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编号001-泛黄笔记(一)

整件事情的经过,要从那天早上说起。

  沐风事务所,悬挂在门口的紫色风铃掀起,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个打扮朴素的年老男人走了进来,他径直来到柜台前,柜台后趴着一个青年,黑色头发,乱糟糟犹如鸟窝,他没有听见风铃被碰动的声音,依旧在呼呼大睡。

  老男人伸出左手,轻轻地敲了敲柜台,柜台是实木做的,敲上去声音很沉闷。

  青年被这声音吵醒,慢慢抬起头,眼神迷迷糊糊的,嘴里跟念绕口令一样说道:“偷拍三百,跟踪五百,出轨一千,其他事项另议,扫码付款,记得输入目标姓名,如有相片最好,没有也不打紧。”

  他指了指柜台一角,那有个二维码,然后睡了过去。

  老男人身体一僵,伸出手将青年拍醒。

  “不是说了吗,偷拍三百,跟踪五——”

  “我有其他事情,这里是定金,一万,你们这儿能付支票吧。”老男人将一张支票递到了青年面前。

  青年立即睁大了眼,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点头如捣蒜:“能能,当然能。”

  一边说,他一边伸出两根手指,将那张支票从老男人手里抽走,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柜台下面,然后抬起头,一张原本写满了困意的脸上,堆起菊花一般灿烂的笑容:“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我姓周,你喊我老周就行。”

  “好的老周,这边请。”青年伸手虚引,指引老周在沙发上坐下。

  “我这里有绿茶红茶橙汁,您想喝哪个?”

  “呃,可乐有吗?”老周尴尬地问。

  “有,当然有,我这里什么都有。”青年走到一台半人高冰箱前,蹲下身拉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两罐可乐,他给自己也拿了一罐。

  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将其中一罐递给老周,老周接过。

  “那么,请问您有什么事想要委托给我们?”

  青年在另一张沙发坐下,轻轻拉开拉环,微微抿了一口后,看着老周问道。

  沐风事务所,不是律师事务所,而是一家侦探事务所,主打出轨,名声远播。

  青年名叫洛枫,是这家事务所的老板之一,偷拍、跟踪之类的脏活累活都归他处理,还有个老板,是个女生,叫沐橙,鼎鼎有名的春城神探,就连巡捕房都爱找她帮忙,今天她不在事务所,就是去协助破案了。

  “是这样的。”

  老周将可乐罐放到茶几上,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油纸包,并未打开。

  洛枫注意到,在取出油纸包的过程中,老周的脸上竟然渗出了汗渍。

  他还发现,老周眼袋很重,有黑眼圈,显然近些日子睡眠不怎么好。

  看来这油纸包里的东西已经让他烦心很久了,洛枫猜测。

  “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一本笔记。”

  老周介绍道,“前阵子我搬家,在阁楼上发现的。”

  “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您就丢在了阁楼?”洛枫诧异道。

  老周苦笑:“我祖上传下来太多东西了,也不知道我那些祖宗是怎么想的,什么鸡零狗碎的东西,都传给下一代,这不,前阵子我参加了个旧物拍卖会,把这些古董全卖了。”他语气中带着快意。

  “卖了多少钱?”

  “六千万!”老周比了个六,说道:“有了钱,自然就要搬家,结果我这一整理,又整理出来好多古董,看来还得找个时间把他们给卖了。”

  咕咚,洛枫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这老周还缺不缺儿子。

  “那,那这也是古董,您怎么不把它也给卖了?”洛枫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指着那油纸包说道。

  “我倒也想卖啊!”

  老周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腿,没好气地说:“可是这玩意邪门啊,自从把这玩意找出来以后,我走哪儿都觉得发凉,总觉得有人看着我,半夜里睡觉,就感觉有人站窗户那儿盯着你看,起夜上个厕所,镜子里竟然有张鬼脸——”

  “鬼脸!?”

  “对,一闪而逝,我再想看,就没了。”老周点了点头,脸色微微发白。

  听到这里,洛枫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盖,身体前倾,严肃说道:“周先生,捉鬼可不在我们事务所业务范畴之内。”

  “我知道。”

  老周点了点头,“来之前,我去过隔壁街那家灵异事务所,结果他们跟我说,这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本,根本没有任何灵能存在,让我另寻高人,我才找来了你这里。”

  “你觉得,像他们那种专业的都没有发现,我会有办法?”洛枫用力挠了挠头,头皮屑簌簌往下掉。

  隔壁街那家灵异事务所他也知道,全名叫“青藤灵异事务所”,老板名叫叶青藤,跟他是小学、初中、高中同学,一直暗恋沐橙。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叶青藤是一名三星灵能掌控者,连他都看不出来这本笔记本有什么问题,那他估计也不行。

  “我当然知道你不行。”

  老周毫不客气地说,“可沐神探肯定有办法啊,而且啊,我跟你说,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怪邪神,这肯定是有人在捉弄我,对,肯定是有人觉得我发财了,想要害我!”

  洛枫听得连连眨眼,觉得老周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于是咳嗽了一声,说道:“老周,周先生,如果你想要沐神探帮你的话,那价钱,就不是刚才那个价了。”

  “钱不是问题!”老周一挥手,“你们随便开价,只要在我承受范围之内,只要你们帮我解决这个麻烦,要多少我给多少!”

  “好,我就喜欢和爽快人做生意!”

  洛枫也是一拍大腿,高兴地举起可乐罐,朝向老周。

  见状,老周也赶紧举起可乐罐,同他碰了碰。

  “那就这样决定了,等沐神探回来我会和她说的,明天您有空吗?”洛枫问道。

  “有空,我随时都有空。”老周说。

  “好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您这本笔记本就暂时留在我们这儿了,我们需要研究一下,您没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我求之不得呢,我来的时候就想,要是你们都解决不了,我就把这东西扔海里去,什么牛鬼邪神,统统给老子滚!”老周脾气看起来很爆。

  洛枫汗颜,连忙说道:“别冲动,这可是古董,扔海里多可惜啊。”

  “古董怎么了,明天你到我家里去,我送你一件,我家里多的就是古董。”老周豪气地说道。

  洛枫听得心潮澎湃,恨不得立马跪下叫爸爸。

  亲自将老周送到门口,目送老周背影走远,洛枫回到事务所中。

  他走到沙发旁,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向那个油纸包,迟迟不肯打开。

  要是老周说的是真的,这油纸包里的笔记本当真有那么邪门,那他这岂不是以身试法了。

  可隔壁叶青藤都说这就是一本普通笔记本了,他还这么怂,要是让叶青藤知道,可就丢脸丢大了。

  想到叶青藤那张惹人厌恶的脸,洛枫眼神瞬间坚定,伸出手将油纸包打开。

  里面是一本色泽有些泛黄的笔记本,封面上好像有字,也许因为经过了很多年的缘故,已经模糊,难以辨认。

  洛枫轻轻将它拿起,封面和底部的触感很光滑,感觉就好像是蛇皮,这么一想,入手就有些粘腻了。

  小心翼翼地掀开,洛枫不知道老周和叶青藤有没有把它掀开来过,因为一掀开来他就后悔了,他看到纸张呈粉末状分解,上面好像有字,密密麻麻的。

  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尖利哀叫,但转瞬即逝。

  洛枫脸色剧变,连忙将笔记本重新合上,他这么做是对的,因为在合上的那一瞬间,他看见那半截纸停止了分解,就好像时间暂停了一样。

  洛枫长出一口气,好在他眼疾手快,不然再晚上一秒,这页纸就灰飞烟灭了,只是不知道,少了半页纸的内容会不会对它的最终估价产生影响。

  不过洛枫觉得,那些拍卖行的鉴定官估计也不会打开来看,甚至老周会不会将这本笔记本拍卖出去还不一定呢,他刚才都说要把这东西扔海里了。

  既然里面看不了,那就看看外面吧。

  洛枫将这本笔记本翻过来倒过去地研究,却毫无所得,如果是专业人士来,也许能借助工具将那些模糊难辨的字进行还原,也能够通过材质分析来判断这是哪个年代的产物。

  可他就一双肉眼,而且也没有相应的专业知识,看来看去,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东西很贵,而且很脆弱,至于像不像老周说的那样邪门,他暂时还不清楚,虽然他已经觉得有些冷了,但那是心理作用。

  叮铃铃——

  悬挂在门口的紫色风铃响了起来。

  有客人?洛枫忙不迭抬起头,却看见一双秀白长腿站在眼前。

  顺着这长腿上望,呵,可恶的安全裤。

  再往上看,一个女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朝前踹出一脚。

  “哎呀!”

  洛枫惨叫一声,身体向后栽倒,捂着鼻子。

  “再有下次,把你眼睛戳瞎!”

  女孩一边说,一边走到冰箱前,拉开门,弯腰朝里看,忽地皱了皱眉,问道:“我说过,这东西很贵,让你少喝点,你为什么不听?”

  洛枫仰着头走到她身边,尽量不让鼻血流出来,声音从鼻子里挤出来:“我就喝了一罐,今天有客人来,大客户!”

  “你上次说大客户,是副市长老婆出轨,最后就给了你三千,还不够赔你因为偷拍未遂被人追杀时毁坏的店铺损失。”

  女孩取出一罐可乐,将冰箱门关上,然后冷笑道。

  “这次不一样!”

  洛枫跑到柜台后取出那张支票,“这是定金一万,如果能够完成,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那可是个土豪,人傻钱多。”

  女孩将支票从洛枫手里抽走,眯着眼看向那上面数字,四个零,确实是一万,洛枫没骗她。

  她皱了皱眉,问道:“什么单子,定金就那么多,我跟你说,我们可不干违反乱纪的事!”

  “当然不干!”

  洛枫朝她神秘地笑笑,吐出两个字:“捉鬼。”

  “捉鬼?!”

  女孩眉头皱得更深了,“捉鬼为什么不去找隔壁叶青藤?”

  “找了呀,但他说他捉不到。”

  洛枫背起手,得意洋洋地说道:“沐橙,我们要发啦!”

  “发你个大头鬼发!”

  女孩把支票往他头上一扔,转过身,坐到沙发上说道:“他叶青藤都捉不到这只鬼,我们就能捉到了?这钱你明天去还给人家,这单子我们接不了。”

  “别啊!”

  洛枫凑上前,“我又没说这一定是鬼,那个大客户说了,他怀疑是有人在戏弄他,让他以为有鬼,喏,这本笔记本就是那个大客户给我的,我刚才研究半天了,也没研究出点什么,叶青藤也检测过,并没有从这上面发现灵能,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鬼,是人为的,这总和我们俩业务范畴对口了吧?”

  听到他说的话,沐橙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那客户什么毛病,怎么就敢说自己见鬼了?”

  “是这样的。”

  洛枫娓娓道来,“他说他从阁楼上发现了这本笔记本,说这是古董,之后就开始中邪了,具体症状表现为:时不时发冷、总觉得窗户那儿有人看着他、起夜上厕所镜子里有鬼脸。”

  “听你这么说,这客户还真有点像见鬼了。”

  沐橙稍稍坐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是啊,我跟你说,那人他脸色发黑,眼袋很重,黑眼圈很深,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没几天活头的样子,我送他出门的时候,他还踉跄了一下,显然精神都有些恍惚了,不过他挺有钱的,我见他精神最好的时候,就是他说要多少给多少的时候。”

  “你确定不是你精神最好的时候?”沐橙斜睨他一眼。

  “也是我精神最好的时候……”洛枫讪讪地笑,又问:“那这笔单子,沐橙你接不接?”

  “我说不接的话,你难道会去退了?”

  “当然不会!区区几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我怎么会怕他们?”洛枫一下子跳了起来,“再说了,为客户排忧解难是我们沐风事务所的宗旨,我决不允许我们事务所有任何退单的不良记录!”

  “那不就得了!”沐橙翻了个白眼,“我不做,你也会去做,到时候又得我来替你收拾烂摊子,还不如由我来全权负责,你就负责体力活吧。”

  “得嘞!我就等你这一句了!”

  洛枫嘴角咧开,嘿嘿笑了起来,手指轻轻摩挲那张万元支票,啧啧,这触感,可比那本笔记本好摸多了。

Next chapter