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快来人啊,梧桐苑走水了”一声凄厉的哭喊声打破了漆黑静谧的夜晚,回音久绝延绵。

  一大群人闻声从各庭院跑出,提起扑火的工具就往梧桐苑的方向奔去。

  一时间,王府乱成一团,声音嘈杂一片。

  顾怀瑾刚从书房的密室里走出来,就有内侍来报:“殿下,梧桐苑走水了”。

  “什么?”顾怀瑾眉心突皱,一把扯过内侍的,声音冰冷。

  内侍被吓得一颤一颤的,还是断断续续的补了句完整的话:“梧…桐…苑走水了”。

  顾怀瑾听后眼睛突然瞪大,握成拳的手青筋凸起,他一下子松手,急速的飞奔出去。

  被用力摔在一旁的内侍,颤着手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劫后重生了。

  梧桐苑的火势越发大了,火红的焰火照亮了半边天,梧桐苑内奔走救火的身影以及丫鬟低低的抽泣声,在火光的照射下越发清晰,落下层层叠叠的剪影。

  顾怀瑾到梧桐苑的时候,只看到满天火光以及屋内悬梁掉落的哐当声。

  内部的火势并不比外部好,火是从内部燃起的,现在外面的火苗已经蹿起了几尺高,更本无法援救。

  顾怀瑾匆匆赶到,他拉住一个下人,把一桶水倒自己身上,不管不顾的往里冲去。

  徐松亭拦住他,大声叱道:“你不要命了,你这根本救不了她,反而会搭上自己一条命”。

  顾怀瑾眼眸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眼眸一片黯淡,整个人冷峻如冰,“拦我者,死”。

  他的声音凌厉,浑身散发着刺骨寒气,一时间竟无人敢拦。

  他手握宝剑,从先前试图闯入而被破坏的门往里走去。

  屋内浓烟密布,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前脚刚踏进屋内,最里间传来一阵悠悠低回的琴声,琴声或高或低,似有诉不完的哀伤与惆怅。

  他的心落下半拍,伴随着琴声的还有断续的咳嗽声。

  顾怀瑾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他焦急的喊到:“漉歌,你别怕,我马上来救你出去”。

  他眉目因为许漉歌活着的喜色还没来得及散去,就听见屋内低缓的声音伴随着火焰燃烧的声音传出:“顾怀瑾,如果可以,我惟愿此时不曾遇见你”。

  燃烧着的焰火越蹿越高,隔在他们之间,就像是被云雾遮住的青山,看似近在咫尺,实则隔了万重山。

  透过叫嚣的火光,顾怀瑾依稀可以看见她身着一袭红色齐儒水袖裙,眉心点缀着红色的梅花瓣,嘴角翘起一抹弧度,美得不可放芳物。

  见她有些艰难的扶着微凸的肚子起身,顾怀瑾的太阳穴跳个不听,心里的不安成倍的放大。

  他的声音因为太过于害怕颤抖了起来,但是言语中却带了几分温柔与乞求:“漉歌,乖。你别做傻事,你想想孩子”

  “你想想孩子,我们的孩子。想想他还有几个月就可以见他的娘亲和爹,别做傻事好不好”

  “只要你平安,我什么事都答应你好不好”。

  平日一个冷酷自持的人,已然没有往日的神采,整个人颓然又卑微,一双囧囧有神的瞳孔此刻失去了焦距。

  曾经独闯敌营,被敌人用毒箭刺中,离心脏只有几毫米的时候,他徒手拔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人,此刻的声音里已经带了悲戚的哭泣声。

  “太晚了,太晚了…你骗了我…你是个骗子…骗子”许漉歌喃喃低语,她那精致的妆容已是泪流满面。

  “顾怀瑾……我也要你尝尝被最亲近的人欺骗和伤害的滋味……”她说完低咳了几声,拿起桌上的油灯,往提前洒满油的房间点去,屋内突的又蹿起一大窜火光。

  火势越发猛烈了,她转过身,红色旖旎的身影消失在漫天火光之中。

  顾怀瑾不管不顾的要往里冲,这一刻,他想:若往后的漫漫长夜里没她,让这熊熊烈火为他们生祭,又何尝不可。

  她害怕孤独,从此黄泉碧落,他总会陪着她。

  她那么好哄,时间久了,她总会原谅他的。

  总归,他和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可以团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