?”

  “你倒是名校毕业,还不是让我妈成天训斥呐!我可不费那劲儿,三本就很好了。”

  “我属于特殊情况好不好?你还小,应该有点上进心。”

  “别跟我妈一样说我,烦!跟你学数学,是不是得做好多题?”

  “不用,既然你就是想混个及格,事情可就简单多了。你把入校以来你们考过的所有数学试卷拿给我。”

  “这么简单?”

  “嗯!对了,你们老师男的女的?”

  “女老师。”

  “多大岁数?”

  “三十出头吧,她可厉害了!”

  “三十出头……知道哪所大学毕业的吗?”

  “不清楚,我明天打听打听?”

  “行,另外,你把她让你们买的习题集也拿给我。”

  “没问题,那我可全仰仗你了哟!”

  “试试吧。”

  就这样,夏晓数做起了临时家教老师。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