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清朝也有魔兽争霸?

  陕州的六月,已经是骄阳似火,热得人恨不得拔下一张皮来凉快凉快。

  院子里,几只土狗懒洋洋地趴在那里,舌头吐在外面,“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据说这狗没有汗腺,要想排汗,只能通过舌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几只土狗是看家护院的狗,因为这家看着二十多头奶山羊,天一热,满院子都能嗅到羊粪的气味,着实不怎么好闻。

  高西回到老家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从当初考上大学的意气风发,到如今的得过且过,不得不说,他真得是越活越回去了。

  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也找了一份工作,一开始工资也就两三千,于是父亲一个电话将他喊了回来“回来放羊都比你干那工作赚钱!”

  这话是真的,别看家里只有二十五头奶山羊,可是光一天的羊奶,就可以卖上三百多块了,这一个月就是九千将近一万,再加上羊生了羊羔子之后还可以卖钱,那些成年的山羊同样可以卖钱,这回家养羊,的确是赚钱。

  毕竟陕州可是吃羊肉的大省,羊肉泡馍那是全国都有名气的。

  当然,你不能遇到病疫,一旦遇到了,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比如今年这山羊的价格就不太好,据说是因为什么疫病导致的。

  一年到头,花销在给羊治病上的钱其实也不少了,真算起来,纯利润的话,没那么夸张,但是肯定比一个月两三千的工作要值当,这一点高西闭着眼睛都算得出来,虽然他在大学的成绩也不咋滴,只能说是勉强混了个毕业证吧,但是毕竟学的是财务管理,这高数和会计方面的知识还是有的。

  看着山羊们将草料吃完了,高西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回到了房间里。

  这第一时间,自然就是换衣服,不然的话,身上肯定一股羊骚味,很难闻的。

  羊喂饱了,接下来收拾收拾,他也要吃饭了。

  “西,妈给你说的事儿还记得吧?别忘了明天去县城跟别人见面,放机灵点,别总是老实巴交的,别人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客厅里与外面不一样,农村的客厅还是蛮大的,宽敞而且又明亮,不过窗户一直都是关着的,因为外面的气味实在不好闻,家里装了空调,但是总舍不得开,电费太贵,偶尔开一下,那是实在热得受不了了,不然一般都是扇风扇的,根据父母的说法,风扇肯定比空调省电。

  高西不懂这个,也没尝试过,也许真是这样吧。

  “又去相亲啊?这个月都见了三个了,烦都烦死了!”高西几乎是患上了相亲恐惧症,二十七岁的他,其实年龄也不算小了,毕竟在农村嘛,这个年龄别人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他性格有些内向,自尊心还挺强,放不下架子去追求女孩子,几次失败之后,就有点厌恶了。

  “你啰嗦什么?让你去你就去,人长大了翅膀硬了?都二十七的大小伙子了,也不怕别人说你休了先人了!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高西的父亲高海军脾气有些火爆,没读过什么书,倒是当过几年兵,很能打,反正高西小时候就是在棍棒教育之下长大成人的。

  “我结婚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总得找个合适的吧,找的那些都是什么啊,开口房子,闭口车子,才认识几天就让给买苹果手机,当我是开银行的啊?”大概是跟了父亲的性格吧,高西的脾气也不太好,加上他现在是不怕父亲的,父亲老了,他却还结实,虽说不会对父亲动手,但跑起来,父亲怎么也是追不上的,不像小时候那样。

  “合适?什么叫合适?现在哪家女孩子不这样?你二叔家那娃,比你小四岁吧,人家都结婚了,对方彩礼要了十五万,你二叔还不是照样给人送去了?这钱都是从银行贷款的!你瓜得很呢!自己谈谈不上,现在家里人给你找,你还不满意?”

  “要是那样,我宁愿不结婚了。”高西说道。

  “不结婚?你打一辈子光棍?丢你个先人的脸!”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西,听话,明天去见见,说不定见一面就会喜欢上呢。”母亲总是做这个和事佬。

  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

  高西有时候也是无奈,父母都上了年纪了,纵然是心里头一百个不情愿,但是最终总是会妥协。

  “好吧。”

  他无奈点了点头,看着屋外吐着舌头的吐口,那表情仿佛是在嘲笑自己无能而且没有胆气。

  没有就没有吧,跟自己的父母斗嘴赢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

  第二天,高西完成任务一般骑着他的那个电驴去见了女孩子,说实话,第一次见面,印象还不错,对方很知书达礼,而且人长得也漂亮,就是有一点让高西有些耿耿于怀。

  这女孩不是本地人,本是洛州人,后来去东广那边打工,现在辗转到了这边,在一家茶秀里面上班。

  高西心里头的顾忌,其实跟网上说的那些有关系,一个在东广打工那么多年,已经二十七岁的女孩子,又在茶秀里面上班,总是让人不踏实的。

  不过他使劲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这些胡思乱想离他远点,不管怎么样,先深入了解一下吧,东广的女孩子,或许未必都是干那个的。

  他寻思着去给女孩子买件礼物,以后再见面的时候送出去,这礼物不要太贵,但一定要漂亮,所以最好是什么饰品之类的。

  县城里有一个旧货市场,跟帝都的潘家园有些相似,不过规模就小了许多,这里有古董,但大部分都是赝品,还有一些是民俗用品和老物件,在这里,你可以淘到很多你喜欢的东西。

  高西将电动车放到了路边的停车场里,嗯,就是那种专门拉了个绳子放电动车、自行车和摩托车的地方,会有人收钱给你看管,一次不管多长时间都是三块。

  他是来给女孩子买礼物的,所以直接就走到了那些花狸狐哨的饰品摊位之前。

  此时大概因为是饭点吧,客人并不多,摊主们也捧着饭盒蹲在那里狼吞虎咽,因为吃过饭,大概客人就比较都了,他们必须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来忽悠客人买自己的东西。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标榜缅甸极品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项链,也可以看到所谓的羊脂白玉镯子,甚至是很罕见的高档红翡手镯都有。当然金银铜铁饰品就更多了。

  不过基本上都是赝品!

  外来的人或许不懂,但高西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自然明白这里头的事儿。

  高西很快就锁定了一件物品,这是一个手链,银白色的金属链子上,是一个很像月亮井的挂件,并不大,戴在手上也不显眼,但是却很漂亮,男女都可以佩戴。

  不过他蹲下去问价的时候,却没有问这东西的价格,反而是看向了旁边另外的一串号称紫眼睛的翡翠项链。

  “小哥,看上这串紫眼睛了?给女朋友买?眼光真好啊,这紫色最是高贵,这种品质的紫眼睛在翡翠里面也是非常稀罕的,给女朋友买的话,一定能够让她满意的。”小贩一脸热情的笑容,不过这笑容背后,只怕是奸诈和吃人不吐骨头的冷笑吧。

  “多少钱?”高西不动声色地问道。

  “小哥,看你就是个爽快人,这样,不要你多的,给五千块钱吧,再送你一件东西,给你好好包装一下。”小贩笑眯眯地说道。

  “老板,你看我像傻子吗?”

  “不像。”

  “那我像外地来的冤大头吗?”

  “也不像,外地人的土话没你说得这么好。”

  “那你还给我要五千?真正的紫眼睛别说一个五千,十个五千只要你能拿到!行了,我也不想砸你的摊子,就说个实价吧,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也不容易。”高西看了那老板一眼说道。

  “嘿嘿,小哥是懂行的人啊,怎么不早说呢。这个的确不是什么紫眼睛,不过也是纯手工制作出来的高档饰品啊,所以我才要你五千的,这样吧,看在老乡的份上,三千怎么样?”小贩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或者不好意思,反而笑得更开心了,这帮人估计经常遇到此类事情,脸皮子都给磨厚了,哪里还会怕这种事儿啊。

  高西心中暗骂奸商,然后随手拿起那月亮井的手链说道:“这破链子多少钱?”

  “破链子?小哥你说话可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骊山寺的女菩萨给开了光的好东西。你瞧瞧这做工,再瞧瞧这质地。这东西我是从一个破产的富豪手里买来的,那富豪要不是缺钱花,也不会把这个卖给我的,这可是他们家祖传的物件啊,从清朝时期都传到现在了,当时给我要十万来着,我哪儿能给那么多钱啊,后来好说歹说,一万到手了。”小贩很是生气地看着高西,仿佛高西的话,严重侮辱了他的人品和上品,让他十分生气。

  “得了,别跟我来这套,这上面的月亮井,可是魔兽争霸游戏里的月亮井,下面还有月之女祭司的浮雕呢,虽然小了一些,你的眼神估计看不到。你告诉我这是清朝传下来的?难不成魔兽争霸这游戏清朝的时候就有了?咱来点实在的好不好,别总是瞎胡吹,没意思得很!”高西将手链上的月亮井翻了过来,可以看到背面的确有一个非常小的图案,不太注意,还真看不到。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